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五十六章:豪格之死

第五十六章:豪格之死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明天就是515,起點周年慶,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禮包書包,這次的『515紅包狂翻』肯定要看,紅包哪有不搶的道理,定好鬧鐘昂~

崇禎十六年十月十五,渾河東岸的忽然捲起了一陣冷風。天色猛然顯得格外陰沉,風從西北吹來,冷冽蕭瑟,讓身陷重圍之中的明軍感受到了北地刻骨的寒意。

四面重圍之中,明軍的四周彷彿都是末路。

緩緩提速的騎兵戰陣里,豪格嚴重一片喜悅:「贏的,註定是我大清!」

「旗,給我回來!」一聲咆哮猶若驚雷,一連寒光如星點,六七清兵退散,一騎白馬衝出。李定國高高舉起將旗:「大明萬勝!」

「是嗎?那我便來收割了爾等卑微的希望!」豪格一臉傲然。

咚咚咚……

盛京東段城牆裡,硃紅色的明軍戰袍,耀眼如日月!

這是從南城奔向東城的明軍,他們步伐矯健,氣喘吁吁卻毫無半點拖沓。繞城奔襲而來,每個人都感覺胸口彷彿風箱一樣氣喘不停,但他們沒有一人打起退堂鼓,尤其是那十數個備著巨大箱子的壯漢,更是咬著牙,眼中綻放著神聖的使命感。

他們明白自己肩上不僅是沉重而危險的炸藥包,更是讓大明百姓可以無憂生活在田野間的堅實依靠!

松井正雪敬佩這些勇士,所以他與自己身邊的士兵接下了第二危險的任務,攔在了城牆下登城的各處通道。

當他們各就各位的時候,大明的將士們終於靠近了城門樓處,一部人人就近作戰,另一部分人則是紛紛解開身上的束縛。

「投!快給我炸。

對準弔橋!」徐聞高呼著,身後十幾個先遣團的將士紛紛將背上背包卸下,隨後大步猛跑。猛地丟向東門弔橋的繩索旁。

一連十七八個背包被丟出去,冒出一連串的青煙。

這時。城門樓里才冒出一個個金錢鼠尾的清軍士兵。豪格的出擊抽調了大批人馬,此刻的撫近門的虛弱無比。餘下的少數守兵目瞪口呆地盯著徐聞,良久才反應過來,又齊刷刷地看向弔橋。

轟……

一陣陣轟鳴如連珠炮一樣響起鳴響。

啪嗒一聲清脆的聲音傳來,弔橋頓時一歪,一根繩索被炸斷。

幾個清軍士兵還想衝過去修復,卻忽然見到一團火光恰是時炸開。

吱吱吱……

一道刺耳得讓人牙根壓根發麻的聲音傳來,緊接著。繩索崩斷。

「蒼天啊……」無數驚呼在守軍的口中響起。

噗通……

浪花湧起,浮橋落在渾河之上,被涌動的河水沖落,朝著下游漂去。

「明軍……攻進我大清京師了!」鐵一樣的事實在滿清士兵的腦海里湧起。

……

「肅親王殿下,大事不好了,後方有變!」牛錄章京哈倫快馬奔來,急切地對豪格道。

一眾將官們頓時不安地扭過頭,看到了東門上弔橋轟然炸裂,落入滾滾渾河水中。

所有人心都涼了。

「我們回不去了!」

「援兵也出不來了!」

「這是明軍乾的,我們被前後夾擊了?」

無數個念頭冒了出來。

戰鬥的激情瞬間消退。

「大膽,阿布哈這個廢物,竟然讓明人的細作潛伏到這裡散播謠言!」豪格怒吼一聲。手起刀落,將這急切的牛錄章京哈倫斬落馬下。

沒有人想到,豪格一出手殺的卻是自己人。儘管,豪格信誓旦旦地號稱自己殺的是一個姦細。

眾人沒有關注這一點,他們心憂著氣勢騰騰的衝鋒落得這般結局。

「炸掉弔橋,那是我豪格提前下好的命令!就是為了告訴你們,此戰一出就有進無退!今日的結局,只有擊敗明軍這唯一的可能,絕無第二個!」豪格環視所有人。輕輕一握拳,他身邊親衛見此。紛紛緩緩抽出彎刀。

牛錄章京喏敏高喊:「是!誓為肅親王擊敗尼堪!」

「生擒朱慈烺!」

「殺盡南蠻!」

……

撫近門上,忽然慘叫響起。金錢鼠尾的人影紛紛到底,一道旗幟高高舉起,立在了滿清京師的都城之中。

旗幟上朱紅為底色,金龍飛舞,口含日月。毫無疑問,這是明國的旗幟!

他迎風招展,比任何一顆都來得更加威武不凡,讓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不由熱血沸騰。

除了……

預備衝鋒的豪格。

「都給我回頭,看向前方!趁著此刻明軍兵窮力竭,先將明軍主力殺敗!只要此間勝利,盛京還是我大清的!」豪格心在滴血,打馬衝出,身後豪格的親衛們拿著刀,盯著一幹將官。

一干滿清將官聞言總算不再執拗,眼見豪格帶頭衝鋒,紛紛悶頭跟著衝過去。

所有人心中都在思量著剛剛豪格說的話,竭力以此平撫著自己狂躁的內心。

「是啊,趁著眼下明軍兵窮力竭分兵偷城,正是他們殺敗明軍主力的好機會!」

「要是等眼前的明軍緩過勁來,腹背受敵的清軍就真的敗亡就在眼前了!」

「生擒朱慈烺,我們一樣是勝利者!」

「趁著眼前明軍再無餘力,擊敗明軍,奪回盛京!」

……

千餘最後的清國精銳生力軍走上了戰場。

西風壓倒東風的戰局裡,李定國的旗幟忽明忽暗,身周兵馬重圍,卻五回出入,殺聲不衰。

更多的清軍士兵還未發現後方的景象,他們看著即將加入來的援軍紛紛高呼了起來。

「要贏了,一定能贏了!」拜音圖興高采烈:「明國再無餘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