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五十七章:攻佔盛京

第五十七章:攻佔盛京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固山額真,跑吧」牛錄章京,貝子傅喇塔有氣無力地說著。

「你們跑吧我和南邊正黃旗的伊爾德是沒得跑了。你還年輕,去喊上在北邊坡地上的覺羅巴哈納還能跑上幾千人。聽我軍令,去北邊,從內治門急渡渾河,進皇城守住太后這一戰敗了,總該有人去死的有人去死啊」拜音圖提著刀,一腳將傅喇塔踹開,道:「肅親王死了,我還活著可我不甘心啊不如戰死來得乾淨」

「來吧來吧」拜音圖大喊著,快步沖向殺來的明軍。頭顱高昂,走向了一個純粹戰士的歸宿。恰此時,一干標槍從天而降,精準地落下,正中拜音圖的胸口,刺透胸腔。巨大的慣性帶去,將拜音圖釘在地上,鮮血咕嚕嚕地冒出,伴隨著微微顫抖的槍頭濺落在地。

祁山咧著嘴高聲大吼:我做到了

「我大明勝了」李定國高高舉起手中的旗幟:「我大明,勝了」

虎字將旗迎風招展,四面八方都是衝殺的大明勇士。

豪格死了,拜音圖被釘在地上,將帥雙雙身死,清軍不進士氣低落頂點,就連還沒死的將官也紛紛陷入迷茫,失敗的沮喪與恐懼瀰漫了全軍。

傅喇塔逃跑了,這位貝子丟下盔甲,放棄武器,掙脫一切束縛,然後縱馬賓士,不再是衝鋒殺敵,而是反身逃跑。

他麾下的牛錄如鳥獸入林,四散飛逃。沒有一個人堅持戰鬥。

伊爾德跪在了地上。回想著剛才的景象,甲喇章京色勒帶著鑲黃旗的兵跑了,一千多人的潰退讓劉振恢復了攻勢。然後消息傳開了,豪格死了,拜音圖死了,盛京,這個所有滿清將士心中的聖地被攻佔了。弔橋被炸了,他們逃也回不去了。

潰退成了無可抑制的洪流。

明軍就這麼反過來重圍住了清軍。

「投降免死」劉振驕傲地喊出了這個口號。

他記得皇太子殿下曾經說過的話:只有我們贏了。在遼東徹底勝利,才有資格足夠我們施捨仁慈。

而現在,為了更少得傷亡,明軍的將領也終於可以喊出這個口號。

「投降免死」

「跪在地上」

「雙手抱頭」

於是伊爾德跪在地上。雙手抱頭,臉皮紅得發紫,閉上眼睛,老淚縱橫。沒有人說得清他是不想看麾下士兵們看向他那種鄙夷的眼神,還是不敢看越來越稀少還在堅韌抵抗的大清勇士。

覺羅巴哈納跑了。他不是那個堅持作戰的人,他帶著潰逃的兵一路北去,趁著明軍沒有更多的騎兵追殺朝著北邊內治門逃去。無數人脫下盔甲,隻身跳入有些冰冷的渾河水中。

而這時,撫近門裡一道吱吱呀呀的聲音傳來,城門洞開,出來的是攻佔了城門的先遣團將士。滿清的士兵親眼目睹了清軍的潰敗,他們失去了勇氣繼續戰鬥,而是將豪格大軍的慘敗消息普通瘟疫一樣在城內散播。

瀋陽一片慌亂,數千朝鮮兵在城內大肆殺人。曾經用鼻孔看他們的滿清權貴們只剩下用膝蓋回應,一處處黑煙升起,城內火光遍布。混亂和慘亂成了這個被所有滿洲清人引以為豪城市的主旋律。

當燒殺擴散後,不知道是誰喊出了漢人不碰的口號。一桿桿紅旗升起,大明以朱紅為貴,這是標識自己為漢人的意思,所立之處,沒有一名亂兵敢動。

因為,他們身後更有著戰力強大的大明皇家近衛軍團的士兵。他們一舉衝殺,當面的留守清軍無有不破。朝鮮兵戰力孱弱。可惹不起明軍的報復。

混亂由南城部分朝著北方蔓延,消息一一傳遞後很快就傳進了皇城。

守衛皇城的厄義兔跪在殿上:「太后,朝鮮鳳林大君李淏反叛了,明軍內外兼攻。攻佔了德盛門」

「額德克說調兵去隨阿布哈抓細作去了,哀家還想,到底是什麼細作這般厲害。沒想到,是個裡應外合的局。額德克現在在哪裡阿布哈也死了嗎」布木布泰壓抑著語調。

厄義兔顫輕聲道:「阿布哈也死了」

「還有多少人,全都死了不成拜音圖在哪裡,豪格在哪裡」大玉兒幽幽地說著。

厄義兔彷彿索性將消息都鋪了出來:「肅親王陣亡、拜音圖陣亡。大南門與小東門都被明軍攻佔。眼下,他們紛紛朝著城內殺來」

「好好好好一個肅親王要出去戰,卻直接將我大清的本錢都折了進去厄義兔,你還有計策能扭轉時局嗎」大玉兒看著這個背叛了多爾袞,在關鍵時刻讓皇城失守的滿洲軍官,目光平靜。

厄義兔以首額地:「末將無能,唯請太后懿旨。」

「好好哀家知道了。」大玉兒擺擺手,又是嘆息又是放鬆道:「譚泰,此人就交給你處置了。」

「是。老臣明白」譚泰頭上白髮突生,的確當得上老臣這個稱呼了。

厄義兔驚恐地看著譚泰:「你你怎麼出來了」

「拉出去,以逃兵之罪梟首示眾。」譚泰沒有廢話,立刻下令。

殿中突然衝出十數個武士,威武雄壯,上前拉住厄義兔,惹起一陣驚恐的慘叫聲。

當厄義兔被拖出大殿後,殿內氣氛稍稍輕鬆一些,但很快,大玉兒就不得不直面方才的消息:「譚泰,你老實說,這盛京城,還守不守得住」

「太后老臣有一言,也許後世傳揚皆以老臣怯懦。但不得不說,盛京無法堅守。我大清將士,亦是的確不善於守城。守城之事,為漢人所擅長。而得用之漢臣,亦是悉數為攝政王所囊括西去。盛京城繼續守下去,恐怕是個得不償失之舉。而且,一旦我大清國內兵馬盡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