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五十九章:戰場之上聞捷報

第五十九章:戰場之上聞捷報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崇禎十六年十月二十的京師有些冷,飛沙走石捲來,讓這樣的寒冷多了幾分蕭瑟。

位於東直門外前葦溝的戰場里,多鐸卻覺得這樣的蕭瑟全部都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他看著戰場,說著口中曾經萬般也不敢相信的事情。

「攝政王……盛京,丟了。」多鐸喃喃地說著,彷彿在說著夢話。

多爾袞凝眉道:「十五弟,你對我方才策略有何不滿,只需開口說就是。何必這般大言欺人,學了那些漢人一般的臭毛病。」

明國的事情多爾袞多有聽聞,言官們風聞奏事的毛病他更是當作樂子不知道說笑過許多回。其中,就有一些言官喜好標題黨。什麼,大明或為最大輸家,仔細一看,原來是皇帝老兒子嗣太少。言官認為這動搖國本。比起努爾哈赤一連十幾個兒子,個個能征善戰,大明的國本的確太過動搖了。

想到這裡,多爾袞溫言道:「難不成,你我情分,還不值當你直接說胸中意思?」

多鐸望著多爾袞打趣的目光,胸中彷彿打翻了五味瓶一樣,甜的酸的鹹的辣的苦的一窩蜂地湧入味蕾,又順著舌頭,直接竄入胸口,讓她堵得彷彿壓了千斤重的巨石一樣,囁嚅著幾番張口,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多爾袞收起了笑容,方才剛剛壓下去不妙的預感此刻猛然突生。太陽**不住地跳動著,讓他心跳猛然加速。

他發誓,就是當年第一次走上戰場的時候,多爾袞也未曾這麼緊張激動過。

有過類似心緒的,翻遍人生經歷,也唯有得知自己極可能失落大清皇帝之位的時候。

那是他第一次品嘗失落的滋味,但這一回,這樣的心緒壯大了百倍千倍,讓他覺得,自己恐怕要領會的不是失落。

而是……

失敗了。

「十四哥……消息。是真的。」多鐸說出這句話,彷彿胸口的大石徒然消失,落入了胸口,裝在裡頭。沉甸甸的,讓他直不起腰來:「一連十數撥人,有兵部的,有太后的,有譚泰的……更有正藍旗的。而且……豪格死了、拜音圖也死了。這般確切的消息。絕不是有人會偽造的。大哥……我大清……京師丟了!」

嗡……

彷彿天外之中一顆隕石落地精準地砸中了多爾袞的腦袋,讓他腦袋彷彿被砸中一樣,不住地嗡嗡嗡地響動。

多爾袞緩緩抬起頭,仔仔細細地盯著多鐸的面龐,衝過去,一把揪住多鐸的臉龐,緩緩的,一字一句地吐了出來:「多鐸!不要以為你是我兄弟,就可以胡言亂語!」

「十四哥……冷靜些罷!」多鐸氣息急喘,聲音也變得沙啞:「盛京真的丟了……我們遠征大明失敗了!我沒有撒謊。眼下,眼下……」

「住口!」多爾袞怒吼道:「給我刀!」

多爾袞的親衛們彼此對視,面面相覷。

良久,還是親為首領別哥將手中的長刀遞給多爾袞。

多爾袞死死握著道,盯著多鐸,手中長刀緩緩舉起,作勢就要砍下去。

終於,多爾袞的異動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力。

一干滿清將官紛紛集聚過來,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紛紛驚恐難言。

多鐸道:「十四哥!眼下最重要的不是殺光漢人。不是殺了任何人,更不是繼續帶著大軍縱橫捭闔,將明國的土地都攻略下去。重要的是我大清的根本啊,是盛京啊!朱慈烺勝過一籌。已然攻克盛京。我們原定的所有計劃都亂了。為今之計,要果斷立刻止損。萬萬不能等這驚天消息傳到所有將領手中,更不能讓吳三桂,讓蒙古各部親王知曉……十四哥……」

多爾袞喃喃著:「不可能……你膽敢擾亂軍心!……」

多鐸閉上眼,道:「十四哥要殺,就殺吧……可太后還等著我們回京援助啊!」

嗡……

一道嗡嗡嗡的輕響在多鐸的耳邊停留。一聲清脆的叮噹作響的聲音傳來,多爾袞的刀落在了地下。

多鐸輕輕喘著粗氣,看著多爾袞。

多爾袞卻沒有再對視多鐸的眼神,他掃了一眼,發現一幹將官表情由不解轉向了驚恐。他明白,軍情的封鎖已然做不到了。

這可不是什麼尋常的急報,那是整個帝國中樞的首都被人一鍋端的消息。這種緊急軍情,很快就會散步開來。多鐸顯然也是明白這一點才勸慰多鐸認清現狀,立刻止損。

……

「太后……」多爾袞喃喃幾聲,打起精神,指著眼前的一個個景象,輕聲道:「這大好戰局,就真的要全都捨棄了嗎?」

此刻的戰場對於清軍格外有力,四面八方重圍而去的清軍耀武揚威一般施展著絕對的優勢,他們看到了明軍的厲害。六千明軍,戰陣儼然之下,竟是面對三十倍於自己的清軍也毫無畏懼。

四個方陣邁著整齊的步子衝鋒突殺,倒下的屍首一個又一個,戰場上,劣勢於明軍而言越來越明顯。

第X步兵營倒下了,就連旗幟也陷入了欺負。

漫無邊際的兵力重圍而去,一層又一層,如同力大無窮的巨蟒將一匹悲情的孤狼纏住,勝負儼然已經下了定數。

以多爾袞粗粗估算,明軍已然戰損金錢,足足有明軍的六分之一。

戰場上的明軍彷彿對那些戰損毫無一點注目一樣,他們依舊衝殺著,將眼前重重敵陣殺透,一輪又一輪的齊射響起,緊接著又是一輪又一輪的近戰搏殺。四個方陣越發向內坍縮,無窮無盡的清軍找到了自己勝利的機會。趁著輪射的間隙,明軍的火器威力得到了壓縮,無窮無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