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十一章:贏到了最後

第六十一章:贏到了最後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陳永福部開始回城了。www.pashuw.comし.他們渾身浴血,昂然挺胸。

「不是伏擊吧眼前一切看起來還算順利啊」范景文有些擔憂。

張國維還算個識貨的:「清軍應該是退兵了,至少,這一段時間我京師應該是安全了」

「就這麼一段時間嗎等等,那戰場上還有的許多韃虜首級」李遇知剛剛想開口,但一想到不僅朱由檢看著就是吳甡也看著,登時把話咽了下去,轉而道:「既然不是伏擊,那陳永福部到底是怎麼贏的」

「對啊怎麼贏的難不成這勝利是天上掉下來了非是臣下詆毀,實在是實在是太不可置信了」范景文老闆他憋出一句話,卻是眾人的共鳴。

這一場勝利來得太快,更讓他們有一種患得患失。萬一是另有隱情,其實是假的呢想到這裡,所有人都是心中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陳總兵快回來了,我親自去迎」朱由檢說罷,也不等幾人說話,拔腿就要跑過去。

范景文剛剛還想說幾句,卻是一下子也咽了下去,紛紛跟了過去。

朱由檢走到了瓮城之中,靜靜地盯著眼前忙碌的將士。

將士們的忙碌便是將城門上頂著卡著的一根根柱子挪開,一陣喜慶的忙碌後,叮叮噹噹的聲音響起,鎖鏈撤下,幾個明軍士兵扯著門栓,緩緩拉開城門。

一道微光穿透瓮城,徐徐打開,風塵僕僕,鮮血濺落滿身的皇家近衛軍團將士們踏步入城,肅穆無比。

伴隨著大軍入城。朱由檢忽然不由自主地讓到路邊,將道路的主幹讓給這些士兵。最先入城的士兵里,他沒有看到陳永福。

有的。只是一具具擔架。

儘管從來沒有看到過擔架,但朱由檢只要看到了上面一個個傷勢嚴重。模樣凄慘的士兵,就做不出站在路中央擋路的事情。

「我大明勇士如此真是真是」朱由檢一連張開口好些話,不由緩緩搖頭,良久才接下話,道:「英雄蓋世。有司,一定要照顧好這些大明的勇士啊。」

「微臣領旨」吳甡、范景文等人紛紛應是。

就連微微有些不爽被大頭兵無視掉的李遇知此刻見到士兵們這般慘狀,也說不出什麼酸話。正是這些勇士,才讓他們眼下還能安然站在這裡觀看啊。

先走的是抬著擔架的士兵。稍後一些的,則是傷勢較輕的輕傷兵。最中間的,便是一輛輛巨大的平板車。

車上面,一隊黑黝黝的絲狀物散發著濃郁的血腥味,讓朱由檢禁不住又接連退走數步。

直到那一輛輛大馬車開過來,就在朱由檢身前幾步遠的地方是駛過。

反應最快的是張國維。他主持過江淮之地的剿匪戰事,當下就認出了那黑黝黝的絲狀物是什麼,不由驚聲道:「這是這是首級」

吳甡也反應了過來:「是金錢鼠尾啊怪不得,怪不得原來是這一根根的頭髮太過密集了,統統堆在馬車上。以至於我們差點都沒認出來。這是戰功,是方才我大明勇士大戰之下割下來的清軍首級」

「這一大車上面足足可以壘上去至少五十顆腦袋,放寧遠大捷那會兒。也不過是斬首兩百級,眼下這有多少車這般軍功,一車下來在平時已然足以青史留名,得一督撫之位。這這這」李遇知咽了下唾沫,腦子微微有些暈呼,這麼多的軍功就在自己身前,讓人就是想要理智下來都難。

「一二三劉七**十一」朱由檢輕輕念叨了起來,目光大亮,兩隻眼睛彷彿可以生光一樣。讓他不由地渾身輕輕顫動了起來,道:「這足足得有五六百的腦袋啊這就是比起寧遠大捷來得還要真切的大捷啊」

確確實實有軍功。又被朱由檢定了性,范景文等一干人如何還不懂做。

頓時。李遇知率先出聲道:「此乃名留青史之大捷,都賴陛下用人得當啊」

「吾皇萬歲」吳甡則是個樸實的。

「聖上英明,得此大功真」張國維沒搶先,剛想要開口,卻不料被打斷了。

打斷的是朱由檢,他指著最後回城的那一撥人,道:「陳永福總兵回來了」

說完,朱由檢也不待幾人回復,大步走向陳永福,也不顧龍袍之中悄然飄出來的棉絮。這會兒有些天冷,朱由檢倒是加了件衣服。

一見陳永福,還未等眾人開腔,朱由檢不由自主地感嘆了起來:「陳總兵真乃我大明之孟拱啊一戰之下,京師為卿家所保全。此不世之功,朕定不負諸位功臣」

朱由檢看著渾身染血,數處帶傷的一幹將官,當下就一顆定心丸丟出去,隨後緊緊盯著陳永福,就等陳永福露出一副被皇帝陛下恩德所傾倒的表情了。

陳永福剛剛聽完,臉上卻是露出格外驚愕,格外羞愧的模樣,看得朱由檢心中登時一個咯噔響了起來。

「臣萬萬不敢領啊若末將領了這功勛,真是要羞愧死末將了」陳永福登時拜下,連聲推辭,表情之堅毅,讓朱由檢等人都是心思猛地下沉了。

朱由檢愣住了,這是他完全沒有想到過的結局。

張國維當下立刻問道:「陳總兵君無戲言,君前也不得浪言,說過的話可不能輕易啊現在是聖上面前,你立下功勛,為何不賞難不成怨憤朝堂別的不說,朝堂要重賞有功將士,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謙虛是美德,可若是不懂分寸理所應當的都要推辭乾淨,那到要問問,這擊退建奴的大功,到底是不是你做的了」

張國維一連串話語如連珠彈一樣噴射出來。讓陳永福幾次張口想要說話,都是被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