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十三章:盛京皇宮裡的典禮

第六十三章:盛京皇宮裡的典禮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哦斬獲統計出來了」朱慈烺頓時大笑。貓撲小說tart」blank」tartblank.xiaoo.最全的免費小說

倪元璐又瘦了,但臉上精氣神極好,顯然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只不過,當倪元璐於朱慈烺一番閑談知道朱慈烺剛剛又白龍魚服跑去民間後。倪元璐眉眼上喜悅之氣稍稍壓下來,不住地慶幸道:「還好殿下平安回來,這盛京可不太平。多爾袞主力還在建奴亦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啊。」

朱慈烺接連拱手,姿態放低:「城內漢民,都是歡呼王師復失地,危險縱然有,汝玉也摸過擔心太甚嘛。」

倪元璐見此,輕輕一嘆,默默道:「無奈被俘者固然多數,可投敵的漢奸一樣不少。殿下何必」

朱慈烺這一回不客氣打斷了,道:「汝玉可知曉,本宮歷來翻閱國朝史冊,對太祖、成組驅逐韃虜歷次之戰,有何最大的感慨」

「微臣不知還請殿下暢言。」倪元璐情緒複雜,既是無奈又是好奇。無奈的是朱慈烺讀書很多,他還真不知道朱慈烺關心的是哪個方面。好奇呢,則是他之前太多經驗教訓讓他知道,每每遇上這種事,朱慈烺的話語都能讓他耳目一新。然後不住感慨:這天下難不成真有生而知之者

朱慈烺緩緩道:「本宮有時候聽聞二十四史之中,漢時邊境作戰,每每都為衛青、霍去病等大漢名將強盛功業所欽佩。驚呼我漢兒以一敵十,匈奴縱然人數甚眾,亦是不得半點便宜。對比盛唐之後,我中原漢家之國屢屢為北虜所欺,真是天壤之別。」

「本宮委實不甘心啊。為何我大明就復不了漢時強盛之景象」朱慈烺問著,又道:「難不成是財賦但以宋之富裕。卻是苟延殘喘,江山失落。是士氣是選官用人之法是兵甲是重文抑武之故」

「也許都有。但孤細想,就會發現。說到底,是是文明是生產之力。細化講,是兵甲之堅固,是戰力之強弱。」朱慈烺說著。微微一頓。

倪元璐打起精神,轉過身就去拿速記本,此刻,他卻突然發現,不知道何時,李定國等軍中將官齊齊都拿起了速記本,靜靜聽著。

朱慈烺繼續道:「是讀書人的氣節,讓將官士兵無不以堅韌頑強作戰為豪。亦是匹夫之血氣悍勇,更是農夫可以開墾天地。讓韃虜不為天災,白災黑災擔憂部落滅亡,而恆能存在。是工匠可以打造兵甲,讓韃虜不必用骨、石為武器。所以,蒙古人之強,是他們有色目人打造器械,比如那回回炮。有北國漢人在北為其政權基底。但當他們被驅除長城之外後,失去開坑之地。再無工匠農人,轉瞬一戰一戰。不斷衰微,再不復起。」

倪元璐嘩啦啦地記了下來,輕聲道:「臣下,受教了。」

「末將受教了」

嘩啦啦,左右一陣驚嘆之聲。

朱慈烺見此,這才發現原來自己又不由自主地給大家上了一堂課。他輕笑一聲,擺擺手,道:「打下盛京只是一方面的勝利,讓韃虜丟失首都士氣摧垮。但更重要的是讓韃虜步北元後塵,帶走所有漢人。釜底抽薪,擊垮建奴的戰爭潛力。這是我全面戰爭的戰略從方方面面,碾壓對手」

「喏」

「喏」

「喏」

聽著朱慈烺這麼提氣的話,眾人紛紛一陣高呼。

「哈哈哈」朱慈烺一陣大笑,看著一旁的倪元璐,猛地想起來一樁事,道:「哦,對了。汝玉不是還要講咱們這一戰的斬獲嗎哈哈是我喧賓奪主啦。來來來,汝玉,好生講一講吧這可關係著,這一戰的功勞犒賞啊」

朱慈烺這麼開腔,倪元璐哀怨之色稍減,李定國、徐彥琦、虎大威以及謝洪運文武將官紛紛都是更加士氣飽滿了。不過這是最為關鍵機密的數字,大家都是知道軍中保密條例的,自覺離開出去討論此戰的結果了。

殿內只剩下倪元璐,一個再三深呼吸的倪元璐。

一想到那無邊的斬獲,倪元璐就無論如何也平靜不下來。

「此戰雖然逃走了萬餘韃虜權貴但是」倪元璐悠悠地說著,目光對視朱慈烺,笑容大放:「斬獲白銀三千壹佰玖拾柒萬三千六十九兩六錢斬獲黃金壹佰叄拾玖萬四千陸佰叄拾兩四錢綢緞布匹合計三六萬八千三百九十七匹,各色火炮六十九門咳咳,餘下的,我實在是統計不上了精確了。就念個大概,比如高麗參三萬餘斤,皮貨十八萬張,兵甲三萬餘幅」

「咕隆」朱慈烺吞了口唾沫。

「等等那金銀多少」朱慈烺撿了個最重要的問:「三二千萬金一一百萬」

「殿下記性真好」倪元璐很是暢快地看著朱慈烺驚訝得不敢置信的模樣。

「三千萬兩啊」

「嘶」

「嘶」

「嘶」

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響了起來。

朱慈烺驚嘆這個數字,更是驚嘆滿清之富有。

他是萬萬相信有這個數字的。朱慈烺圍殲阿巴泰的時候就斬獲足足有將近千萬兩之巨。從努爾哈赤起,建奴就搶掠大明上下六次,剿殺了幾乎全部的遼東百姓。這麼殘暴的搶掠,三千萬兩白銀還真不是誇口之數。

這不止是清國的國庫,更是全部滿清王公的家底啊。

除了一部分貿易損耗換回來了大量無法變現的糧米兵甲等實物外,生產稀少,通貨膨脹極為嚴重的滿清有大量的金銀積存在各處滿清王公將官的地窖里。以至於戰時臨清四兩一石糧米就堪稱天價的糧價在盛京只能說是太過便宜。要知道,為了吸引晉商、朝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