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十五章:老將歸服

第六十五章:老將歸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遠征公司的事情將士們很快就明白了過來。

這個軍方背景格外濃郁的遠征公司是朱慈烺參考後世殖民公司建造的,為朱慈烺全資籌建,擁有飛剪船戰艦於福船戰艦大小十七艘,往來大明、日本、朝鮮三地轉運軍資進行貿易,獲利極大。

齊遠只是漏了幾個數字,所有人就明白了為何齊遠首先要道喜了。

朱慈烺一共出資百萬,佔有全部股本。新來的幾個股東如馬武雖然只有一萬股,為百分之一的小股東,但根據今年的貿易,最終分紅利潤卻達到六十九三萬零八百七十九兩銀子。

這意味著,光是短短不過數月的時光,齊遠就能拿到六千餘兩的銀子。

這等於朱慈烺給了一隻下金蛋的母雞啊!

驚嘆如同潮水一般,生生不息地在場上響起。無數涼氣倒吸入口,讓人讚歎朱慈烺的賺錢的本事。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那個關鍵詞:大方。

方才齊遠還特地提了。朱慈烺在做出前方預算的時候預料到戰後財政會陷入困難,已經提前決定將本年利潤全部無償轉入軍方賬戶上了。

那時,還沒人知道皇家近衛軍團會打入盛京,獲得三千萬兩之巨的巨款呢。

台下,其餘人感嘆巨額利潤與源源不斷的高額分紅時,李定國卻聽出了商業氣味以外的味道,不由驚呼道:「這豈不是意味著,遠征公司將來能夠在日本、朝鮮乃至琉球等地移民、建立軍隊……這儼然有建國的架勢啊。這可是比封侯拜相更是厲害的權力……」

這時,朱慈烺繼續道:「往後,遠征公司不僅會開拓琉球、日本外國的土地業務。更會向南,向更廣袤的世界……征服!而諸位,我大明皇家近衛軍團的將士,都有資格低價購買股本,與我大明遠征公司的基業,休戚與共!」

「大明萬歲!」

「殿下萬……千歲!」

「殿下千歲……」

……

歡呼聲匯聚成海洋,激動成了所有人心底里最熱切的情緒。

……

位於城西的正陽街與中街路內里的一處小巷裡。朱慈烺緩緩走了進去,看著一個碩大的「祖」字,停了下來。

這是祖大壽的府邸,這位曾經有過投降後復而投敵的曾經明將進入清朝之後就一言不發。自然而然也就得不到多爾袞的信任。

再加上吳三桂被迫投降,祖大壽的利用價值也迅速降低。

如果照著這麼個節奏下去,祖大壽也就泯然眾人,能順順利利養老就是福報了。

一切都在盛京被攻破後得到了逆轉。

在策反朝鮮軍隊之中幫助了崔英賢的祖大壽得到了朱慈烺的垂青,這一回朱慈烺來祖大壽府邸見面便是對這位老將的重視。

祖大壽在崇禎元年進入高級軍官序列。因為寧遠大捷而升任駐守錦州的前鋒總兵官。雖然其後老領導袁崇煥因為京師保衛戰的緣故被疑心賣國斬殺,但祖大壽在遼西錦州任上幹得還是頗為不錯的。

作為一個現實主義者,朱慈烺很能理解在朝廷糧餉不夠齊備的情況下,祖大壽自力更生的舉措。關寧軍自行建立商隊與蒙古通商,不斷加強自立的問題。在朱慈烺看來,與其說這是祖大壽野心勃勃,倒不如說是現實所迫。

最關鍵的是祖大壽打下來的戰鬥事迹,寧遠大捷不多說。

大凌河之戰彈盡糧絕的詐降之舉便是集中體現了人性複雜。

崇禎四年七月,祖大壽奉命於大凌河築城保衛錦州,在他修了不到半個月。城牆雉堞還沒修完時,皇太極大軍便兵臨城下,將大凌河城包圍。祖大壽只好關閉城門,倉促應戰。沒多久,大凌河缺兵少糧陷入圍困之中。明軍雖然四次救援,卻被清軍一一殺敗。

三個月後,祖大壽殺寧死不降的何克綱,大開城門,率眾將來到金營。皇太極與代善、莽古爾泰及眾貝勒眾大臣,一齊隆重迎接祖大壽一行。後雙方登壇發誓祭天。盟誓祭天畢,皇太極攜祖大壽手進入大帳,為祖大壽設宴慶賀。

投降後的祖大壽向皇太極建言:自己妻子兒女均在錦州城裡,趁錦州不知自己已經投降。願帶一支兵馬去錦州,在城裡當內應,奪取錦州城。皇太極同意放祖大壽去錦州城。

反轉的是,祖大壽一回到錦州城就組織防禦,抗擊清軍。

就此,祖大壽重回大明陣營。

可惜。大明的日子沒多久就又陷入了戰爭。崇禎十二年,皇太極再度進攻大明,包圍松山。松錦大戰開場,依舊是圍點打援的節奏。錦州被多爾袞與濟爾哈朗輪番進攻,情勢危急。而這時候,洪承疇親率八總兵十三萬大明最後野戰主力救援。

在皇太極親征之下,明軍糧道被切斷,將洪承疇圍困在松山之上。三年後,崇禎十五年,洪承疇投降清軍。

到崇禎十五年三月的時候,錦州已經陷入了整整一年的孤立無援。彈盡糧絕後,錦州城內再度陷入殺人吃人以堅持作戰之局面。其慘烈,足可比擬唐朝張巡守睢陽。要知道,就算是淮陽之戰,唐軍也只守了十個月。

可惜的是,張巡前後四百戰,殺敵十二萬,而祖大壽麵對的清軍遠比唐朝的叛軍更強大。獲知松錦大戰慘敗後,孱弱的關寧軍在缺糧少兵的情況下堅持一年後不得不再次投降。

這一回,祖大壽再也沒有詐降的機會了。

因為,松錦大戰喪失的是大明最後一支主力。大明已然如同一個任人宰割的羔羊,失去了所有的牧羊犬。

與張巡大獲全勝不同的投降結局讓旁人對祖大壽議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