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十七章:預備登基

第六十七章:預備登基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readx京師內外忽然傳言四起。

「今上要退位,太子不日就要登基!」

吳甡閉門於大宅之內,卻還是阻擋不住從四面八方透過來的那些想要探尋的聲音。無數個拐了七八道彎透進來的消息讓吳甡不厭其煩。

「閣老,當真……聖上春秋鼎盛,真要退位?」打著探親名義進來的外甥客套了一大圈,最終還是落在了這個話題上。

午後本該輕鬆的陽光里,端坐花廳上的吳甡一聽,立刻就耐不住煩躁端起茶杯,氣氛一下子僵硬下來。

「夫君……」一個舉止端莊,隨時年歲頗大卻不掩年輕時秀麗面容的中年女子走進來,輕聲道:「世賢進來探聽這些,那也是本著上進的心思。人家還沒多說幾句話呢,你就要端茶送客,趕人走了?這般滿城風雨的事情,瞞得住誰?」

吳甡扶著額頭,搖著頭道:「好好好。老夫我敵不過夫人你這一份口才。這些天啊,老夫也是被這些來來去去的話語弄得不堪其擾了,本想躲入內宅,沒想到還是不安寧!」

「是晚輩叨擾了……」黃世賢低眉順眼的,別提多乖巧了。可嘴上說著叨擾,屁股在椅子上卻是生根了一般,彷彿沒看見吳甡提起來的茶杯。

一旁,黃氏緩聲道:「皇位更迭這般重大的事情,夫君你身為內閣次輔,又豈是想躲能躲得開的?世人都說夫君與殿下的大伴司恩走得十分相近,夫君縱然到時候想要躲個傾清靜,往後這一件件的事情也會迎頭撞過來,絕無倖免之理。」

「老夫我又如何不知道?」吳甡擺擺手,站起來,指著西面說道:「京師里處處都只聽聞聖上要禪讓的事情,又哪裡知道內里千般因果。比如東面山海關的清軍,比如西面……已然渡河的……」

「閣老!」忽然間,一個大步跑進來,氣喘吁吁,道:「首輔黃大人急尋大人入宮!」

「好,我知道了。」吳甡面色凝重,大步入內,自然也撇下了屋內幾人。

眼下的首輔黃景昉是去年末晉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入閣的,他運氣極好,接連碰上了周延儒假冒軍功被革職論罪,陳演逼迫大將索賄下台,加上蔣德璟不得帝心與陳演一起被簽連,以至於迅速登上了內閣首輔之位。

但黃景昉能順利就任,卻絕對想不到自己竟然還會繼續發揮禮部尚書的職司,首輔的屁股還沒坐熱就發現,秉政大權先擱著,一切以今上退位太上,太子登基皇位為主。

好在,黃景昉也是個看得開的。他在大佬接連落馬的北京城裡只能說是個小碼頭,更不是強力部門的強力人物。對於當下政局也只是勉勵維持罷了。

新皇登基,這些老臣的權力肯定維持不下去。可無論如何,一個體面的結局肯定是有的。故而,黃景昉對於自己的結局也算是認命,並不抵觸繼續當一個禮部尚書一般的首輔。

至於其他大學士也是差不多,他們都明白,這樣的結局對於一個權力不多,政令難出北京城的內閣而言,已然是最妥當的結局了。

次輔吳甡緊急進了內閣,他很快就知道了一個新的消息。

「皇太子殿下在天津衛登陸了,隨同的……」黃景昉朝著吳甡招手,表情既是緊張又是放鬆:「有差不多兩個團的兵力。殿下抽調了位於武昌一線的三個營,加上近衛團本部。京師里皇家近衛軍團的兵力又超過一萬人了。」

曾經女真人有個口號,女真滿萬不可敵。

現在,大明反過來喊出了這個口號。

大明皇家近衛軍團,人數滿萬不可敵。

吳甡注意到了黃景昉表情的奇怪,有些理解這一位的首輔大人的心境。前幾日,朱由檢緊急召集了在京的大學士宣布了一個倉促卻格外重大的聖旨:退位太上皇,太子朱慈烺登基。

而這一切,都是來源於皇太子的耀眼舉動。

尋常的功高震主當然是以中樞壓制權臣為結局,可在皇太子過於耀眼強大而皇帝又孱弱的時候。朱由檢的退位反而獲得了眾人由衷的敬意。

這避免了無數刀光血雨,讓風雨飄搖的朝廷獲得了難得的平靜。

這個時候,皇家近衛軍團進入京畿就不再是逾越與意圖謀反的緊張,而是帶給眾人帝國強大不可侵犯的安全感。

關於皇家近衛軍團的戰鬥力,只有全軍三分之一兵力的陳永福部第二團已經證明了這一點。只有三分之一就擊退了多爾袞的清軍主力,要是全軍來了,那還了得?

「那可要速速安置好。這典禮、人物統籌首輔全權掌握。我為次輔,就去將這其間所需要的人力物力都先調配好吧。」吳甡說完,黃景昉頓時大喜。

要黃景昉主持尋常典禮的問題,那自然是無礙。以黃景昉禮部尚書出身,辦一個登基典禮是小事。可眼下京師久久圍困,諸事繁雜,京畿又被戰火摧殘,要籌措人力物力可真是艱難了。

當然,人力物力說穿了又都是財力。為了守住京師,朱慈烺幾番上繳的財賦都被花銷進去了,國庫空空啊。

「那就辛苦鹿友了。」黃景昉放鬆地笑著一禮。

吳甡謙遜完了,就出去找司恩了。

司恩是朱慈烺的大伴,也是朱慈烺留在京中明面上的情報頭子。從前,司恩一個太監,縱然是宮中大檔,只要是明白其與朱慈烺關係的京師顯貴們都無心去交結。自然,澄清坊朱慈烺的老宅里就是車馬稀落。

可自打朱慈烺越發得勢,一戰又一戰的大功打來,司恩門前的車馬就頓時喧鬧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