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章:太子的闊氣

第一章:太子的闊氣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吳甡來得直接,朱慈烺也心情放鬆。)要是那些什麼繁文縟節的,他還真會有些怕。可這個話題……

他怕得什麼?

不就是錢么,有的是。當下朱慈烺就笑著道:「要預備多少銀子?」

「耗費之數,恐怕要預備銀兩三十萬最低。」吳甡一狠心,報出了這麼一個數字。

「好。」朱慈烺道的回復亦是果決:「辦得風光些。尤其是京師宮闕,也修補仔細。父皇一切用度,都給寬敞。父皇勤政十六年,不能有一絲委屈了。」

朱慈烺說得不夠仔細,但意思隱隱間很清楚。

見朱慈烺很是孝心,吳甡心裡讚賞,但還是不由感覺為難。

「殿下,戶部經過建奴來犯一戰,光是籌措勤王之師的軍資已然艱辛了……恐怕……」吳甡猶疑地看著朱慈烺。

「所以便給國庫批三十萬兩預備著。」朱慈烺瞥了一眼,頓了頓,道:「等等……」

吳甡剛剛驚喜朱慈烺竟然這麼「老實」爽快地補足了這個數字,但轉而聽到朱慈烺後面半截話,頓時心涼了下來。

咱們這個皇太子不會是窮大方吧,光是嘴皮子厲害,真給錢了就要泄氣了?

要知道,他這可是來找朱慈烺要錢的。不是讓朱慈烺來決定國庫里用多少錢出去的。

心中一嘆,吳甡不由地安慰起了自己。也對,大炮一響黃金萬兩,接連大戰,不說後續恢復戰力要多少銀子丟進去,就說前頭那跨海遠征的事情,也定是讓朱慈烺口袋空空了吧。

就當吳甡左思右想之際,朱慈烺幽幽道:「三十萬兩,你這恐怕是壓縮了又壓縮的數字吧?不行,時間不多了。我批給你五十萬兩,南京內閣會迅速派人進駐戶部,不會讓其中有所剋扣。這一場登基典禮,無論如何也要給我辦得漂漂亮亮,風風光光!」

「是!」吳甡一顆心肝落回肚子里,開心得簡直想要跳起來。

「等等……」朱慈烺又叫停了下來。

吳甡愣愣地看著朱慈烺,還沒等他胡思亂想,朱慈烺這一回開口很快了:「新君登基歷來會有犒賞之類的事宜。不說那些赦免死囚之事,文武百官拖欠的俸祿、按例要加的犒賞。你都列個單子,做個計劃,呈上來。除此外,本宮還打算添個新鮮事兒。這一戰擊敗建奴,就給天下戰區官員加一月雙俸犒賞吧!全軍的軍餉暫緩,清理了再弄。嗯,暫且這些罷。」

吳甡目光瞪得大大的,方才胡思亂想的猜測一下子牙了下去,直愣愣地盯著朱慈烺,心中滿是不信,本著好心,吳甡道:「殿下,國庫不甚寬裕,聽聞內庫亦是如此。這一戰後開支已經是寅吃卯糧,再這般……這般……」

眼前這個太子爺的心性可是讓吳甡嚇了一跳,可別是個好面子又剛愎自用的。新君登基固然是個好事兒,按例都要搞搞面子活收收心,可那也不是現在啊。

這可不是擠一擠就能籌措出的五十萬兩銀子,大明百官拖欠的薪俸那可就不是哥小數字了。如果是把在京的官員,那萬餘官員的薪俸補一補,還算是的想像範圍。

可要是全國上下所有官員都要補全俸祿,吳甡發誓,自己都沒動過這念頭。實在是太不可能了!

更何況,還有天下戰區官員加雙俸,這國庫又不是提款機,哪裡還能變出銀子來不成?

「閣老,您若擔心,暫且說個數字好了。比如定緩急之序,先將京師的京官們拖欠的俸祿、應發的雙俸算算,要多少銀子?」司恩笑著,緩和了氣氛。

吳甡決定實話實說,打消皇太子不切實際的念頭,道:「京師官員上萬,不計軍餉,卻也應將軍糧備上。若依照殿下的法子大賞天下,至少要準備……準備……」

朱慈烺笑容淺淺,目光悠然地盯著堂外,心思不知道漂到了哪裡。吳甡還以為朱慈烺分心了,卻不料朱慈烺悠然道:「只管說。」

「至少,再加一百萬兩!另外,光發銀子也不成。京師不缺有錢人,但此戰過後京畿元氣大傷。通州殘破,物資就轉運成了問題。必須得有實物進來,尤其是糧米,更不能短缺。要不然,米價騰貴,發了銀子亦是讓人指責朝廷無力彈壓市面……還有布、鹽、紙……」

司恩抱怨道:「怎麼紙也要?」

「紙錢……燒的。」朱慈烺輕嘆一聲,他知道這一戰京師死人眾多。

司恩頓時默然。

「總之,依照老臣初步所算,得百萬兩銀子,以及至少等同一般價值的實物。」吳甡一臉毅然,彷彿是那個做好準備觸怒君王后從容赴死的直臣。

「噢……如此,倒也還算簡單。嗯,一百五十萬,都撥付進去。」朱慈烺開了口,朝廷以往一年財政四分之一的預算就這麼被朱慈烺敲定了:「司恩,你帶他去尋先趕過來的謝洪運。這事兒,內閣特批一下。還有,飛剪船都調動起來,先把糧食等日用品海路運過來。哦對,銀船也要一艘。算了,這些細務內閣敲定了報我審批吧,我得去尋禮儀官,先熟悉下了。」

說完,朱慈烺就走了。

吳甡望著朱慈烺的背影,有些呆。

好在,這會兒司恩還在,他笑著看著吳甡,是要去帶路的:「閣老,愣著做什麼呢?」

「啊……啊……是銀子的事情啊。一百,一百五十萬兩啊!」吳甡有些發懵,好像才剛剛醒來。

「殿下已經答應了呀。」司恩笑著,很是理解,脾氣極好。

「一百五十萬兩啊,就這麼答應了?我大明往常稅賦一年也不過幾百萬兩,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