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章:天下烽煙起

第三章:天下烽煙起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這天下之中呀,有一種職業能解決你萬千憂慮。

缺美女三宮六院等著你,不夠天下秀女等著湊。

缺錢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成。一句話下來就能使出超級大招:收稅。不需要費心思,就能坐收天下漁利。

怕人欺負笑話,大明皇帝麾下雄師百萬,揍誰都可以。

這就是皇帝,天底下最至尊,最獨一無二的位置。

整個世界彷彿都觸手可及,隨意掌控。權力的滋味醉人心脾,讓人忘卻一切憂愁。可真正當人坐上去的時候,朱慈烺猛然發現了另外一處風景。

一種高處不勝寒的危急,這皇位,比他想像得更加複雜。

想享受這無邊的榮耀

想掌控這人上人的權柄

想征服這片世界

朱慈烺當然想。可難題,就這麼直接端上了朱慈烺的案台上,一點緩衝都無。

大明新曆二七六年,亦是清國順治二年,正月十九。紫禁城的乾清宮裡,朱慈烺微微發了一下呆。

此時,這一屆的內閣開始依次進入乾清宮,應著朱慈烺的召喚前來。

內閣首輔中極殿大學士黃景昉,內閣次輔建極殿大學士吳甡,文華殿大學士群輔范景文、武英殿大學士群輔方岳貢四人緩緩入內,空缺數人的內閣顯得孤單而蕭瑟。

四位內閣大學士進了乾清宮後紛紛都是沉默寡言,彼此對視,眼中都嗅到了不一樣的氣味。

朱慈烺端坐上首,注視著幾人的到來。

「怎麼,幾位愛卿到現在,還要報喜不報憂不成」朱慈烺端坐上首,環視兩人:「都想我朱慈烺剛剛登基,就做那亡國之君不成」

「微臣不敢。」

「微臣不敢。」

「微臣不敢。」

嘩啦啦,四人紛紛拜在地上。

最終,還是黃景昉開口,道:「殿下,此事並非隱瞞。按律,朝堂商討一月也是正常。更何況朝中一切事務,都需為大典讓位。尤其京中文武百官補發俸祿,加封賞賜,都是排前」

黃景昉說著,語氣也漸漸動搖起來,不再堅定。

朱慈烺臉上表情漸漸放緩,看著幾人,道:「所以,李自成儼然自成一國,兵發兩路,山西、河南兩地紛紛兇險。此事,你們也就足足拖到現在還真有靖康的風範」

「微臣死罪」黃景昉跪在地上,一臉平靜。

吳甡輕嘆一聲,道:「微臣亦是有罪。」

黃景昉與吳甡縱然與李自成坐大沒有直接責任,但一樣有富有中華特色的領導責任。

反倒是范景文與方岳貢眼觀鼻鼻觀心,都是各自站著,不為所動。范景文是工部尚書,不與此事相關,領導責任也排不到他這個第三號人物上。方岳貢更是奇特,他是左副都御使,開了大明先河的以閣臣之貴還兼了本職御史的身份。身為監察官,方岳貢更是極難有所簽連。

見兩人服軟,朱慈烺沒有多說。他沒有如幾人所畏懼的大喝一聲下入大獄,亦是沒有如前朝朱由檢那般發怒。

朱慈烺只是平靜地從案上拿出一封奏報,輕聲念了起來道:「倡義提營首總將軍為奉命征討事:自古帝王興廢,兆於民心。嗟爾明朝,大數已終,嚴刑重斂,民不堪命。誕我聖主,體仁好生,義旗一舉,海宇歸心。渡河南而削平豫楚,入關西而席捲三秦。安官撫民,設將防邊,大業已定。止有晉燕,久困湯火。不忍坐視,特遣本首於本月二十日,自長安領大兵五十萬,分路進征為前鋒;我主親提兵百萬於後。所過絲毫無犯。為先牌諭文武官等,刻時度勢,獻城納印,早圖爵祿;如執迷相拒,許爾紳民縛獻,不惟倍賞,且保各處生靈,如官兵共抗,兵至城破,玉石不分,悔之何及」

「都聽聽,聽聽。」朱慈烺環視三人,道:「都道是我大明中興氣象已露,直搗黃龍,攻克盛京,武功之盛,直追太祖成祖。可結果呢唐皇興國之地,都跑出來一個大順國了」

黃景昉、吳甡、范景文以及方岳貢聞言,都是沉默。

這陣子,滿城都是恭賀新帝登基的消息,似乎朱慈烺登基之後大明就驟然中興了。可事實上,朱慈烺接受的卻是比崇禎接手時還要糜爛的大明。

這個時候,就連他們也不由心中揣測。與其說朱由檢是迫於朱慈烺功高震主而選擇退位,還不如說是這一番爛攤子已經超出了崇禎皇帝可以處置的能力範圍。如果皇帝與皇太子依舊離心,權力二分,那麼這大明也的確是要完了。

新帝順利登基固然喜事,可朱慈烺一登基卻徒然發現,自己原來竟是被蒙在鼓裡已然多時。

朱慈烺在朝鮮是高歌猛進,攻入遼東盛京後將在京畿肆虐的建奴大軍生生逼退,可猛然回首,卻發現大明這個基本盤在崇禎皇帝的治理之下竟是落得半壁將士都不復朱慈烺所有。

李自成這個手下敗將自從開封一戰被朱慈烺大兵殺敗後就消失在了朱慈烺的視線里。

朱慈烺在開封籌建了皇家近衛軍團,北上擊敗比起農民軍更加強大的建奴八旗軍隊。章丘之戰,一舉成名天下知。就是後來火速南下入京,亦是迅速解決了左良玉這個軍閥敗類,克複武昌,將耀武揚威的張獻忠一路趕到四川去。

那時,李自成就在湖廣與河南的交界地帶,以襄陽為中心苟延殘喘。

朱慈烺南面為尊,以南京為中心組閣,儼然大明。南北二京的格局在崇禎皇帝讓朱慈烺監國時悄然鑄就。當然,朱慈烺是個懂事的。為了避免過度刺激崇禎皇帝,亦是為了避免引發內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