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章:武英殿的召集

第六章:武英殿的召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

入端門就算進了紫禁城了。進了以後,往北直走進午門往左,在金水橋西邊進熙河門,眼見一片綠樹矗立,陸慶衍心中念念著,明白自己距離此行的目的地就要不遠了。

這裡是武英門,進了門,就能看到目的地:武英殿了。

陸慶衍是崇禎十六年癸未科的二甲進士,位列二甲末尾的名次。故而,分配的地方算不得好,也算不得壞。

他而今的職位是戶科給事中,大名鼎鼎的言官。

拜託新皇帝登基的福氣,陸慶衍最近氣色不錯,吃得飽穿的暖。朝廷的俸祿雖然少,但架不住過往拖欠得多。哦,這當然不是好事。好事的是朱慈烺竟是將朝廷的全部俸祿都補發了。如此一來,才入職快一年的陸慶衍就這麼手頭寬裕了許多。再加上朱慈烺將京師算作戰區,特地為全體京官加了雙份俸祿。

聽起來好像開支不小,其實仔細算算,京師總計四萬名官員、貴族,一年的財政開支京師也只需要僅僅十五萬兩銀子,以及相應的祿米。大明官員的工資水平,還真算得上是可憐的低下。

對於高官顯宦而言,有別的生財路子,自然也就不稀罕每年幾百兩的俸祿。可對於低級官員而言,在物價高昂的京師,俸祿或許就成了他們全部的收入了。

也許是生活輕鬆了許多的緣故,陸慶衍最近都頗為低調安穩,戶科給事中這個六科廊中的一員罕見的寡言少語。

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陸慶衍獲得了一封邀請函。

看到上面的名字後,陸慶衍久久失眠。

上面的抬頭赫然就是紫荊城內的武英殿。只是,到底是誰邀請的卻是搞不明白。要知道,五位內閣大學士都派出去了。武英殿大學士方岳貢據傳可是被朱慈烺派出去督辦運河清淤,疏解南糧北運之事去了。

而且,就算是方岳貢在,他亦是沒有這資格召集群臣。尤其還是在紫禁城裡。

手持著邀請函,陸慶衍來到了武英殿里。這處紫禁城裡被主要用來當作藏書閣的地方被打掃得仔仔細細,一路上戒備森嚴,明面上看著人影寥寥,目光稍一仔細,就見各處角落裡都是銳利的目光。

陸慶衍有些恍惚:「禁衛軍的水平大漲啊……」

經過三道凌厲的目光後陸慶衍終於得以進入了武英殿內,裡面,人頭攢動,陸慶衍見到了諸多熟悉的面龐。

在場的並無幾個高官,就是品階最高的,也僅僅只是國子監祭酒麴芳,正四品罷了。只不過,讓陸慶衍心中感興趣的是。來的,都是些清貴人物。

比如劉同升,此人的功名比起陸慶衍就厲害多了。是崇禎十年丁丑科的狀元,翰林院編修。曾經觸怒崇禎皇帝被貶回鄉,後來被召回朝廷依舊擔任原職後冷靜許多,名頭比往前也更大了。

還有一些官員陸陸續續回來,讓陸慶衍看不出頭緒。

有的是生僻的衙門,比如太常寺、太僕寺的少卿,有的是白髮蒼蒼的致仕官員,更有索性就是一介白身。

一屋子裡熙熙攘攘,活絡的互相打著招呼,不熟悉的則是乾脆閉目養神,也無人敢在這種場合打擾。

陸慶衍性子冷,卻也架不住身邊討論得熱火朝天,側著身子支起耳朵靜靜聽了起來。

「可曾聽見,最近城東里辦了許多新鮮事兒。」說話的是太僕寺少卿,李才善。這是個矮矮胖胖的官員。太僕寺是掌管禮樂、郊廟、社稷之事,總郊社、太樂、鼓吹、太醫、太卜、廩犧、諸祠廟等事務的衙門。只可惜這位少卿沒有沾染上禮樂莊嚴肅穆的氣質,一臉八卦的激動:「聽聞那裡新立起一塊牌子,去了就能拿三十畝地呢。」

李才善很會拉眼球,這話一開口就惹來不少目光,就連陸慶衍也是心頭立刻被吊了起來。

稍稍知道內情一些的太常寺少卿黃聰烈笑罵道:「李少卿還是一如既往慣會作弄人。可別來了生地就欺負人,這內情你作弄得了旁人可糊弄不住我。要是應景了,別說三十畝就是五十畝,一百畝也要得到。那是聖上打下了遼東,復了鳳凰城舊地的土地。只要是去,就能發三十畝地。要是遼地舊人,還會發五十畝,賜兵甲農具。若是再有直系親屬在遼東軍中,全家遷徙過去的,還發耕牛種子挽馬哩。」

太常寺是屬於兵部的馬政衙門,對於大牲口之事算是熟悉了。再加上朱慈烺眼看耕牛可能不夠,也打算弄一批老馬劣馬去當作耕馬發下去,剛好就是太常寺的管轄。

「可不止遼東送土地這一批,在南京會館裡,前陣子還聽到了呢。一個叫甚麼遠征公司名目的,開買股票。價錢真是高著呢,一共百萬股,想單買一股,竟然五兩銀子都打不住。」李才善與黃聰烈顯然熟悉,說著說著話題也繼續拐了下去。

「竟有此等稀奇事?」黃聰烈好奇了。

李才善嘖嘖稱奇著道:「可不止。不僅如此,最關鍵的,我有個妹夫,想要湊個熱鬧買一股,竟是都買不到,生生被人加了三回價錢。」

黃聰烈大笑:「哈哈,那定是進了圈套,八成便是被人設局坑騙了。」

李才善微微一笑,陷入了回憶模式:「這京師里,市井裡頭敢騙我那妹夫的可不多。巡城御史與他是自小的兄弟,況且都在京師,探聽亦是一句話的事情。只是邪了門,交情託了幾回,也不見個準話。後來,還是尋了那位巡城御史老兄弟的點播,進了五軍都督府,這才找了個懂行的。嘶……聽完了以後,我那妹夫可幾乎就把家底掏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