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八章:奸商與晉商

第八章:奸商與晉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

乾元茶館裡,一塊斗大的茶字在樓外迎風飄揚。茶館,人聲熱鬧,卻是較往常的氣氛少了許多的歡悅。

新曆大明二六七年正月的京師本是頗為歡喜的,建奴圍困解釋被朝廷擊退,聖上又攻入建奴國都都是大喜事,其後新皇帝登基更是為這座城市平添了許多喜悅。

然而,這樣的喜悅多少遮住了大明這幅軀體眾多的沉痾舊疾。以至於讓它重新席捲而來的時候,讓眾人紛紛顯得慌亂而沮喪。

「掌柜,生意不好做啊。今天來得晚,竟是還能尋個二樓雅座。」周仁榮是個在京的舉人,名頭不小。這名頭倒不是舉人的功名,雖然在大明,一個舉人也到了最低做官的資格。但讓周仁榮聞名的是他的另一個身份:紹興糧商。一個有功名的讀書人當了商人,自然是轟動無比。

乾元茶館是京師第一流的茶館,雖是個大眾消遣的所在,卻也分設諸多位置。一樓敞開圍著桌子的大眾席位,二樓繞著中庭立起來的雅座,以及三樓更高處的雅間包廂。

在此間當掌柜,地位不輕,本事更大。掌柜的粱舍笑著拱手:「便是生意好做的日子,那也得給周爺留住位置不是。周爺,可是許久不來了呀!」

「嗯,是有些忙。今日抽空,又有個事,就想起來茶樓逛逛了。」兩人一邊走著,一邊說著閑話,周仁榮看著二樓上不見少,一樓卻諸多空座,輕嘆一聲,道:「南城怕是走了不少人,抬出去燒掉的,得有三五十號了吧。」

「周爺好見地,是這回事。一場瘟疫,三五十號人已然算得上少了。往年發起時疫,可是不丟三五百號不罷休的。」粱舍當然清楚,一樓的平民百姓最多,地方雖大,不少有餘錢的卻喜好來此間坐坐。不說消遣,茶館亦是個消息的集散地,說不定能瞅著機會。

就連那聖上開的遠征公司也專門遣人來此宣講過,一開始沒人當回事,但只過了一個時辰,懂行的就將來人限量發售的股份一售而空。

只可惜,一場瘟疫在南城正南坊發起,人人驚慌,來茶館的當然也就少了。

說著這一條條人命,就死在距離自己不遠的地方,兩位縱然見慣生死也不免長吁短嘆了起來。

「各色果品瓜點,都備上吧。勞掌柜大駕,一會兒,有山西口音喚了我名號的,只管請過來。」周仁榮說著,端坐在了雅座上。

粱舍笑著應下,悄然離開。

這是個屏風間隔,往右一看扶著欄杆就能見到一樓人潮的地方。

周仁榮懶洋洋地躺在椅子上,只覺得前所未有的舒暢。

出生紹興的周仁榮是個舉人,屈居當了商人,惹起的議論極大。旁人都說甚麼周仁榮不知好歹,可惜了一身功名。可是,在周仁榮看來,自己讀書三十多年吃了多少苦,不就是為了一朝錦衣玉食?人過二十五,精力記憶力便迅速下降。周仁榮知道自己不是科舉的料子,一見崇禎年間局勢越發亂,當官沒什麼前途,便立刻當了商人。做的,更是糧商。

這個時候,舉人的功名反而成了暢通無阻的金字招牌。加上周仁榮手腕與智商都是一流,十二年下來,四十多的周仁榮就是帶著商隊進京,亦是稱得上一號人物,加上浙商同鄉互助,說句舉足輕重誰都覺得妥當。

這一回,周仁榮應了同鄉諸多豪商之請,一同發賣南貨入京。他們都明白,大戰圍城過後的京師乃至整個北地蘊藏著無數商機,只等慧眼之人去挖掘。

想著在通州城外的貨棧,把這一趟京師的生意來回思慮妥當,周仁榮亦是也有心思聽聽一樓里百姓們的議論。

按說,以周仁榮的身份,別說只是區區二樓雅間,就是將整個乾元茶館包下來亦是無礙。可周仁榮卻偏是喜好在二樓尋一僻靜之處,憑欄看著人潮,讓人每每心中感嘆:怪人。

「唉,真是人世變幻莫測,好生讓人惋惜啊。戰韃子攻盛京,建奴的京師都給打了下來。可一碰上瘟疫,還是抓瞎!聽說報出來的,已然有足足三十七號了,皆是確診有了疫病的,私底下瞞下來的,更是不知道多少哩。」樓底下,一個窮書生穿著一身長衫的說著,不住搖頭。

「如此說來,這天下聞名的大軍……亦是出征不了了?」一個打扮稍顯齊整的高瘦漢子問道:「這山海關,可還在吳三桂那狗漢奸手裡呢!」

「山海關倒是無礙。前陣子,赫赫聞名的飛熊營不是隨同次輔吳甡督師薊鎮了嗎?這當年戚爺爺練下無敵大軍的地方,眼下亦是有強軍駐紮了。晾那吳三桂經陳總兵一戰,也不復勇氣搗亂。」這時,茶博士金東生插話進來,朝著眾人拱手行禮。

「金博士來嘍!可得給咱好生講講啊!」

「就是,上回那太子爺大戰漢城,揚我大明國威的事兒可還沒講完!」

「博士,快來一段!」

……

眾人七嘴八舌,紛紛都是招呼了起來。

這時,一個口音稍稍異於眾人的富態男子輕嘆一聲,道:「說什麼說,就連那擊退了多爾袞的好漢子陳永福總兵,這一回中招的不也是他們那一部?跟著的,還有新進入京的近衛團虎子臣以及那傳奇人物紅娘子哩。足足上萬新力之軍,都敗在這瘟疫上了。沒了強兵護著,等山西落敗,那些泥腿子可就打進北京城嘍!」

這富態漢子無人認得,這話卻是入理,讓氣氛漸漸冷卻。

那茶博士看著這皮膚粗糙,不像富商的漢子,眼珠子轉了幾轉,卻發現高瘦漢子、長衫窮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