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九章:紫禁城的雄心

第九章:紫禁城的雄心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readx回想著那位大清上使的諄諄教導,范三拔也跟著陷入了沉思。

反過來,周仁榮反而回過神來打量起了范三拔。

周仁榮在浙江會館發動了幾回關係,卻依舊得不到一個準數。京師是天下心臟之地,人文薈萃,財富雲集。在這個地方低買高賣,囤積居奇,拖欠回款,操縱市場……

隨便哪一樁生意算下來都是巨利在身。對於餓狼而言,又哪裡是簡單托個關係就能讓開到嘴肥肉的呢?

是以,周仁榮一連奔波五日都沒見一個牙人鬆口。而且,這些牙人用的理由更是冠冕堂皇:要為新皇登基穩定市面。

周仁榮聽了,唯有覺得可笑。要知道,囤積居奇,抬高物價攝取巨大利潤的可就是他們這些本地奸商,而不是周仁榮此等千辛萬苦將貨物運來的外商。

又熬了三日,依舊未見一人鬆口的周仁榮徹底明白了情勢不妙,心情極差。

這時候,范三拔冒了出來。

他遣人傳出話來,願意為之,幫周仁榮擺平牙行。條件,只是讓周仁榮將所有浙商打算買進京師的糧食統統轉賣到山西去。或者說……都轉賣給范家為首的晉商。

而今的晉商們財大氣粗,一句價錢好商量的潛台詞實際上就是……儘管獅子大開口喊價。

這不由讓周仁榮大喜過望,立刻約在乾元茶館見面。

對於周仁榮而言,糧食賣給誰不是賣,而且范三拔還要給高價,這根本就算不上是讓人為難的條件,有的只是一罐一罐的蜜糖,如何不讓他驚喜難言?

只是,今日范三拔的再三確認,讓周仁榮感覺到了一種微妙的預感。

「我山西會館在京有不少老朋友。晉商得力之處,從開中法之初就讓朝堂諸公,京師有力人士都知曉了。尤其這一回邊將進京勤王,讓我山西老鄉交了不少朋友。」范三拔侃侃而談,聽得周仁榮笑容浮現,卻心下警惕。

對方這般炫耀,可不是尋常事,周仁榮輕聲道:「京師半浙人,一樣不虛名。京中浙人的同鄉朋友,未曾少過。」

「對,的確如此。所以,取長補短,各取所需,各得其利嘛。」范三拔悠然地笑著:「只是,周賢弟的貨物我可以讓京中牙行賣個面子。可百貨百行,牙人何止數十?縱然我這一回捨棄顏面為賢弟賣個面子,可旁人就顧不得了。縱然這一回能賣得出去面子,下一回……一樣不能了。」

「行商坐賈,商機轉瞬即逝。這些未來未定之事,多說無益。」周仁榮笑著,卻是勉強。他敏銳地發現了其中關鍵的意思。

果不其然!

范三拔只願意為周仁榮搞定牙行,但是,他的那些同鄉浙商卻得自己想辦法!

按說,死道友不死貧道。旁人如何,周仁榮不需要管。可他卻不能這麼做。這不僅是同鄉情誼彼此互助的緣故,更是周仁榮感受到了一種被捧殺的壓力。

捧得越高,摔得越慘。

一旦周仁榮選擇接下來,那就是選擇與浙江同鄉割裂,放棄曾經答應好的同進退。

「在商言商,能賺到錢才是第一等!其他細枝末節不需要考慮。」

「一定有陷阱,一定有陰謀。天下沒有免費的晚宴,范三拔,你到底在搞什麼!」

兩種話語在周仁榮的心中升起,讓他倍感疑惑,更是如同被天使與惡魔分裂的內心左右搖擺,左右撕扯。

范三拔輕笑的聲音緩緩響起,彷彿一個頭頂朝著黑色尖角的小惡魔一樣,話語柔和,釋放著強烈動搖人心智的話語。

他估摸著,火候到了。

「所以……」范三拔笑眯眯地看著周仁榮,道:「聽聞,周兄同鄉有一位兄長,自幼交好,結了通家之誼。而今……任職京西兵械工坊。在下別無他求,唯有此物的圖紙……非常重要。若是周兄不吝一言,京師一張戶部牙牌,雙手奉上。周兄想要同鄉哪位浙商好友方便入京就要哪位方便。想讓哪位不方便,也能讓哪位……不方便!除此外,那位周兄同鄉兄長所開條件。我一力幫你應下!注意……無論任何條件。」

說著,范三拔將一張牙牌,一張只有外形的圖紙悄然挪上了桌子。

周仁榮目光突然瞪大,所有的疑問豁然開朗,一個久久讓他心中疑惑的問題悄然有了答案:「敢問……你們要的四十萬石糧食,不一定是全都進山西吧!到底有多少……到時候會去了張家口?」

張家口是大明與蒙古人互市交易的地點。但而今的蒙古,卻早已經臣服建奴。這個時候將糧食這樣京師急缺的重要戰略物資挪到張家口去,到時候會進了誰的口袋不言而喻。

想到這裡,周仁榮繃緊著身子,竭力控制住自己不去看那張牙牌。但再是如何勉力控制,周仁榮還是悄然間將目光落到了那張圖紙上面。

范三拔沒有回應周仁榮的問題,而是悠悠地道:「拿到畫像上此物的圖紙……你的一切憂慮都將消失。迎接你的,是天文數字的利潤!」

圖紙畫的很清晰,鋒銳的刺刀,細長的槍管,無一不證明了這就是傳言之中大明皇家近衛軍團屢戰屢勝,將建奴輕易擊敗的大明軍國利器——崇禎十六年式火銃!

……

與此同時。

武英殿里,大會還在繼續。

朱慈烺將李建泰的情況說出之後,屋內都是一陣嗡嗡嗡的吵鬧之聲。

陸慶衍有些不解,當下起身問道:「陛下!我大明內外之患,歷來以外患最烈。李賊再強,官軍亦是時常有戰績,內陸戰兵亦可勝之。而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