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神級大鏢客 >第940章 痛快酣暢的夢

第940章 痛快酣暢的夢

小說:神級大鏢客| 作者:歪爽| 類別:都市娛樂

黑狐看上去雖然醉得不行,但她還在往酒杯里斟酒,焦翼站起身來,想要阻止她別再喝了,卻感覺自己的腦袋也有些發暈。

怎麼回事,難道高階古武界的酒,真有問題?

警惕之心頓生,焦翼就要運功逼酒,但就在這時,丹田中一股熱力升起。

伴隨著那股熱力升起來的,還有潛伏在焦翼心底的那頭怪獸,之前在浴室中看到的那一幕,不住在他眼前閃現。

用力甩甩頭,想要將那些畫面甩去,但黑狐那天使般的面容、極度性感的身子,總在他腦中揮之不去。

這麼一耽擱,焦翼也就沒能及時運轉真氣驅除酒勁,心底萌生出來的那頭怪獸,漸漸膨脹壯大,出現不受焦翼控制的狀況。

呼吸開始急促,體溫不斷升高,身體的某個部位,迅速充血脹大。

焦翼心裡還有一縷理智,他現在明白過來了,剛才喝的那酒里,絕對有古怪!

不行,再這樣下去,非出問題不可。

焦翼咬了咬舌尖,舌尖上傳來的疼痛感,讓他有了更多的理智,必須要抓緊時間除掉酒中的某種東西。

但就在這時,一具滾燙的身子貼到他身上,跟著滾燙的四肢就纏住了他。

是黑狐老大!

雖然焦翼的神智已有些迷亂,但他還是準確判斷出了懷中火熱身體的主人。

剛才自己喝下的那酒,黑狐老大也喝了,而且一點都不比自己少,以自己的實力尚且抵抗不住,黑狐就更不用說了。

不行,不能讓那樣的事發生。

其實,焦翼一直沒嫌棄過黑狐的容貌,更何況,現在黑狐已恢復了她那傲視天下的容顏,而且,焦翼也早就知道,黑狐有對他以身相報的打算。

可是,絕不能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就算跟黑狐老大之間遲早會發生什麼,也必定要她清醒而心甘情願。

焦翼直到現在也沒意識到,酒里的古怪就是黑狐弄出來的。

趁還有最後一絲理智,焦翼用力推了黑狐一把,只有將黑狐推開,他才能運功逼酒。

但他非但沒能推開黑狐,反而令黑狐更加瘋狂,就在焦翼心裡哀嘆的時候,兩瓣比火還燙的嘴唇吻住了他。

就是這一吻,令焦翼苦苦堅守的防線瞬間崩塌。

憋在心裡的谷欠念,洪水猛獸般爆發出來,所有的顧慮都被拋到腦後,熱烈回應著黑狐,很快又由被動回應變成主動索取,而他的雙手也瘋狂而粗暴地在黑狐身上遊走。

到了後來,焦翼已完全進入一種癲狂的狀態,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只是隱隱感覺像是做了一個夢。

在夢中,他依稀記得他和黑狐都在奮力馳騁,兩個人都奉獻出了前所未有的激情,焦翼體驗到了從未有過的酣暢淋漓。

夢醒來的時候,焦翼還在對夢中的場景留戀不已,還想再去做一次那個痛快酣暢的夢。

焦翼伸出手臂,要去尋覓那個火山爆發般激情四射的軀體,但他卻摟了個空。

焦翼心裡不由一陣空虛而失落,難道那個無比真實的夢,真的只是一個虛無縹緲的幻境?

突然,焦翼心裡悚然一驚。

昨天晚上,為了慶祝黑狐恢復容貌,兩人喝了些酒,後來,黑狐迷失了,焦翼也迷失了,兩人一起進入一個離奇的夢境不,那不是夢!

真也罷,幻也罷,胭脂淚姐姐她去哪兒了?

難道她醒來之後,發現跟自己做了不可換回的事,一個人離開了?

焦翼心裡一痛,猛地坐了起來。

跟著,焦翼就發現,自己是睡在卧室里,身上還蓋著一條柔軟而溫暖的棉被。

至於是怎麼進卧室來的,焦翼完全記不起來了,他只記得那徹底釋放的激情時刻。

焦翼的目光,馬上又移到窗邊那個席地而坐的身影上,雖然是背對著自己的,但他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那是黑狐。

看到黑狐還在,焦翼空虛的心瞬間又變得充實,同時又有些忐忑,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黑狐。

聽到焦翼弄出的動靜,黑狐轉過身來。

在焦翼的意料中,黑狐應該跟他一樣尷尬一樣失措的,但令他懵逼的是,黑狐的神色異常平靜,跟平時一樣澈亮而清冷。

原本焦翼十分確定,昨夜那個激情四射的夢境,就是一場真實的發生,但看了黑狐那平淡如常的神情,焦翼不禁懷疑起自己的判斷。

無論是冷如冰山的凌冰,還是主動爬到自己床上的何紅蕊,在真正成為自己的女人之後,第二天醒來都難免羞澀,但同樣的表情,在黑狐臉上完全沒有,就跟昨夜的事從未發生過一樣。

但焦翼馬上又極其堅定地確定,昨晚的夢,絕對是真實的存在,被窩裡還有著某種混合液體的特殊味道,被子上的殘留物,也證明了昨天晚上的事。

還有,黑狐的眼神雖跟往常一樣冷傲,但冷傲中那絲嫵媚,無論如何也掩藏不住。

「胭」

「你醒了?」焦翼剛說出一個字,黑狐就打斷了他的話。

黑狐的聲音,比平日多了兩分溫柔,焦翼卻聽得心裡一寒。

黑狐的語氣確實要少了些孤傲,但焦翼聽得出來,黑狐的聲音中帶著一種從心裡透出來的冷淡。

黑狐站了起來,邁著碎小的步子,「天已經亮了,你既然醒了,就起來了吧,我去浴室洗洗臉。」

焦翼更是心裡一沉,黑狐說是去浴室洗臉,但焦翼豈會不知道,她是在迴避他起床穿衣。

剛剛充實的心,又一下變得空虛起來,你我都已經那樣了,你還用得著迴避我?

果然,胭脂淚姐姐雖有以身相報的打算,但在昨晚稀里糊塗就發生了那樣的事,她還是不能接受。

表面上裝得若無其事,那隻不過是因為自己幫了她太多,她就算心裡不開心,也不會在臉上表現出來。

眼看黑狐已走到浴室門口,焦翼心裡劇痛,呼道:「胭脂淚姐姐」

黑狐站住,卻沒有轉身,也沒有說話。

焦翼更是惶惑,昨夜的歡愉,徹底被悔恨憤怒取代。

都是那該死的酒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