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百零七章雲嵐宗

第一百零七章雲嵐宗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雲嵐宗,作為加瑪帝國數一數二的龐大勢力,其宗門直接設置在距離帝國都城僅有十多里距離的一座雄偉山巒之上,因雲嵐宗之名,此山故又被稱之為雲嵐山。^泡書吧^去看最新小說^

雲嵐山山勢陡峭,三面臨崖,僅有一條道路可通山巔,可謂是一處易守難攻的險地,而且滿山上下,都有雲嵐宗的弟子嚴密巡邏,整個山巒,儼然是一座小型的要塞。

在距離雲嵐山山腳僅有兩里之外,有著帝國所駐紮在此處的五萬鐵騎,雖名為守衛都城,可任誰都能看出,這是帝國的統治者,在防備著這頭臨近都城的猛虎。

雲嵐宗後山山巔,雲霧繚繞,宛如仙境。

在懸崖邊緣處的一塊凸出的黑色岩石之上,身著月白色裙袍的女子,正雙手結出修鍊的印結,閉目修習,而隨著其一呼一吸間,形成完美的循環,在每次循環的交替間,周圍能量濃郁的空氣中都將會滲發出一股股淡淡的青色氣流,氣流盤旋在女子周身,然後被其源源不斷的吸收進身體之內,進行著煉化,收納…

當最後一縷青色氣流被女子吸進身體之後,她緩緩的睜開雙眸,淡淡的青芒從眸子中掠過,披肩的青絲,霎那間無風自動,微微飛揚。

「納蘭師姐,納蘭肅老爺子來雲嵐宗了,他說讓你去見他。」

見到女子退出了修鍊狀態,一名早已經等待在此處的侍女,急忙恭聲道。

「父親?他來做什麼?」

聞言,女子黛眉微皺,疑惑的搖了搖頭,優雅的站起身子,立於懸崖之邊,迎面而來的輕風。將那月白裙袍吹得緊緊的貼在女子玲瓏嬌軀之上,顯得凹凸有致,極為誘人。

目光慵懶的在深不見底的山崖下掃了掃,女子玉手輕拂了拂月白色地裙袍,旋即轉身離開了這處她專用的修鍊之所。

寬敞明亮地大廳之中。一名臉色略微有些陰沉地中年人。正端著茶杯。放在桌上地手掌。有些煩躁地不斷敲打著桌面。

納蘭肅現在很煩躁。因為他幾乎是被他地父親納蘭桀用棍子攆上地雲嵐宗。

他沒想到。他僅僅是率兵去帝國西部駐紮了一年而已。自己這個膽大包天地女兒。竟然就敢私自把當年老爺子親自定下地婚事給推了。

家族之中。誰不知道納蘭桀極其要面子。而納蘭嫣然現在地這舉動。無疑會讓別人說成是他納蘭家看見蕭家勢力減弱。不屑與之聯婚。便毀信棄喏。

這種閑言碎語。讓得納蘭桀每天都在家中暴跳如雷。若不是因為動不了身地緣故。恐怕他早已經拖著那行將就木地身體。來爬雲嵐山了。

對於納蘭家族與蕭家地婚事。paoshu8說實在地。其實納蘭肅也並不太贊成。畢竟當初地蕭炎。幾乎是廢物地代名詞。讓他將自己這容貌與修鍊天賦皆是上上之選地女兒嫁給一個廢物。納蘭肅心中還真是一百個不情願。

不過,當初是當初,根據他所得到的消息,現在蕭家的那小子,不僅脫去了廢物的名頭,而且所展現出來的修鍊速度,幾乎比他小時候最巔峰的時候還要恐怖。

此時蕭炎所表現而出的潛力,無疑已經能夠讓得納蘭肅重視。然而,納蘭嫣然的私自舉動,卻是把雙方的關係搞成了冰冷地僵局,這讓得納蘭肅極為的尷尬。

按照這種關係下去,搞不好,他納蘭肅不僅會失去一個潛力無限的女婿,而且說不定還會因此讓得他對納蘭家族懷恨在

只要想著一個未來有機會成為斗皇的強者或許會敵視著納蘭家族,納蘭肅在後怕之餘,便是氣得直跳腳。

「這丫頭。現在膽子是越來越大了…」

越想越怒。納蘭肅手中的茶杯忽然重重的跺在桌面之上,茶水濺了滿桌。將一旁侍候的侍女嚇了一跳,趕忙小心翼翼的再次換了一杯。雲嵐宗,怎麼不通知一下焉兒啊?」

就在納蘭肅心頭髮怒之時,女子清脆的聲音,忽然地在大廳內響起,月白色的倩影,從紗簾中緩緩行出,對著納蘭肅甜甜笑道。

「哼,你眼裡還有我這個父親?我以為你成為了雲韻的弟子,就不知道什麼是納蘭家族了呢!」望著這出落得越來越水靈的女兒,納蘭肅心頭的怒火稍稍收斂了一點,冷哼道。

瞧著納蘭肅不甚好看的臉色,納蘭嫣然無奈的搖了搖頭,對著那一旁的侍女揮了揮手,將之遣出。

「父親,一年多不見,你一來就訓斥焉兒,等下次回去,我可一定要告訴母親!」待得侍女退出之後,納蘭嫣然頓時皺起了俏鼻,在納蘭肅身旁坐下,撒嬌般的哼道。

「回去?你還敢回去?」聞言,納蘭肅嘴角一裂:「你敢回去,看你爺爺敢不敢打斷你地

撇了撇嘴,心知肚明地納蘭嫣然,自然清楚納蘭肅話中的意思。

「你應該知道我來此處地目的吧?」

狠狠的灌了一口茶水,納蘭肅陰沉著臉道。

「是為了我悔婚的事吧?」

縴手把玩著一縷青絲,納蘭嫣然淡淡的道。

看著納蘭嫣然這平靜的模樣,納蘭肅頓時被氣樂了,手掌重重的拍在桌上,怒聲道:「婚事是你爺爺當年親自允下的,是誰讓你去解除的?」

「那是我的婚事,我才不要按照你們的意思嫁給誰,我的事,我自己會做主!我不管是誰允下的,我只知道,如果按照約定。嫁過去的是我,不是爺爺!」提起這事,納蘭嫣然也是臉現不愉,性子有些獨立地她,很討厭自己的大事按照別人所指定的路線行走。即使這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