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百一十六章冰靈焰草

第一百一十六章冰靈焰草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行走在幽靜而黑暗的山洞之中,淡淡的寒意,繚繞在周身,安靜的通道中,只有著兩人細微的腳步聲。

周圍陰暗的壞境,讓得小醫仙雙臂不自主的互相抱了抱,抬頭望了望前面緩緩行走的蕭炎,略微遲疑,旋即快走了幾步,緊緊的跟在他後面,在這種壞境下,也唯有面前的少年,能讓她多出幾分安全感來。

在這般安靜的氛圍中行走了足足十來多分鐘,就在小醫仙實在有些受不了這種寂靜得能讓人發瘋的黑暗之時,面前的少年,卻是忽然的頓下了腳步。

「啊…」身體收力不急,最後撞在了蕭炎的後背之上,兩團柔軟的挺翹,在壓力的作用下,頓時在蕭炎背上被壓縮成了兩團軟軟的小圓球。

親密的接觸,讓得小醫仙俏臉緋紅的急退了一步,羞惱道:「你幹嘛啊?」

先前的那番柔軟接觸,同樣也是讓得蕭炎重重的呼了一口氣,乾咳了一聲,指向面前的一處散發著淡淡黃色光芒的石門,無奈的道:「沒路了。」

聞言,小醫仙黛眉微蹙,上前兩步,望著石門,沉吟道:「石門之後,應該便是我們的目的地了吧,既然這位前人會在此處鑄造山洞,我想,他應該不會造出無路可進的局面。=^泡^書^吧^首發==」

蕭炎走上前來,手掌摸了摸石門,測驗了一下其厚度,緩緩搖了搖頭:「石門很厚,恐怕至少需要一名斗師強者,才有可能將之強行擊破。」

「就知道用蠻力,看石門上的黃色光芒,這裡明顯被設置了土系機關術。只要細心一點,想要打開,並不困難。」白了蕭炎一眼,小醫仙縴手觸著石門,然後緩緩的移動了起來。

「你懂得機關術?我記得那似乎是木系斗者或者土系斗者所擅長的吧?」瞧著小醫仙嚴肅的俏臉,蕭炎不由得好奇的問道。

「只是看過一些有關機關術地書籍罷了,算不上精通,不過用來探測一下倒沒什麼問題。」小醫仙隨意的回答著。手上的動作,卻是依舊保持著平緩。

微微點了點頭。蕭炎不再打擾她的探尋,目光從石門上移走。藉助著微弱的火光,上下打量著四周的石壁。

石壁之上,有著一些隱約的刻痕,雖然現在刻痕已經模糊,可蕭炎還是能夠看出其上的一些人影。想來,這些人影。應該便是山洞主人地留印了吧。

「找到了!」就在蕭炎觀察石壁之時,小醫仙欣喜的輕聲,讓得他趕忙移過目光。^^首發^泡^書^吧^^^

石門之旁,小醫仙已經蹲下了身子,一隻縴手,觸摸著石門之下地一塊小小凸點,手指微微下按,一陣嘎吱的聲響,便是在山洞之中緩緩地響了起來。

望著那逐漸上移的石門,蕭炎重鬆了一口氣。對著小醫仙豎了豎拇指。

隨著石門的上移。淡淡的毫光從石門內部散發而出,將附近的黑暗。全部驅逐一空。

看著那光明大顯地石門內部,小醫仙微微笑了笑,卻是退後了兩步,然後對著蕭炎揚了揚雪白的下巴,輕笑道:「喏,進去吧。」

聳了聳肩,蕭炎從地上撿起幾塊石頭,將之狠狠地投進石門之內,見到沒有什麼反應後,這才略感放心。

「你還真是個小心得過了頭的傢伙。」望著這時候還不忘謹慎的蕭炎,小醫仙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多謝誇獎。」毫不在意的淡淡一笑,蕭炎這才邁著步子,小心的對著石門之內行去。

瞧著蕭炎舉步而進,小醫仙也是緊緊的跟上。

兩人踏進石門,眼前的視線,驟然變得寬闊了起來。

石門之內,是巨大的石室,石室看上去有些簡樸與空曠,牆壁之上,鑲嵌著照明所用的月光石,在石室中央位置,有一處座椅,座椅之上,一具枯骨坐立其上,深陷地骷髏頭,掉落在慘白地大腿骨處,這種模樣,在這安靜的氛圍中,看上去很有些陰森地味道。

在座椅前方,擺設著一方頗有些寬長的青石台,在青石台上,三個被鎖上的石盒,整齊的擺放。

另外,在石室的三個角落中,竟然堆放了不少金燦燦的金幣與其他珍惜的財物,這般大的金幣數量,恐怕不下於幾十萬的數量。

財寶與金錢,蕭炎並不缺少,而且這些財寶的原主人,也是這般的將之隨意擺放,看來同樣沒有將這些黃白之物,太過看重。

將目光從金燦燦的黃金上移開,蕭炎的目光,停留在了最後的一處角落,臉龐上,浮現淡淡的喜意。

在最後的角落中,被用泥土堆起了一個小花壇,花壇之中,各種各樣的花草種植其中,一股異香,繚繞其中。

望著這些花草,蕭炎與小醫仙幾乎同時的快走了幾步,別人雖然不認識這些東西,可他們卻是心知肚明,這些看似普通的花花草草,論起價值來,可是要比那幾堆金幣,要實在與貴重得多。

「紫藍葉,白靈參果,雪蓮子…」

美眸獃獃的望著小小的花壇,一個個代表著珍稀難尋的高級藥材名字,從小醫仙紅潤的小嘴中,偷偷的蹦了出來。

「冰靈焰草!」

目光在小花壇中移過,蕭炎眼瞳驟然一縮,最後死死的盯著花壇中央位置的一株白紅交替的草葉。

這株草葉分白紅兩色,白色的枝幹上面,覆蓋著點點類似冰晶狀的物體,而在那火紅的草冠之上,卻是猶如一團火焰在騰燒一般,兩種截然相反的顏色與屬性,卻是奇異的生長在一株植物之上,當真是神奇之極。

淡淡的霧氣,繚繞在這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