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百一十七章飛行鬥技鷹之翼

第一百一十七章飛行鬥技鷹之翼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拿著鑰匙來到石桌之前,蕭炎再次摸了摸那泛著溫熱的金屬鎖,偏過頭,望著那已經將藥草完全挖掘起來的小醫仙,笑道:「快過來吧,免得我私自打開了會被你說成想獨吞。」

「算你還有點良心。」

皺了皺俏鼻,小醫仙抱著懷中十多個小瓶子,然後將之放在石桌之上,最後有些戀戀不捨的從中挑出六個玉瓶,遞向蕭炎:「喏,這些是你的。」

笑著接過玉瓶,蕭炎瞟了一眼,便是收進了納戒之中,反正冰靈焰草已經到手,其他的一些藥草雖然珍稀,可對現在的他,卻沒多大的用處。

沖著小醫仙揚了揚手中的三枚黑色鑰匙,蕭炎笑了笑:「那我打開了哦?」

「開吧!」白了蕭炎一眼,小醫仙迅速的將玉瓶收進懷中,頓時,纖細的柳腰變得豐滿了許多。

望著石盒,蕭炎舔了舔嘴唇,隨意的從三枚鑰匙中選出一個,然後抓起鎖孔,小心翼翼的探了進去。

「不是這個…」鑰匙只探了半點距離,便是被阻攔了下來,蕭炎聳了聳肩,將之抽出,再次換了另外一枚鑰匙。

「又錯。」

無奈的搖了搖頭,蕭炎緊緊的握著最後一把鑰匙,再次將之插進鎖孔之中,然後謹慎的緩緩移動著。

望著那越探越深的鑰匙,蕭炎與小醫仙都是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空蕩的石室之內,只有著鑰匙在金屬鎖孔中移動時而發出的細微聲響。

「咔…」驟然間在石室內響起的輕微脆響聲,讓得蕭炎手掌凝固而下。

「打開了。」望著那彈射而回的金屬扣,蕭炎鬆了一口氣,笑道。

「快打開吧。」小醫仙也是臉頰含喜,有些迫不及待的催促道。

蕭炎白了一眼急切的小醫仙,卻是拉著她退後了幾步,手掌微曲。然後猛然擊出,一股強猛的勁氣自掌心中噴薄而出,將那石盒的蓋子,掀了起來。

蓋子掀開,蕭炎等待了片刻,見到並未有什麼反映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對著一旁雙臂抱在胸口,冷眼望著自己地小醫仙聳了聳肩:「小心點沒壞處。」

「若是把你丟在魔獸山脈。我想你一定能活得比在外面還快活,因為就算是那些魔獸。也沒你這般小心。」小醫仙撇嘴道。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摸了摸鼻子,蕭炎含笑道。

恨恨的剮了一眼這臉皮厚到極點的傢伙。小醫仙走向石桌,目光投向打開的石盒內,微微一愣,旋即俏臉欣喜的伸出玉手,從中取出了一卷彩色的古樸捲軸。

「這是什麼?」好奇的湊過頭來。蕭炎問道。

「一本記載如何配置毒藥的毒經。」小醫仙將彩色捲軸翻過來,笑吟吟地道。

「毒經?」驚詫的挑了挑眉。蕭炎從小醫仙手中將捲軸取過,來回地翻看了一下,望著七彩捲軸側面所寫的幾個小字,驚異道:「七彩毒經?竟然還真有這種專門配置毒藥地東西,難道留下這些東西的人,也是一位醫師不成?」

在鬥氣大陸,一般只有醫師才會弄一些毒藥來防身,而大陸上,一般稱這種人為毒師,不過毒師的地位。比起煉藥師來。卻是要差上許多。

「或許吧,這東西。你可不能和我搶,因為天生屬性的緣故,我不能成為煉藥師,所以也只得依靠這些東西了。」說到此處,小醫仙俏臉上浮現一縷黯然,顯然,她心中最希望的,是成為一名煉藥師,而非一名讓人又厭又懼地毒師。^^首發^泡^書^吧^^^

望著黯然的小醫仙,蕭炎笑了笑,將七彩捲軸遞迴去,笑道:「這東西固然不錯,不過想要精通,可得花費不少精力,光是煉…鬥氣就已經讓我精疲力竭,我可不會傻著再去沾這些東西,貪多可嚼不爛。」

「謝謝。」

聽著蕭炎這般說,小醫仙心中鬆了一口氣,沖著前者感激地點了點頭。

「你手上的東西,應該可以收起來了吧?我這人雖然算不得什麼正人君子,不過至少現在和你是同伴關係,獨吞這種事,我做不出來。」望著將七彩捲軸收起的小醫仙,蕭炎微微一笑,忽然淡淡道。

俏臉微微一愣,旋即浮現一抹尷尬,小醫仙玉手攤開,一袋小小的綠色粉末,正被握在其中。

「我…」被蕭炎逮了個正著,小醫仙俏臉微紅,吞吞吐吐的說不出話來。

「算了,你畢竟是個女子,和我單獨來尋寶,弄點防備,倒也沒什麼。」聳了聳肩,蕭炎倒是無所謂的笑道。

「謝謝。」再次感激的道了一聲謝,小醫仙趕忙把手中的綠色粉末收了起來。

摸了摸臉龐,蕭炎再次將目光投向第二個石盒,將鑰匙插進,然後慢慢的探索著。

「你那綠色藥粉有什麼用?」手中的鑰匙緩緩地探身著,蕭炎隨口問道。

「這是用醉龍草與其他幾種具有催眠效果地藥草混合而成的,只要被吸入了體內,便能讓得人沉睡半天時間,不過,這些藥粉都只是簡單地毒藥,只要實力稍強點的人,都能用鬥氣把毒性壓制甚至逼出體內。」小醫仙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還好不是什麼致命的毒藥,算你沒心狠到那地步。」蕭炎撇了撇嘴,手中動作微微一頓,咧嘴一笑:「開了。」

隨著蕭炎的音落,那緊閉的石盒,便是緩緩的張合而開。

在石室內月光石的照射下,石盒內部的東西,在蕭炎與小醫仙的注視下,被一覽無遺。

「又是捲軸?」望著那被擺放在盒子之內的一卷黑色捲軸,蕭炎眉尖頓時一挑。

伸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