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百二十二章地階鬥技焰分噬浪尺

第一百二十二章地階鬥技焰分噬浪尺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氣氛有些沉重的大廳,幾道人影坐於其中,那位與蕭炎有著不小瓜葛的穆力,也正好在場。

大廳的首位之上,坐著一名面目略微有些陰沉的中年男子,手指在桌面上輕輕敲了敲,他率先開口打破了屋內的沉默。

「剛才接到消息,今天派出去的搜尋隊伍,有一支兩人小隊,在魔獸山脈中部的位置,失去了蹤跡。」中年男子有些嘶啞的聲音,在屋內緩緩的響起。

「父親,他們或許是應該遇見了魔獸的襲擊吧?」隨意的笑了笑,穆力介面道,遇見魔獸身亡的這種事,在魔獸山脈很正常。

聽穆力的稱呼,這位中年男子,原來正是狼頭傭兵團的團長,穆蛇。

「若是遇見魔獸襲擊,那應該會殘留一些痕迹,不過…前去接應的傭兵,在搜索了那兩人所負責的區域之後,卻並沒有發現半點戰鬥痕迹,如果排除掉失腳掉落懸崖這種傭兵菜鳥才會犯的錯誤,我想,他們應該是受到了別人的襲擊,那些消失的戰鬥痕迹,恐怕也是那人所為。」搖了搖頭,穆蛇淡淡的道。

「你不會懷疑是蕭炎下的手吧?」聞言,穆力微微一愣,旋即搖頭道:「我與那傢伙交過手,憑他的實力,想要在他們反射信號彈之前,殺掉兩名五星斗者的傭兵…還有些不可能。「不管是不是他,明天再派一些人去那個區域謹慎的搜索一番。」穆蛇沉聲道,天性猶如毒蛇般謹慎的他,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小小的漏洞。

「嗯,也好。」攤了攤手。穆力倒是無所謂的點了點頭。

「你從山洞中搬運回來地石盒,現在打開了沒?」目光在大廳掃視了一圈,穆蛇話音一轉,忽然詢問道。

「石盒鑰匙在蕭炎手中。雖然我已經請了青山鎮最好的鎖匠來,不過,看情況,似乎希望不大。」穆力皺眉道。

「若實在不行,那便試試強行打開吧,能夠在山洞內隨意的擺放七十多萬金幣以及一些珍稀的藥草,那位前人地實力。應該不會低,他遺留而下的東西,也應該不會是普通東西。」穆蛇拳頭緊了緊。目光中掠過一抹貪婪。

「嗯。」點了點頭,穆力舔了舔嘴,低聲詢問道:「父親,關於小醫仙,你打算如何?」

「你能知道她在山洞中得到了什麼東西么?」

見到穆力無奈搖頭,穆蛇眼眸微眯,擺了擺手,沉吟道:「暫時先別動她,那女人在青山鎮名聲太響。若是貿然行動,恐怕會惹起那些獨行傭兵的反感。」

「難道就這樣讓她安穩的待在萬葯齋?」

「嘿嘿,想要過安穩日子,自然是不可能,明天讓人散播謠言,就說小醫仙在得到了某位強者的遺物,而遺物的很大可能性。便是玄階的鬥氣功法。」陰聲笑了笑,穆蛇冷笑道:「那小醫仙雖然有一身好醫術,不過自身實力太差,而且這世界上地人,可不全都是善人,總有些貪婪的傢伙,會想辦法從小醫仙手中取得那所謂的遺物…而如何應付這些人,便讓她自己頭疼去吧。」

「這招不錯,如果最後連萬葯齋也被這「遺物」給打動了心地話。那小醫仙的保護傘。也就蕩然無存了,哈哈。到時候,要抓住她,易如反掌而已。」穆力嘴角泛起一抹得意,大笑道。

微微點了點頭,穆蛇手掌輕輕摸著耳朵下方的一處傷疤,淡淡的道:「小醫仙沒有什麼威脅,我最擔心的,還是你口中那位叫做蕭炎的小子。」

笑臉滯了滯,穆力眼中閃過一抹狠厲。

「小小年齡,便能到達斗者二星之上的級別,他的潛力,很強…最讓我注重的,還是那年齡不過二十地小子,不僅沒有半點少年該有的張狂,而且竟然還能把自身真實實力隱藏得那麼深,若不是在最後的生死時刻,恐怕任誰都猜不到,他竟然能一掌將你轟退。」隨著穆蛇聲音的緩緩所敘,一抹陰冷的殺意,湧上了他的臉龐。

「這種潛在敵人,一定要在他未成長起來將他毀滅,否則,日後他的報復,我們承受不起!」手指緊緊地點在耳下的傷疤處,穆蛇寒聲道。

回想起山洞中蕭炎在絕地的險境中,竟然還能冷靜的選擇最完美的突圍方式,穆力手指便是微微一顫,擁有這種敵人,真的很讓人寢食難安。

「明天我會把搜尋的隊伍擴充一倍,而且懸賞的報酬,也會提升兩倍,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把那傢伙給尋出來!」緊緊地握著拳頭,穆力森然道。

望著那對付一個僅僅十多歲地少年,都要如此戒備的父子,大廳內地狼頭傭兵團高層,心中頓時有些嗤之以鼻,不過在面目上,他們依然是恭聲的接下了命令。

奔騰的瀑布,重重的撞擊在岩石之上,頓時,攜帶著轟雷般的悶響,便是回蕩在了小小的山谷之中。

站在瀑布之下的湖泊旁,蕭炎望著那被插在瀑布衝擊流之下的十根巨大木樁,不由得苦起了臉龐,對著身旁的葯老苦笑道:「老師,你不會想讓我去那下面修鍊吧?」

「回答正確。」微微一笑,葯老含笑道:「我早就說過,不要以為地階鬥技和玄階鬥技一般,誰都能夠學習,想要修鍊這種級別的東西,你必須達成某些所必備的條件。」

「把玄重尺給我。」伸出手來,葯老從蕭炎背上取下了那怪異的黑色重尺。

本來在蕭炎背上重如千斤的重尺,到了葯老手中,卻只不過是讓得他的手臂微微下沉了一點,揚了揚巨大的黑尺,葯老笑眯眯地問道:「看過真正的地階鬥技么?想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