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百二十三章報復開始第一更

第一百二十三章報復開始第一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轟隆隆…」

巨大的瀑布聲響,在山谷中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響徹著,濕潤的水氣,讓得小山谷與外界的炎熱幾乎完全隔絕。

奔騰如銀龍的瀑布之下,著上半身的少年,正咬緊著牙關,緊握著手中巨大的黑色重尺,不斷的劈砍著面前的激流,每一次黑尺的揮劈,都將會濺起漫天水花。

雙腳猶如灌木的根莖一般,死死的粘在木樁之上,蕭炎的身體表面,淡黃色的鬥氣,若隱若現,每當水流砸在身體之上時,總會有著淡淡的霧氣騰起。

重尺想要劈砍進水流之中,必須花費極為龐大的力氣,而已經在木樁上堅持了一段時間的少年,現在每一次重尺的揮動,手臂上的肌肉,都將會傳來一陣陣酸麻的劇痛。

咬著牙關,蕭炎腳跟逐漸的發軟,終於,在下一次的劈砍中,兇猛的水流,終於是嘭的一聲,將已經接近極限的他,從木樁之上撞進了下面的湖泊之中。

「噗。」從湖面上鑽出腦袋,蕭炎吐了一口湖水,搖了搖眩暈的腦袋,然後遊動著近乎已經麻木的身體,艱難的游向岸邊,在到岸之後,全身軟綿綿的癱倒在了冰涼的石面之上,酸麻的肌肉,讓得他根本不想動彈分毫。

「喏,吃點吧。」一條被烤得香噴噴的烤魚,從身後遞過來,在蕭炎面前揚了揚。

睜開眼來,深嗅了一口香氣,蕭炎肚子頓時咕咕的叫了出聲,艱難的移動著身體,斜靠著巨石,這才接過烤魚,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望著蕭炎的模樣,葯老笑了笑,目光在瀑布下的十根木樁上掃過。笑道:「還不錯,這才五天時間,竟然便能在第三根木樁上堅持這麼長的時間。」

嘴中包滿著食物,蕭炎只得含糊的嘟囔了幾聲。

「最近這裡地地方。傭兵出現地頻率似乎越來越高了。」坐在蕭炎身旁。葯老似是隨意地道。

微微一愣。蕭炎眼眸緩緩眯起。用力地咽下嘴中地食物。冷笑道:「看來是狼頭傭兵團察覺到了什麼吧。」

「按照他們地速度。恐怕頂多再有一月時間。應該便能發現這處小山谷。看來。得再加快一點進度才行啊。」摸了摸下巴。葯老淡淡地笑道。

「怎麼加快?」聞言。蕭炎疑惑地眨了眨眼。現在他地修鍊速度已經算是高速了。難道還能提升成?

「地確還能加快。不過…使用這東西。卻是要吃不少地苦頭。」葯老坦白道。

「我這段時間吃地苦還少了么?」翻了翻白眼。蕭炎撇嘴道。

「呵呵,也是…」笑眯眯的點了點頭,葯老拿出蕭炎的那枚納戒,然後慢騰騰的從中取出十多隻透明的玉瓶,玉瓶之中,裝滿著一種紅色的液體,看上去竟然猶如鮮血一般粘稠。

「這是什麼?」好奇地盯著這陌生的東西,蕭炎問道。

「焚血!」葯老拿起一支玉瓶。輕輕搖了搖,微笑道:「這是我用二十三種各不相同的火屬性藥草以及三種二階火屬性魔獸地鮮血配製而成,如果要算品階的話,這應該能說是四品丹藥。」

「四品?」蕭炎眉尖挑了挑,這種品階的丹藥,可是他第一次親眼看見。

「這東西,有什麼效果?」

「這「焚血」,只對修鍊火屬性鬥氣的人有效果,而對於修鍊水屬性鬥氣的人來說。卻無疑相當於毒藥,將它敷在身體之上,能夠使得體內的鬥氣加速消耗,同時,也能加速再生,在不斷消耗與再生的僵持中,你的實力,也會逐步增強。」葯老笑了笑,目光中透著許些狡詐:「不過別高興得太早。我說過。想要用它來提升修鍊速度,你便必須吃很大的苦果。」

「什麼苦果?」望著葯老地神情。蕭炎心頭也是有些忐忑,小心翼翼的問道。

「把手伸出來。」葯老含笑將蕭炎的手臂扯了出來,然後玉瓶微微傾斜,一滴紅色液體,滴在了蕭炎手臂之上。

「嘶……」紅色液體剛剛敷上,蕭炎先是一愣,緊接著猛的吸了一口涼氣,額頭之上,冷汗頓時密布,緊咬著牙關,手臂不斷的顫抖著。

在蕭炎的感知中,那滴滴在手臂上的紅色液體,猶如一團火焰一般,不斷的釋放著灼熱的溫度,火辣辣地感覺,就如同是將手臂放在了燒得滾燙的火炭之上一般。

似是早就料到蕭炎會有這般反應,葯老淡淡的笑了笑,再次從戒指中取出一塊白玉所制的小玉牌,然後將那滴紅色液體緩緩刮開,讓得它覆蓋的面積,逐漸的擴大了許多。

隨著紅色液體面積的擴大,蕭炎手臂更是顫抖的越加厲害,手臂之上,青筋聳動著,看上去頗為恐怖。

紅色液體粘附著蕭炎的皮膚表面,一絲絲淡淡地溫熱氣息,不斷地散發而出,蕭炎的手臂,也是變得越加火紅。

這種狀態足足持續了十多分鐘,方才緩緩消退。

待得手臂上地火辣感完全褪去之後,蕭炎這才重重的鬆了一口氣,抹了一把額頭之上的汗水,再次望向面前那些小玉瓶時,眼瞳中明顯多出了幾分忌憚。

「這東西…太恐怖了。」心有餘悸的拍了拍逐漸回復正常溫度的手臂,蕭炎目光盯著葯老,滿嘴苦澀的道:「不會真要用這東西來修鍊吧?」

「沉神感受一下,手臂處流轉的鬥氣,有什麼變化?」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葯老微笑道。

聳了聳肩,蕭炎只得依言的閉上雙眸,心神迅速轉移到了手臂處的經脈中,心神略一探測,便是有些驚愕的發現,左手臂處經脈中的鬥氣,不僅比其他經脈中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