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百二十六章擊殺強烈的求推薦票

第一百二十六章擊殺強烈的求推薦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隨著背後的輕聲響起,一股兇猛的勁氣,驟然出現在赫蒙背後。

感受到這股勁氣的強橫,赫蒙臉龐一變,腳掌一蹬地,嘴中發出一聲怒喝,赤裸的後背,蒼白的顏色急速瀰漫。

「八極崩!」

心頭的冷喝聲,讓得蕭炎拳頭驟然一綳,平滑的袖子,被猛烈的勁氣震得嘩嘩作響,拳頭一縮,然後猛的探出,短短的距離,拳頭上所攜帶的兇悍力量,卻是傳出了一股尖銳的破風聲響。

身後響起的尖銳破風聲,讓得赫蒙的臉色一片駭然,這看似單薄的傢伙,竟然能夠將純粹的肉體鍛煉到這種地步?

「鐺!」清脆的聲音,在帳篷之內緩緩的回蕩著,經久不息的聲音,極為的刺耳。

蕭炎面無表情,右拳重重的砸在赫蒙的後背心處,從腳掌處泄露而出的一絲強猛勁氣,直接將立腳的地面,炸出了一個半尺的深坑。

「咔嚓…」輕輕的異響,伴隨著一絲絲裂縫,逐漸的在赫蒙背間蔓延開來,不過,只是瞬間,便是被赫蒙體內急涌的鬥氣給壓制了下來。

「我說過,憑你的實力,破不了我的防禦!」緩緩的迴轉過頭,赫蒙森然笑道。^^,泡,書,吧,首發^^

「那可不一定…」淡淡的笑了笑,蕭炎卻是收回了貼著赫蒙背間的手掌,嘴角微掀,輕聲道:「爆!「嘭…」

沉悶的聲響,從赫蒙體內驟然傳出,其臉龐上的笑意,也是迅速凝固,取而代之的,是駭然的驚恐。

「噗」一口鮮血夾雜著破碎的內臟,從赫蒙嘴中狂噴而出,他那堅硬的身體,也是全身軟綿綿的癱了下去。

望著那迅速失去生機的屍體,蕭炎淡漠的搽了搽手。然後轉身緩緩離開。

清晨地陽光,從天際灑落,透過樹枝的遮掩,稀疏的照在下方那安靜的營地之中。

寂靜的營地內,一些昏迷在地的傭兵,忽然迷茫了睜開了雙眼,緩緩的坐起身子,互相彼此相望著,半晌之後,從睡眠中清醒過來的傭兵們。心頭猛的一激靈,迅速的爬起身來,望了望寂靜地營地。然後握緊武器,對著營地中間的帳篷快速行去。

「三團長!」站在帳篷之外。一名傭兵高聲喊了一句,卻並未有絲毫的回應。

再次靜等了片刻,所有傭兵心頭泛起了一股不安,一名傭兵搶先一步,手中大刀。一把將帳篷地布簾砍斷。

布簾緩緩飄落,其內的景象。終於是出現在了所有人地眼中。

帳篷內部,赫蒙癱倒在地,雙目巨睜,臉龐之上,還殘留著一抹凝固的驚恐,地面之上,一灘已經粘稠的鮮血,不斷的刺激著眾人那已經被震撼得接近極限的心臟。

「三團長…被殺了!?」

滿臉震驚地望著帳篷內部的慘劇,眾多傭兵,都是臉色慘白地軟了下來。

「狼頭傭兵團的三團長赫蒙被人殺了!」

「聽說下手的人。正是被他們懸賞的那位少年。」

「嘿嘿。內部消息,那位叫做蕭炎的少年。已經殺了接近二十名的狼頭團員了。」

「嘖嘖,狼頭傭兵團,這次臉可真要丟光了,被一個不足二十的少年搞得這般狼狽,哈哈,看穆蛇那傢伙以後還有什麼臉面囂張?」

不知道從哪個角落跑出來的風聲,只是短短一下午,整個青山小鎮,幾乎人人都知道了狼頭傭兵團三當家被蕭炎斬殺的事情,一時間,無數道戲謔與看熱鬧的目光,都是開始匯聚向沉默中地狼頭傭兵團。

幽靜地小房間之中,聽著門外侍女的情報,屋內正在小心翼翼地配置著藥粉的白衣女子,玉手微微一顫,小瓶中藥粉的配置,頓時宣告失敗。

輕輕的搖了搖頭,白衣女子將小瓶小心放下,明眸流轉,俏美的臉頰上浮現一抹淡淡的笑容,低聲道:「蕭炎那傢伙竟然還真的採取報復了?」

玉手理順著白裙,小醫仙優雅的在椅上坐下,然後從懷中貼身衣物內取出一卷七彩的捲軸,溫柔的撫摸了一下,嘴角微翹:「能夠擊殺赫蒙,那也就是說,蕭炎現在,至少也在八星斗者左右了吧?真是恐怖的修鍊速度,這才幾個月不見呢…」

「小姐,姚先生想要見您。」門外,忽然傳來侍女柔柔的聲音。

聽著這通報,小醫仙黛眉微蹙,這姚先生,便是萬葯齋的主事人,最近幾日,至從被狼頭傭兵團傳出一些風聲後,這傢伙便是經常來找自己,其目的,自然不言而喻。

「讓他進來吧。」將七彩捲軸貼身收好,小醫仙無奈的嘆息了一聲,不管如何說,自己現在也算是寄人籬下,對於他這位主人,這些面子自然是不能不給。^^^泡^書^吧^首發^^

「呵呵,小醫仙小姐最近還好吧?」就在侍女傳話後不久,一名身著名貴長袍的男子,便是笑眯眯的走進房間,對著小醫仙含笑道。

抬了抬美眸,望著面前這位中年男子,小醫仙微微點了點頭,站起身子,轉身彎腰在旁邊的桌上斟了兩杯茶水。

坐在椅上,姚先生望著那身姿彎成美妙弧度的小醫仙,最後目光緊緊的盯著後者那窈窕纖細的柳腰,眼瞳之中,閃過一抹莫名的的光芒。

在小醫仙轉身的霎那,姚先生非常適合的收回了不規矩的目光。端著茶杯,將之輕放在桌上,小醫仙紅唇微啟,輕聲道:「姚先生找我,可是有事?」

「呵呵。」笑了笑,姚先生雙手捧著茶杯,那上面似乎還殘留著美人玉手所帶來的餘溫,手掌不著痕迹的搓了搓茶杯,抿了一口,笑道:「想必你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