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百三十五章不小心惹得禍求月票

第一百三十五章不小心惹得禍求月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您正在關注小說斗破蒼穹,書吧歡迎您,<fontcolor=red>請使用新地址訪問:.dou03.</font>

&lt/a&gt

當蕭炎從昏迷中蘇醒過來時卻是模糊的感覺到一隻溫潤的玉臂正環在自己的腰上而且自己的腦袋似乎也抵著什麼東西最重要的是他的後背正緊緊的壓縮著兩團柔軟…

心中緩緩回復清醒旋即嘴一涼大口冰涼的清水便是被有些粗魯的灌了進來由於灌水之人技術實在不怎麼樣導致蕭炎的鼻孔中也是被灌了不少。

「咳咳咳…」眼瞳猛然睜開蕭炎急忙低下頭劇烈的咳嗽著半晌後方才臉色漲紅的抬起來頭來望著身後那正端著一碗清水表情有些不知所措的蘭芝嘴角微微抽搐苦笑道:「你成心把我嗆死是吧?」

聞言蘭芝俏臉上也是閃過一抹尷尬這可是她第一次照顧人能有這成效似乎已經很不錯了。

放下手中的碗蘭芝微笑著問道:「沒事了吧?」

「沒啥大事了。」搖了搖頭蕭炎揉了揉依然有些暈眩的腦袋道:「還好來的只是一頭二階魔獸若是三階的話恐怕我就真的回不來了。」

「抱歉我也沒想到會惹出這些事來。*****」或許是因為實力的暫時封印這幾日時間蘭芝口中的道歉話語竟是多了起來這現象若是被認識她的人知曉的話恐怕會驚愕的連舌頭都吞下去。

苦笑了一聲蕭炎擺了擺手道:「算了也怪我事先沒和你說清楚。」說到此處蕭炎的肚子卻是忽然咕咕的叫了起來這讓得他不由有些尷尬。

聽著蕭炎肚中的聲音蘭芝噗嗤一笑。笑聲清脆動聽。伸出手來將想要下來準備食物的蕭炎按住。笑吟吟的道:「現在你是病人至於烤魚今天還是我來弄吧。」

「你會烤魚?」聞言蕭炎頓時將驚異的目光投向這位身份明顯頗為高貴地美麗女人。

「看了你做了兩三天至少也學會了一點吧。」微微一笑。蘭芝轉身走向石台留給蕭炎一個曼妙迷人地曲線背影。

望著那蹲在地上生火烤魚地蘭芝蕭炎也是笑了笑然後緩緩的吐了一口氣雙手結出修鍊的印結盤起腿來半晌後進入了修鍊狀態。

蹲在火堆旁蘭芝香汗淋漓的控制著烤魚的翻轉。*****偶爾回過頭望著那閉目修鍊地蕭炎不由得輕聲道:「可還從沒有人吃過我烤的魚呢。你這小傢伙竟然還敢瞧不起我…」

再次轉動了一下木柄蘭芝目光撒過石台的一些玉瓶黛眉微蹙玉手緩緩的移動著片刻後忽然抓起最靠近角落的一隻小玉瓶:「調料似乎是這個吧?」

抬起透明的玉瓶蘭芝望著其中那些白色的粉末察覺似乎和以前蕭炎所使用的差不多後方才將之傾灑在烤魚之上。

一聲清脆地笑聲。讓得蕭炎從修鍊狀態中退了出來。一睜眼望著擺在面前那泛著許些焦炭般的烤魚。嘴角嘴角一扯抬頭望著美眸正盯著自己的蘭芝不由得乾笑道:「這就是你烤地魚么?」

「這可是我第一次烤的食物就算是不好吃你也得吃完不然等我回復了…」望著蕭炎的表情蘭芝紅唇微翹揚了揚自己手上的一條烤魚淡淡的話語中威脅意味不言而喻。

「大姐我可是病人你不給最好的照料就罷了還這般毒害我?」聞言蕭炎頓時哀嚎了一聲不過蘭芝對此卻是不加理會自顧自的咽下小塊魚肉旋即黛眉微蹙顯然她對自己的手藝也是不太滿意。**

瞧得自己被無視蕭炎只得無奈的搖了搖頭心中念叨著自己百毒不侵之後一口咬了上去。

滿嘴的焦炭將嘴唇印得有些黑不過蕭炎卻是無可奈何咬著牙把嘴中地食物都吞了下去不過當他吃掉大半個烤魚之時眉頭卻是緩緩地皺了起來身子也是有些不自在的扭了起來。

「那個…葯岩你…你有沒有察覺到一點不對勁啊?」站在蕭炎面前地蘭芝忽然俏臉嫣紅的輕聲問道。

聽得她問話蕭炎這才抬起頭顱心頭卻是不由猛的一跳只見面前亭亭玉立的蘭芝一張俏臉不知何時布滿了誘人的緋紅原本靈動的眸子此時也是變得迷離了起來蕭炎目光下移卻是現就連蘭芝那修長的玉頸也是攀上了一層粉紅。

「的確很不對勁…」苦笑了一聲因為蕭炎也是現自己的身體忽然的變得火熱了起來而且這股火氣還有主見蔓延的趨勢。**

深吸了一口氣蕭炎望著俏臉因為這怪異的一幕而出現了一抹驚慌的蘭芝然後再低頭望著兩人手中的烤魚沉吟了片刻心頭猛的一動有些口乾舌燥的問道:「你…剛才在這上面灑了什麼?拿過來給我看看。」

聽得蕭炎的話蘭芝也是察覺到問題似乎就出在兩人手中的烤魚上當下急忙從石台上將那小玉瓶拿了過來遞給蕭炎。

快的接過小玉瓶蕭炎望著那淡白的藥粉眼角頓時一陣抽搐特別是當他用手指沾了點藥粉放進嘴中之後臉龐上的表情變得格外精彩了起來。

「怎麼了?這調料有問題?」見到蕭炎這模樣蘭芝疑惑的問道。

「誰告訴你這是烤魚的調料了?」蕭炎欲哭無淚的道。「我看這和你以前使用的似乎都差不多…」此時的蘭芝似乎也明白了自己又在莫名其妙間闖了點禍聲音中不免多了一分尷尬。

長長的嘆息了一聲蕭炎卻是現小腹中升騰而起的邪火越來越烈當下小腹急忙一縮藉助著鬥氣死命的壓縮著邪火的擴散。^

「這究竟是什麼東西?」面前的蘭芝也是感覺到身體越來越燥熱恨不得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