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百三十六章救人成功求月票

第一百三十六章救人成功求月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您正在關注小說斗破蒼穹,書吧歡迎您,<fontcolor=red>請使用新地址訪問:.dou03.</font>

&lt/a&gt

兩條舌頭在蕭炎嘴中不斷的糾纏著一□□□快感不斷的侵蝕著蕭炎的心靈手臂越來越用勁似乎是想要將懷中的女人融進身體一般。

隨著體內慾火的膨脹蕭炎迷糊之間一隻手掌不由自主的攀上了雲芝的柳腰微微遊動然後穿過黑袍摸上了那猶如溫玉般光滑嬌嫩的肌膚。

兩人的身體這般親密接觸蕭炎與雲芝都是輕微的顫了顫呼吸逐漸急促的蕭炎手掌緩緩移上片刻後竟然是一把握住了那柔軟翹立的聖女峰。

女人的敏感地帶忽然被襲這讓得被慾火佔據神智的雲芝迅清醒了一點察覺到兩人現在的親密姿勢俏臉猛的浮現一抹蒼白閃電般的與蕭炎的嘴分離咬著銀牙艱難的低聲道:「葯岩你…你若敢對我做那事等我回復後定要殺你!」

因為慾火焚身的緣故云芝的聲音隱隱帶著幾分酥麻不過認真的話音中竟然是罕見的略微帶上了點點哭音。

雲芝的話音猶如一把重錘狠狠的砸在了蕭炎腦袋之上頓時讓得他脫離了慾火的控制察覺到自己的手掌竟然握著對方的嬌乳臉龐漲紫趕忙抽出手來體內鬥氣狂猛運轉拼了命的壓制著翻騰的慾火。***

在蕭炎壓制著體內慾火之時雲芝的神智再次被慾火侵佔玉臂環著蕭炎的腰玉頰不斷在他的胸膛上摩擦著不過就在神智即將再次退散之時雲芝美眸中忽然滴下晶瑩的淚珠。模糊的聲音從那誘人紅唇中傳出:「葯岩我若□□□必先殺你然後自殺!」

晶瑩剔透地淚珠順著臉頰一路滑落最後掉在蕭炎胸膛之上冰涼的感覺讓得蕭炎嘴角浮上一抹苦澀輕嘆了一口氣。心頭出聲問道:「老師別裝死了怎麼解除這破東西的藥力?」

「嘿嘿這可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哦?這女人恐怕在加瑪帝國的地位恐怕極高你若是…」葯老戲謔的笑聲在蕭炎心中響起。

「別玩了她不是那種誰要了她身子就會跟著誰走的女人剛才你也聽見了若我真是趁人之危她醒後。第一個殺的就是我。」蕭炎苦笑著搖了搖頭低頭望著美眸迷離俏臉酡紅地高貴女人輕聲道:「我能察覺到。^^她不是在說笑以她的性子恐怕真幹得出。」

「唉多好的機會啊…」葯老似是有些惋惜的嘆了一口氣然後無奈的道:「你將鬥氣匯於手掌然後替她按摩小腹大腿以及脖子下的幾處穴位至於穴位的位置。你應該清楚。」

「呃…」聽著這幾個位置蕭炎眼角微微抽搐為什麼位置都在女人的敏感地帶?「老師。你可別亂來啊人命關天啊。」抹了把汗蕭炎苦笑著問道然而當話問出之後葯老卻是再次保持下了沉默無奈蕭炎只得一咬牙彎身把雲芝懶腰抱起然後輕放在石台之上。

此時的雲芝已是衣裙半解。大片春光不斷泄露而出。極為的刺眼而蕭炎。則更為凄慘不但要壓制住體內翻騰地慾火還要在這半裸的美人面前裝成聖人。

雙掌緩緩探出將鬥氣附於其上蕭炎深吸了一口氣低下頭對著神智模糊的雲芝輕聲道:「得罪了。」說完之後蕭炎不再遲疑雙手迅的解開雲芝身上地黑袍直到露出了半截雪白酥胸之後方才趕緊停止。

蕭炎目不斜視伸出三根手指輕輕按在那玉頸之下嬌乳上方半寸的位置緩緩撫動。

隨著鬥氣逐漸的入體雲芝俏臉上的酡紅也停止了擴張的趨勢俏鼻中隱隱的誘人呻吟聲也是弱了許多。

見到果然有效蕭炎精神微振體內鬥氣更是急忙湧上手掌在此處按摩了將近幾分鐘之後蕭炎目光微微下移停留在了雲芝小腹位置對於這比上面位置更敏感的地帶蕭炎嘆了一口氣然後再次解開黑袍。

此次的黑袍解開直接是讓得那兩團挺翹地嬌乳失去了束縛調皮的裸露在了空氣之中。

咽了一口唾沫蕭炎手指觸上那平坦如玉般的小腹然後輕輕遊動著在這般親密地接觸中蕭炎自然是忍不住的有些心蕩。

隨著小腹位置鬥氣的輸入雲芝俏臉上的酡紅也逐漸減退著泛著粉紅的肌膚也是緩緩的回復著正常的雪白。

小腹按摩了幾分鐘蕭炎趕忙將黑袍撩上然後又從雲芝的□□□處將黑袍逐漸的掀上對於這種部位蕭炎可真不敢放肆在點到即止之後迅找准位置趕緊閉上眼睛用鬥氣疏解著雲芝體內的慾火。^^

在蕭炎閉目之時石床上地雲芝玉手卻是微微緊握了起來修長地睫毛不斷的顫抖著一抹似羞似怒地表情在臉頰上一閃而逝。

片刻之後蕭炎終於是大汗淋漓的移開了手掌將黑袍移下劇烈的喘著粗氣轉過頭望著俏臉已經回復正常神色的雲芝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在蕭炎鬆氣之時體內因為替雲芝壓制慾火而大量消耗的鬥氣頓時差點被慾火再次衝出臉龐漲紅著蕭炎微弓著身體望著那趟在石床上沒有絲毫防備的美麗女人他腳步忽然有些忍不住的前踏了一步低頭望著那嬌艷欲滴的誘人紅唇眼瞳中閃過一抹熾熱然後緩緩的低頭。似是感受到了那越來越近的灼熱呼吸雲芝玉手也是悄悄緊握了起來。

然而就在雲芝準備著自防之時即將到達的呼吸卻並未貼近臉頰在略微寂靜了瞬間之後一聲清脆的巴掌聲猛的在山洞中響起在巴掌聲響起後灼熱的呼吸逐漸遠離一陣有些踉蹌的腳步聲逐漸跑出了山洞。**

在腳步聲消失之後石床上的雲芝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