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百四十五章擊殺九星斗者

第一百四十五章擊殺九星斗者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您正在關注小說斗破蒼穹,書吧歡迎您,<fontcolor=red>請使用新地址訪問:.dou03.</font>

&lt/a&gt

先前還囂張得不可一世的甘慕在這電光火石間竟然便是被別人隨意的踐踏在了腳下這種幾乎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不僅卡崗幾人目瞪口呆就是連甘慕後面的幾位手下也是滿臉獃滯。

寬敞的道路之上眾多路人獃獃的望著那被少年踏在腳下的甘穆腦袋都是有些回不過神來一時間喧鬧的道路上有了片刻的死寂。

半晌之後卡崗幾人終於是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看著那將甘慕死死踏在腳下的少年面面相覷的對視了一眼這就是他所說的八段斗之氣?以他先前所爆出來的度與力量來看這年輕的少年恐怕實力不會遜色於甘慕的九星斗者實力。

「唉看來我們似乎都走眼了。」搖了搖頭卡崗苦笑著嘆道現在看來這位少年明顯是隱藏了實力。

躲在卡崗身後的苓兒同樣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震了一震眼睛盯著那輕易的將即使是自己的父親也不可能打敗的甘穆踏在腳下其心中的震撼不言而喻她沒想到那被自己接連著嘲諷了一整天的少年實力竟然是這般強橫。

想起自己對其的態度苓兒嬌蠻的臉頰上頭一次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難怪不管自己如何嘲諷他都是猶如未聞或許在他心中自己不過是個小丑在獨自表演一般吧。

心頭輕嘆了一口氣少女望著那踏在甘穆胸膛上的少年。在清晨光輝下少年地身軀顯得頗為修長臉龐上蘊含的溫和笑意就好像他並非是在打人。而是在與好友傾心攀談一般。

盯著少年苓兒忽然偏過頭望著身旁的白衣男子木闌心中忽然覺得自己心中對他的一些崇拜情緒。似乎減弱了許多。

「咳咳…」劇烈的咳嗽夾雜和血絲從甘穆嘴中吐出。到得現在他那處於幾分迷茫狀態地腦袋終於是清醒了過來瞪著眼睛猙獰的望著上面的少年嘶聲道:「小混蛋你***知道我是誰嗎?」

「狼頭傭兵團地二團長吧?」點了點頭。蕭炎微笑道:「抱歉就是因為知道了你的身份我才找上來地。」

眼瞳微微一縮甘穆死死的盯著這名微笑的清秀面孔片刻之後。心頭猛的一動幾個月前的那張少年面孔竟然逐漸的與面前的人相融合起來當下駭然失聲道:「你是蕭炎?你不是被攆進魔獸山脈內部了么?怎麼還活著?」

甘穆這話出口周圍地人群頓時嘩然當初狼頭傭兵團傾盡全部力量將那名叫做蕭炎的少年追殺進了魔獸山脈深處沒想到今天這名少年竟然又活著從那號稱死亡絕地的山脈內部走了出來?

「蕭炎?他竟然就是那把狼頭傭兵團搞得雞飛狗跳的蕭炎?」一旁。卡崗滿臉驚愕。他沒想到自己等人。竟然和這位在魔獸山脈被傳得沸沸揚揚的名人走在一起。

「殺了他!」被當眾如此羞辱甘穆臉龐越加猙獰一聲暴喝他地那幾名屬下趕緊滿臉凶光的抽出武器然後對著蕭炎衝殺而來。

與此同時甘穆身體之上淡綠色的鬥氣迅自體內暴漲而出一對鐵拳拳頭逐漸的化為了枯木般的顏色緊緊握住然後怒喝著對著蕭炎小腿橫砸而去。

「爆步!」隨著在蕭炎心中響起的輕喝蕭炎腳掌之上淡黃能量急湧現然後重重在甘慕胸膛之上一踏身形飆射向那幾名縱馬衝來的傭兵。

「噗嗤!」爆步所產生的能量爆炸力量將甘慕胸膛上炸響洶湧的勁氣直接讓得他再次噴了一口鮮血臉色蒼白的搖晃著站起身子從背後抽出一根精鋼所制地鐵棍咬牙切齒地對著蕭炎攻擊而去。

飆射的身形瞬間穿過幾名傭兵地防守蕭炎右掌倒握著肩膀上的玄重尺猛然一抽黑布脫落而下巨大的尺身橫砸而出頓時幾名傭兵幾乎同時的吐血倒射而出。

幾乎是兩三個回合的時間蕭炎輕易的解決掉幾名實力在五星斗者的傭兵然後緩緩轉過身望著那全身泛著淡綠鬥氣手持鐵棍兇悍衝來的甘穆。

右手斜握著巨大的玄重尺蕭炎略微沉寂腳掌再次猛踏在地面之上一聲爆響身形暴射而出眨眼間便至甘穆面前手中玄重尺微微一緊旋即夾雜著兇悍無匹的勁氣狠狠的對著甘穆怒劈而下。

尖銳的破風勁氣讓得甘穆蒼白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一分急忙緊握著鐵棍體內的鬥氣狂涌然後避無可避的迎了上去。

「嘭!」鋼鐵相交的清脆聲響在道路之上響徹而起引人側目。

鐵棍剛剛與黑尺相接觸其上所蘊含的巨大力量便是讓得甘穆身體驟然一沉雙腳的腳背竟然也是深陷進了地面之中。

「破!」望著那咬牙僵持的甘穆蕭炎冷笑了一聲體內鬥氣再次分出一縷灌注進了漆黑的玄重尺內。

「咔…」隨著玄重尺的加力甘穆手中精鋼所制的鐵棍竟然逐漸的浮現了許些裂縫片刻之後裂縫急擴大最後在一道清脆的聲響中噶然而斷。

望著自己的武器竟然被對方硬生生的劈斷甘穆臉龐上浮現一抹駭然身體詭異的彎曲著雙腳急忙後退。

「砰!」劈斷鐵棍玄重尺繼續怒劈而下最後將地面劈出一道深深的凹痕。

瞧著甘穆閃避開了攻擊蕭炎抬了抬眼。腳掌再次猛踏地面隨著一聲爆炸聲響身形閃電般地出現在急退的甘穆身後微微冷笑右腳旋轉半圈。最後攜帶著兇悍的勁氣重重的甩踢在了甘穆後背之上。

「噗嗤。」

再次遭受重擊本來便臉色蒼白的甘穆更是變得慘白了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