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百四十六章再見小醫仙

第一百四十六章再見小醫仙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您正在關注小說斗破蒼穹,書吧歡迎您,<fontcolor=red>請使用新地址訪問:.dou03.</font>

&lt/a&gt

再次行走在人流擁擠的小鎮之上聽著周圍的喧鬧聲已經隔絕人世幾個月之久的蕭炎不禁有些感嘆人類果然是一種喜歡群居的生物若是讓自己在野外單獨的呆上個幾十年不知道還會不會說話?

笑著搖了搖頭將這莫名其妙的問題甩出了腦袋蕭炎輕拍了拍背後那再次被黑布包裹起來的玄重尺站在街角目光四處望了望略微沉吟後拉過一名路人打聽了一下萬葯齋在青山鎮的據點然後便是邁腿對著路人所指處快步行去。

轉過幾條街道喧嘩逐漸淡去蕭炎順著這條幽靜的小道緩緩的行走著片刻後一處頗為別緻的小莊園出現在了視線之內。

在莊園的門口處防守頗為森嚴竟然足足有十多名全副武裝的護衛守衛再此。

望著那些護衛蕭炎眉頭微皺他並不想驚動萬葯齋的主人微微轉了轉目光轉身來到莊園的側面在小心的張望之後悄無聲息的攀爬了進去。

溜進莊園蕭炎謹慎的躲開了一些巡邏的護衛然後再悄悄的抓了一位身穿侍女服裝的少女。

望著少女那驚恐的神色蕭炎壓低著嗓子嘶聲問道:「小醫仙是不是在這裡?」

「唔唔。」被蕭炎捂住嘴少女只能出含糊的聲音。「告訴我她在哪處房間別給我耍花招不然把你衣服扒光了丟出去!」在耳邊響起的低低威脅聲將年幼的少女嚇得眸中浮現許些淚花。當下趕忙將到達小醫仙房間的路線顫抖的指了出來。

得到了位置蕭炎將少女敲昏了過去然後藏在一處隱蔽之所。這才小心地奔著她先前所指的位置竄去。

在躲過幾波巡邏之後蕭炎順利的來到一處頗為幽靜地房間之後。悄悄的繞到前面卻是現在門口處。竟然有著四名守衛然而雖然這四人看似是在守衛不過他們偶爾掃向房間地目光卻是讓蕭炎覺得。這怎麼看起來象是在監視?

「看來她的這段日子似乎也不是很好啊…」心頭輕笑了一聲蕭炎繞到房間的後面房間之後臨著一處湖泊蕭炎小心地站在木弦的邊緣然後慢慢的移向那敞開的窗戶片刻後。手掌摸索著窗緣小心翼翼地俯身鑽了進去。

腳掌悄悄的落在地面上蕭炎望著這處被布置得頗為寧靜別緻的房間心中讚歎了一聲房間之內似乎瀰漫著一種葯香的味道。

目光掃了掃在那粉紅的簾帳之後蕭炎能夠看見一個模糊的倩影向前走了幾步蕭炎掀開帘子。目光投射而進。

在一處小台之上。身著白色裙袍的女子正低頭細心的配製著藥粉。偶爾會用一隻小小地水晶條挑上一點粉末放在俏鼻下輕輕嗅著。

再次融合進了點藥粉白裙女子似是有所察覺猛然的抬起頭來然而當其目光掃到那張笑吟吟的少年臉龐時眸中的寒意方才緩緩淡去視線掃了下門外對著蕭炎輕輕招了招手。

微笑著行至小台邊蕭炎盤腿坐了下來輕笑道:「被監視了?」

「噓先別說話。」輕搖了搖玉蔥指小醫仙忽然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玉瓶然後從中滴出一滴淡紅色的液體最後輕輕的搽拭在蕭炎手掌上。

「你幹什麼?」望著小醫仙的舉動蕭炎不由得詫異的道。

「房間里的香味是一種慢性毒藥聞進體內對你不好。」小醫仙微笑道:「不過只要塗了我配製的解藥便能免疫它。」

「呃…」驚愕地搖了搖頭蕭炎苦笑道:「沒想到你竟然連自己地房間都放毒…」

笑了笑小醫仙鋝過額前的青絲有些無奈地道:「我也沒辦法啊弱女子實力不行只能採用這些旁門左道來防身咯。」

「你哪裡弱?這種下毒的手段神不知鬼不覺就是連我也差點著了道。」搖了搖頭蕭炎笑道:「外面的人?」「嗯…被監視了。」笑著點了點頭小醫仙隨意的道:「狼頭傭兵團把我得到寶物的消息散了出去這萬葯齋的主人也對那東西起了貪婪心這段時間一直想要從我手中取走七彩毒經不過都被我打可他似乎越來越有些不耐了。」

「那怎麼還不走?以你釋放毒藥的能力這裡應該還沒人能攔住你吧?」蕭炎笑問道。

「等你來救我啊。」俏臉上揚上笑容望著蕭炎那無奈的面孔小醫仙笑盈盈的道:「我要研習七彩毒經自然需要大量的藥材以作試驗這裡不正是最好的地方么?」

「不過今天我想也應該走了因為這是那傢伙給我三天期限的最後一天了。」將桌上的藥粉收集進小瓶之中小醫仙偏頭凝視著蕭炎微笑道:「你又出乎了我的意料沒想到你不僅在魔獸山脈內部活了下來而且實力還大有精進看來選擇你做盟友似乎是我最明智的決定。」

「嘿嘿僥倖而已。」笑了笑蕭炎站起身來笑道:「走吧我還想去找狼頭傭兵團的麻煩呢。」

「呵呵也算我一個吧我有今日的地步也是他們的推波助瀾如今要離開這裡了自然也要送他們一個紀念。」俏生生的站起身來小醫仙淡淡的笑道。「我來找你自然便是打的這主意。」蕭炎笑了笑小醫仙所精通的毒術即使是他也忌憚幾分能有她的相助端掉狼頭傭兵團。並不困難。

就在小醫仙開始收拾東西之時門口處卻是傳來敲門聲。一道中年人的聲音傳了進來:「呵呵。小醫仙在么?」

雖然話語中有著詢問的意思可當他話剛剛落下。便是自顧自地推開了門眼睛在房間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