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百五十七章魔核到手第三更求聲月票

第一百五十七章魔核到手第三更求聲月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您正在關注小說斗破蒼穹,書吧歡迎您,<fontcolor=red>請使用新地址訪問:.dou03.</font>

&lt/a&gt

望著身旁倒塌而下的魔獸蕭炎將手中沾滿血跡的布巾丟棄然後翻手間彈出一把匕蹲下身來自顧自的切開了魔獸的頭顱然後緩緩的翻找著。

好片刻之後蕭炎眉頭緊皺了起來無奈的搖了搖頭將匕上的鮮血搽乾淨收好站起身來對著那正盯著自己眼睛眨也不眨的眾人聳了聳肩:「看來我似乎挺倒霉什麼都沒有。」

聽得蕭炎的話眾人這才從震撼中逐漸的回過神來望著蕭炎那一無所獲的雙手卡崗也只得惋惜的搖了搖頭然後一揮手大聲喝道:「各位先幫團長解決另外一頭魔獸!」

聽著卡崗的喝聲眾位血戰傭兵也趕緊抓起手中的武器然後湧向費雷的戰場將那頭魔獸包圍了起來然後由費雷指揮著開始對魔獸進行著圍殺。

手持著重尺蕭炎斜靠著樹榦嘴中咬著草根低頭望著自己那被搽破了皮而不斷滴著鮮血的拳頭目光中卻是跳動著興奮雖然說先前一拳擊殺這頭二階魔獸是因為屬性相剋的緣故不過紫火的威力還真的遠遠出了蕭炎的意料這要是換做平常即使是自己使用上了八極崩也頂多只能傷到二階魔獸想要擊殺卻依然還是有點不可能。

手指在納戒上輕刨了刨蕭炎從中取出一枚回氣丹然後不著痕迹的塞進嘴中喉嚨滾動了一下將之吞了下去。

「唉這破功法如果再不進化我可連回氣丹都吃不起了。」感受著體內逐漸回復的鬥氣蕭炎無奈的輕聲道。

在蕭炎無聊的斜靠著樹榦之時不遠處的兩道倩影卻是緩緩對著他走了過來。

「喂蕭炎你沒事吧?」

少女嬌脆的聲音。讓得蕭炎懶散的抬起頭來目光隨意的瞟了一眼苓兒然後視線在其身旁那位魔鬼身材女子身上停留了一會便是懶懶的收了回來對於這位給他留下刁蠻印象地少女蕭炎實在是沒有多少理會的心思。所以當下不咸不淡的道:「沒事。」

被蕭炎這般平淡對待苓兒俏臉略微有些漲紅張著紅潤小嘴欲言欲止的模樣可卻偏偏說不出半句緩和氣氛的話語想來她也知道上次自己給對方留下了什麼印象。

「你手掌在流血。需要包紮一下嗎?」見到氣氛沉悶。那名魔鬼身材女子只得無奈地開口。頓時。清冷地脆聲。便是在蕭炎耳邊響了起來。

抬眼望著這名模樣頗為不錯地女子。蕭炎目光在其身上掃視了一轉。微微搖頭。同樣是有些無奈地道:「不用了。真沒啥事。」

蕭炎和先前如出一轍地平淡模樣。也是讓得晴葉微微一怔。不是她自戀。以她地容貌。還真地很少遇見這般對待。不過她也是心高氣傲之人。見到蕭炎搖頭拒絕。也就不再繼續詢問。於是。三人間地氣氛。再度變得沉悶。

沉悶地氣氛。持續了半晌之後。終於是被樹林中地一陣歡喝聲給打破了去。三人抬起頭。卻是現。原來那頭與費雷苦戰地魔獸。已經被眾人聯手擊殺。難怪他們會如此興奮。

將魔獸屍體丟下。吩咐幾名傭兵尋找挖取魔核。費雷帶著卡崗等人大笑著對著蕭炎走過來。豪邁地笑聲。將林間地飛鳥都震飛了許多:「哈哈。蕭炎小兄弟。久聞其名。可卻一直未能有幸親眼瞧見。今日還真是多謝了。」

蕭炎微笑著搖了搖頭。先是卡崗打了一聲招呼。這才對著這位看起來頗為豪爽地壯漢笑道:「我在青山鎮能有什麼好名聲?」

「嘿嘿。小小年紀連穆蛇那狡詐的傢伙都栽在了你手中這名聲可不弱至少我這血戰傭兵團沒一人能比得上你。」費雷上下打量了一下蕭炎心中忍不住再次嘆息著搖了搖頭看蕭炎先前的出手想來傳聞中穆蛇被他擊殺的消息應該的確是真的了真不知道這傢伙是怎麼修鍊的不過二十的年齡怎麼就如此變態?

隨意的笑了笑蕭炎抬頭望了眼天色無奈地道:「抱歉了那頭魔獸體內並沒有二階冰系魔核所以我只能繼續去尋找恐怕不能陪你們繼續聊天了。」

說著蕭炎便是將手中的玄重尺背在背上準備著再次進入森林尋找目標。

「十分抱歉竟然讓你白出手了一次若你不介意的話取另外一頭魔獸的魔晶吧?雖然那是一枚土屬性的。」攤了攤手費雷歉意的道。

「算了我只需要冰系的二階魔核那東西你們留著吧。」笑著擺了擺手蕭炎轉身對著密林深處走去。

「等等。」

女子清冷悅耳的聲音忽然從後面傳來讓得蕭炎止住了腳步疑惑的轉過身來望著晴葉。

「你很需要二階地冰系魔核?」微蹙著柳眉晴葉問道。

「嗯有點急。」

聞言晴葉略微躊躇了一下然後伸出玉手將修長脖子之上的掛墜緩緩的取了下來掛墜的一頭被藏在晴葉的皮衣之內隨著她的輕輕扯動掛墜被完全的扯了出來原來在掛墜的盡頭竟然吊著一枚渾圓的白色冰珠。

「這是二階魔獸冰雪螺獸地魔核你幫了我們血戰傭兵團一次那便用它做報酬吧。」有些不舍地摸了摸這枚漂亮的白色魔核晴葉將它拋向蕭炎。習慣性地伸手接住這枚白色魔核入手處一片溫涼而且或許是因為長久被藏在女子貼身部位所以竟然有著淡淡的體香殘留。

「晴葉…」見到晴葉的舉動一旁的費雷不由得叫了一聲略微沉吟後只得無奈的道:「既然你自願便隨你吧不過這是你的私物待會回去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