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百六十一章離別

第一百六十一章離別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您正在關注小說斗破蒼穹,書吧歡迎您,<fontcolor=red>請使用新地址訪問:.dou03.</font>

&lt/a&gt

從山洞上躍下谷底蕭炎目光在谷中掃了掃現那小茅屋之中***依然通明在茅屋之外身著素白衣裙的窈窕身影正坐在小椅上斜靠著門板藉助著火光低頭沉迷在手中的七彩捲軸之中。

似是聽到了響起在不遠處的腳步聲小醫仙微蹙著柳眉將視線從捲軸上移開望著那在月光的照耀下緩緩走過來的少年不由得微微一笑:「修鍊完成了么?屋內還有熱著的食物。」

聽得這般溫軟細語蕭炎心頭微微觸動了一下這番話這番場景就猶如是那久待著丈夫歸來的小妻子一般輕柔的話語中蘊含著等待與關切。

臉龐上的表情越加柔和蕭炎走得近來一屁股坐在小醫仙身旁偏頭望了望她手中的七彩毒經然後目光在那張俏美的臉頰上掃過片刻後似是現了什麼眉頭微皺有些無可奈何的輕嘆了一口氣伸出手來將小醫仙紅潤小嘴旁的一丁點難以察覺的黑色粉末搽下苦笑著搖了搖頭。

看小醫仙的這般狀態很明顯在他修鍊的這段時間她又服了毒…

望著蕭炎的舉動小醫仙俏臉先是一紅緊接著看見了他手指上的丁點黑色粉末頓時怯怯的將目光移了開去移開片刻後她又是趕緊從懷中掏出一條白色絲巾小心翼翼的將蕭炎手指上的黑色粉末全部搽凈。

「…我明天或許就得走了。」望著那搽拭著毒粉的小醫仙蕭炎忽然道。

搽拭的玉手微微一僵片刻後回復了柔軟小醫仙微微點了點頭輕聲道:「在這裡停留了這麼長的時間也的確該走了。」

「你離開這裡後打算先去哪?」沉默的氣氛持續了一會蕭炎笑問這將它打破了去。

「我想離開加瑪帝國之後。我或許會去出雲帝國看看然後四處遊歷大陸。」小醫仙強作微笑的道。

「出雲帝國…」

心中呢喃了一聲。蕭炎再次苦笑了一聲。即使他從沒去過那個帝國。※※不過他也能知道一些關於出雲帝國地消息。在那個帝國之中。毒師地數量。比其他任何帝國都要多。

「我會去塔戈爾大沙漠繼續修行。那裡在加瑪帝國地東部邊境。而出雲帝國則是在加瑪帝國地西部。所以。明天動身地話。我們便得分開了。」蕭炎揉了揉額頭。抬起頭望著天空上地星星。說道。

「哦。」微微點了點頭。小醫仙明顯情緒有些不高。低聲道:「那希望你保重吧。明天一別。就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見面了。說不定。以後地日子。我會不再回來…嗯。不過也不一定。如果日後地我。走到那人神共憤地地步…呵呵。我會回到這個小山谷。然後。等著這厄難毒體地命運終結。」

望著小醫仙那有些悲哀地光潔側臉。蕭炎微微張了張嘴。想要說點什麼。卻是吐不出話來。畢竟。聽葯老所說。當年那位擁有厄難毒體地女人。便是干出了這種驚粟地災難事件。

沉默了半晌後。蕭炎只得輕拍了拍她地肩膀。勸慰道:「不會地。雖然厄難毒體成熟後會有些可怕。不過只要你能夠多自控一些。不要一怒之下施毒殺個十幾萬人地話。應該不會有誰不長眼地來招惹你。」

苦笑了一聲。小醫仙微微搖了搖頭。卻是保持了沉默。她並沒有告訴蕭炎。如果厄難毒體一旦成熟之後。其體內地毒素會使得主人偶爾間地精神有些錯亂。如果處於那種狀態之下。小醫仙也並不能保證。會不會真地作出什麼恐怖地事情來。

輕甩了甩頭小醫仙沉吟了一會忽然在蕭炎疑惑的目光中起身走進小茅屋內片刻後小心翼翼的一個精心包裝的香袋與一個小玉瓶。

「這裡面地東西名為「落魂散」不過雖然名字有些嚇人不過並不是純粹的毒藥這是我在七彩毒經中找到的也是現今為止我能煉製的最高級藥粉。◆◆」揚了揚香袋小醫仙笑道:「這落魂散能夠散出極其刺眼的氣味而且我在裡面加了一些特別的東西如果日後你遇到你解決不了的強者可以將它撒向對方在出其不備的情況之下即使對方是一名大斗師那也將會被藥粉所釋放的刺激味道給暫時地封閉視線感官而這段時間你就趁機逃生吧。」

有些好奇的接過香袋蕭炎想要打開卻被小醫仙趕忙的阻止了下來同時把手中的玉瓶也遞了過來嗔道:「這些毒藥可不會分什麼敵我你在使用它的時候最好把我配製的解藥吃了不然你的視線功能同樣會被暫時的封閉成瞎子。」

訕訕的縮回手蕭炎小心的將兩種東西收好說不定在日後地某天還真會用上它們也說不定呢。

將這些東西給蕭炎之後小醫仙又從懷中摸索出一隻玉瓶將它丟向蕭炎道:「塔戈爾大沙漠裡面是美杜莎蛇人地地盤他們最擅長的便是蛇毒這是我煉製地解毒丸雖然不可能完全抵禦蛇毒不過一些實力不強的蛇人的蛇毒倒是能順利的解去。」

磨挲著還帶著點點溫暖溫度的玉瓶蕭炎微微一笑雖然這解毒丸對他這煉藥師來說沒多大的用處可小醫仙這番心意卻實在是讓得他有些感動。

「好了我也就這些東西了全都給你了別想再剝削我。」攤了攤手小醫仙沖著蕭炎俏皮的道。

蕭炎笑著點了點頭伸出手指在納戒上刨了刨同樣是一個小玉瓶出現在掌心中玉瓶中還裝有七枚回氣丹是先前蕭炎修鍊時所遺留而下的。

抬起手中的玉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