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百六十八章煉藥師的極品待遇求月票

第一百六十八章煉藥師的極品待遇求月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您正在關注小說斗破蒼穹,書吧歡迎您,<fontcolor=red>請使用新地址訪問:.dou03.</font>

&lt/a&gt

望著弗蘭克與奧托那滿臉的驚嘆大廳之內眾人的喉嚨都是不由自主的輕輕滾動了一下看兩人這模樣那位少年的二品考核明顯…通過了。

「真是個可怕的傢伙…」眾人面面相覷皆是在心中輕嘆了一聲十九歲的二品煉藥師這算是刷新加瑪帝國的記錄了吧?

「這傢伙…竟然真的成功了?他十九歲就到了斗師級別?這怎麼可能!」微張著紅唇琳菲驚愕的輕聲喃喃道。

一旁雪魅也是微微點了點頭這傢伙也未免太變態了吧?

瞧著大廳內滿臉震撼的眾人弗蘭克與奧托也是互相苦笑了一聲近距離的觀察蕭炎煉製了一次丹藥兩人也實在是不得不為他所表現出來的煉丹天賦感到驚嘆。

雖然蕭炎是第一次煉製考核時的藥方不過那對火候的傑出控制力卻絕不會比任何一名真正的二品煉藥師遜色而且煉藥時對於各種藥材精華部分的提煉也是拿捏得極為精準如果換成一名有著豐富煉藥經驗的二品煉藥師能有這般表現弗蘭克與奧托倒不會感到有多少驚異然而面前的傢伙可才僅僅十九歲啊…

他們當年在這個年齡時還只是在自己導師的教導下初步的學習藥材辨認呢…

「真是個讓人受打擊的傢伙…現在我是越來越好奇究竟是哪位大師竟然能夠教導出如此傑出的學生?」弗蘭克苦笑道。

「嗯雖說這小傢伙煉藥天賦極為優秀可再出色的璞玉未經精心雕琢也難以成大器…他的那位神秘導師很是了不起啊自少如果換成我倆來教導蕭炎。是絕對取不到這種效果。」奧托自嘆不如的道。

「不過他的那種紫色火焰倒的確不是異火雖然較之普通火焰要強上許多可卻並沒有異火那般霸道與妖異…」弗蘭克想起先前蕭炎的煉藥微皺著眉頭有些疑惑的道。

「呵呵。的確不像是異火不過這也沒什麼鬥氣大陸奇人異事數不勝數總有一些不被人所覺地神奇東西那紫火雖然挺強不過只是比起同階煉藥師的鬥氣火焰強上一些而已與異火相比無疑是相差太遠。」奧托笑道。

「嗯。」點了點頭。弗蘭克偏過頭。望著屋內。笑道:「小傢伙。東西收拾好了。那便出來吧。」

隨著弗蘭克地音落。蕭炎地身影緩緩地從屋內走出。輕拍了拍那身普通衣衫上沾染地一些藥粉。目光在大廳內地眾人面龐上掃了掃。微微笑了笑。

見到蕭炎望來。大廳之內地眾位煉藥師也是回以和善地笑容。雖然以他們地身份。在這黑岩城幾乎是處於頂尖地地位。平日誰見了都得恭敬地打聲招呼。然而面前少年所表現出來地煉藥天賦。卻是讓得他們絲毫不敢有所怠慢。畢竟說不得日後。這少年便是一位比弗蘭克與奧托成就還要更高地煉藥大師。

見到蕭炎出來。弗蘭克對著一名手下揮了揮手。後者趕忙快步行出大廳。片刻後。用玉盤托著一套精緻地黑色長袍走進進來。

「這是二品煉藥師地特製服飾。這種長袍地材料。在製作之前。會被放進公會培育地葯池中進行侵泡。所以。可別小看了它。穿上之後。布料中所侵泡地藥液。會與空氣接觸。而逐漸地散出奇異地味道。這種味道地效果。能使得其主人時刻保持著清醒狀態。並且。在這種味道地刺激下。人體地肌膚。會變得有些敏感。而這樣。則能使得煉藥師在煉製丹藥時。對火候地控制。要更加容易一些。」接過玉盤。弗蘭克有些得意地將這長袍地功能詳細地說了出來:「同時。它還具備免疫一些毒性地功能。再有。經過公會地特殊製作。這種煉藥師長袍地防禦力。可比一般地鎧甲還要堅固許多。若不是由於造價昂貴。不可能大批製造。不然早被帝國搶過去當軍用裝備了…」

聽著弗蘭克地這般介紹。蕭炎也是有些愕然。他可沒想到。這一件看似外表華麗地衣袍。竟然還擁有如此眾多讓人眼饞地功能。

「難怪很多煉藥師都喜歡加入煉藥師公會這種種待遇實在是很讓人心動啊…」接過黑色的精美長袍蕭炎在其上掃過只見在那胸部地位置還黏貼著一枚煉藥師徽章徽章之上古樸的葯鼎表面兩道猶如水銀般的波紋如同活物一般不斷的微微扭動著。

手掌在漆黑的黑袍上撫過那股柔軟的觸感宛如女子柔嫩的肌膚一般極為美妙。

「嘖嘖…煉藥師不愧是鬥氣大陸最高貴的職業啊光是這件長袍恐怕造價就不會低於十萬金幣。」愛不釋手的上下翻看著黑色長袍蕭炎褪去那件普通地粗布外衫然後將之套在身上頓時被黑袍貼著地皮膚就如同侵入水中一般涼爽舒適而且一股淡淡的異香也是悄悄鑽進鼻內讓得他略微有些疲憊地精神為之一振。

經過近一年的苦修蕭炎的身材也是逐漸的變得欣長雖然臉龐看上去依然有些消瘦不過如今穿上這一身得體的漆黑長袍卻竟然是隱隱有幾分飄逸的感覺臉龐上的那最後一抹稚嫩也是被完美的掩藏了下去。

望著那穿上煉藥師長袍後幾乎是猶如煥然一新的蕭炎一旁的弗蘭克與奧托也是微笑著點了點頭顯然他們對蕭炎現在的形象頗感滿意。

大廳內一直緊盯著蕭炎的雪魅與琳菲瞧得他這般變化俏臉上也是閃過一抹詫異目光流轉間卻是不可察覺的在蕭炎含笑的臉龐上多多停留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