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百七十二章煉藥師大會

第一百七十二章煉藥師大會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一百七十二章煉藥師大會

目光緊緊的望著面前的白玉盒子,蕭炎臉龐上湧現許些激動,手掌有些顫抖的伸進其中,想要將那小玉瓶握在手中。

瞧著蕭炎這般舉動,對面的古特渾濁的老眼中卻是掠過一抹戲謔。

蕭炎手掌剛剛接觸到小玉瓶,心頭便是猛的一緊,只見那觸手處,冰冷徹骨,只是眨眼時間,手掌之上竟然被覆蓋了一層薄薄的冰層,而且看這架勢,還有迅速蔓延的趨勢。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蕭炎臉se微微一變,心頭微動,體內一縷縷紫se鬥氣便是飛快的穿梭過幾道經脈,最後涌至手臂處,頓時,淡淡的紫se火焰,從蕭炎手肘處升騰而起,與那冰冷的寒氣僵持了片刻,將之緩緩的融化。

手臂微震,將上面的水漬甩去,蕭炎手掌被淡淡的紫se火焰包裹,再次對著小玉瓶抓去,此次,卻是臉se不變的將之拿了起來。

一旁,望著蕭炎手臂上騰燒而起的紫火,古特臉龐上閃過一抹訝異,失聲道:「異火?不對…」再次感受了一下紫火的威力,古特又是微微搖了搖頭,深看了面前的少年一眼,心中輕聲道:「好傢夥,我竟然看走眼了,這小子看來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啊。」

沒有理會古特的目光,蕭炎自顧自的細細打量著手掌上那不斷散發著冰冷寒氣的小玉瓶,小心翼翼的揭開瓶蓋,lou出了裡面那將近約有半瓶左右地ru白水液。在那水液之上,還能隱隱的看見有著許些結冰狀的東西,輕吸了一口從中滲發而出的寒氣,頓時身體劇烈的打了個哆嗦,體內紫火鬥氣急速運轉了片刻,方才將那縷冰寒之氣,從頭頂上逼了出去。

蕭炎伸手摸了摸腦袋之上的頭髮。愕然的發現,上面竟然已經被覆蓋了一層薄薄地冰晶。當下有些駭然咂了咂嘴,這冰靈寒泉不愧是難得一見的異寶,難怪在吞噬異火時,必須有這東西地相助,而由此思彼,蕭炎也能夠模糊的感受到,那異火的威力。究竟有多恐怖…竟然必須需要好幾種奇物的配合,才有可能增加一丁點成***率…

謹慎的打量了這冰靈寒泉好片刻時間,直到葯老在其心中將之確認之後,蕭炎這才趕忙將之放進白玉盒子之中。

「東西你已經拿到了,沒事就快走…」心疼的望著被蕭炎裝進納戒的冰靈寒泉,古特臉皮一抽,直接揮手攆人。

得到了最需要地東西,蕭炎心中也是鬆了一口氣。對著古特拱了拱手,笑道:「多謝大師成全了,ri後若是有機會,一定再來找你交易。」

「哼哼,等你有拿得出手的寶貝再來吧,不然老子可不見人。」撇了撇嘴。古特不客氣的道。

「自然,若是沒有拿得出的東西,小子也不敢來打擾您。」笑眯眯的點了點頭,蕭炎在房間里四下望了望,隨口問道:「古特大師,你這裡還有沒三階的魔核?若是有的話…」

「三階魔核?」翻了翻白眼,古特頗為鄙夷的道:「你認為我會收集那種等級地東西?」

「……」望著滿臉不屑的古特,蕭炎無語。

「小子你需要魔核?三階的我沒有,不過五階的魔核,倒是珍藏有一枚。怎麼樣?想要麼?嘿嘿。只要你再拿一瓶,哦。不,半瓶伴生紫晶源,我就換給你!」搓了搓手,古特臉龐上的不屑驟然收斂,含笑的模樣,猶如一頭jian詐地老狐狸。

「呵呵…古特大師真是愛說笑,那瓶紫晶源,可真的已經是我的全部存貨了,再多,我也是拿不出來。」gan笑著搖了搖頭,蕭炎可不是傻瓜,雖然五階魔核同樣極為珍貴,可那東西只要有實力,大多都能得到,可伴生紫晶源這種需要只有kao運氣的奇物,可不是你說得便能得到的,再有,現在他蕭炎拿著一枚五階魔核,屁用都沒,留在身上招蒼蠅啊。

「既然古特大師這裡沒有三階魔核,那小子還是順便去一趟拍賣場吧,呵呵,告辭了。」沖著古特笑了笑,蕭炎緩緩轉身,然後在古特不爽的目光注視下,拉開房門,徑直走了出去。

「小混蛋,老子才不信你的話呢…」古特一tun部坐在椅子上,眉頭有些茫然的皺了皺:「蕭炎?這名字好像在哪聽過?在哪呢…」

房間之中,身著邋遢的老者,苦惱的抓著滿頭髮絲,苦思冥想著。

……

走廊之中,聽得忽然響起地腳步聲,奧托迴轉過身,望著那臉帶笑容走出來地蕭炎,不由得有些愕然的道:「到手了?」

「呵呵,嗯。」

微笑著點了點頭,蕭炎對著奧托拱手感謝道:「今天若不是奧託大師幫忙,恐怕我還真地準備滿世界去尋找這冰靈寒泉了。」

「舉手之勞而已,這些寶貝放在這老傢伙這裡,也只是當擺設看,以他的本事,卻又用不到需要的地方上去,能使得它們落在需要的人手中,也算是做了件好事。」奧托笑著搖了搖頭,目光在面前的少年身上掃過,心中忍不住的有些驚嘆,與古特相處了這麼多年,他自然知道這老傢伙是個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本來他帶蕭炎過來,也並沒有報多大的期望,畢竟誰能夠期盼一個剛晉二品的煉藥師能拿出什麼樣的奇物…

然而面前那微笑的少年,卻是親口告訴他,東西已經到手,這實在是讓得奧托實在是有些好奇,好奇他究竟是用的什麼東西,打動裡面的那吝嗇鬼。

不過雖然心中好奇心有些濃,可奧托卻並未問出口來。他不是初出茅廬的菜鳥,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