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百七十九章葯老出手第三更

第一百七十九章葯老出手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一百七十九章葯老出手

冰寒霧氣瀰漫的環境之中,猶如是步入了一個屬於寒氣的空間一般,周圍白霧瀰漫,始終都望不見盡頭。

白霧之中,老人抬頭一臉震驚的望著半空中的少年,片刻後,臉se逐漸的凝重,低喝道:「小子,你這是何種秘法?」

無怪老人會如此震撼,雖說在這鬥氣大陸上,並不乏一些能夠如此快速提升實力的秘法,不過那些秘法的等級,至少都是在地階之上,在這鬥氣大陸上,能夠拿出這種等級秘法的人或者勢力,只有那些屈指可數的超級勢力或者隱世的超級強者,而在這些超級勢力以及超級強者眼中,加瑪帝國之內的強者,無疑只是那與明月爭光的螢火蟲一般。

「難道這小子是出自那些勢力的人?」老人心頭閃過一道有些驚恐的念頭,在那些實力極其恐怖的超然勢力的震撼之下,他已經再難以保持心中的鎮定。

「不可能!這小子雖然身懷多種奇寶,可他所xiu煉的***法,似乎並沒有超過玄階,這可絕對不像是那些勢力的作風!」雖然心中略微有些驚恐,不過片刻之後,老人便是緩緩的壓下了這抹情緒,在心中自我安慰的道。

逐漸的回復了鎮定,老人臉se凝重,gan枯的雙手微微一握,周圍冰寒的霧氣急速凝結,最後在其雙掌間凝固成了一柄通體雪白的冰槍。

用鬥氣凝化成冰槍之後,老人依然有些覺得不保險。單手飛速的結出一個印結,然後輕喝道:「冰靈甲!」

隨著喝聲地落下,周圍瀰漫的冰寒霧氣,頓時在老人身體之上構建成了一副閃爍著冰冷光澤的厚實冰甲。

老人手上的武器與身體之上的冰甲,都是完全由鬥氣所凝結而成,而這,至少需要斗靈強者才能勉強辦到。

鬥氣大陸之上。一般的人,在到達大斗師之時。便能鬥氣外放,此時,若是將鬥氣覆蓋在武器之上,便能大幅度的增加攻擊力,而當到達斗靈之後時,便能象現在地白髮老人一般,凝結出完全由鬥氣所化的武器與鎧甲。這種武器與防禦,自然遠非尋常武器鎧甲能夠相比喻。

能讓得老人如此鄭重地竭盡全力對待,由此可見,此時他心中,對忽然提升力量後的蕭炎,提升到了何種重視的地步。

無視於下方老人全副武裝的模樣,半空之中的蕭炎,從其體內散發而出的氣勢也是越來越濃郁。到得某一刻,忽然仰天一聲長嘯,長嘯聲之中,蘊含的洶湧鬥氣,竟然是將下方瀰漫地霧氣,吹散了將近大半。

望著蕭炎僅僅一聲長嘯。便將濃霧打破,老人臉se再次一變,不敢再怠慢,手中冰槍一揮,無數尖銳的冰刺在頭頂上空急速凝聚,然後帶起陣陣破風聲響,對著半空中的蕭炎飛射而去。

半空之上,嘯聲逐漸中斷,蕭炎雙翼猛的一振,身體猶如大鵬一般俯衝而下。淡淡的望著那鋪天蓋地而來的冰刺。雙手對十,然後輕輕合攏。

隨著雙掌的互相碰撞。一道無形的能量閃電般地從中擴散而出,然後,緊接著那鋪天蓋地而來的冰刺,便是咔嚓一聲…極為壯觀的在半空中化為了冰涼的白se粉末…

「這是…靈魂力量?」望著那沒有絲毫預兆便是被震成粉末的高速旋轉冰刺,白髮老人略微一愣,旋即失聲道。

沒有理會老人的驚訝,蕭炎雙翼一振,徑直閃掠在了老人上空處,手中緊握著玄重尺,豁然劈下。

此次玄重尺地揮動,幾乎是將空氣完全撕裂,重尺所過之處,居然留下了一道淺淺的黑se痕迹…

雖然這一次的攻擊並沒有先前那般有聲勢,不過在重尺揮出之時,老人的臉龐,卻是變得極其凝重了起來,他心中清楚,別看這次的攻擊不聲不響,可其所蘊含的破壞之力,根本不是蕭炎先前的攻擊能夠相比喻…

小心翼翼的退後了一步,老人手掌猛然一緊,旋即冰槍攜帶著冰冷徹骨的勁氣,暴刺而出。

望著那竟然選擇硬碰的老人,蕭炎眼眸中明顯地掠過一抹淡淡地嘲諷,重尺驟然加速,最後與那柄冰槍轟擊在了一起。

重尺與冰槍交轟在一起,頓時一圈兇猛的能量漣漪從交接處擴散而出,將房間內地地面震出了一道道**網一般的裂縫。

「破!」剛剛交接,冰槍便是被壓縮成了一個彎弓般的形狀,而隨著蕭炎的一聲冷喝,咔嚓一聲,冰槍轟然斷裂,冰屑四濺。

一個回合,武器竟然便是被對方輕易轟斷,老人的臉se一下子變得頗為難看,他沒料到,這面前的少年,在這短短的幾分鐘之內,居然是猶如變了一個人一般,前後的實力,根本難以形成對比!

若說先前的蕭炎只是一名斗師強者的話,那麼現在的他,恐怕至少已經到達了斗王級別!這般有些讓人驚恐的巨大差距,實在是讓得老人心中有些駭然。

「這小子究竟gan了什麼?」心頭飛快的閃過一道念頭,老人腳尖一蹬,身形急速後退,在後退之時,雙手急速舞動,而隨著他手掌的舞動,七塊閃爍著寒光的冰鏡,迅速的凝結而出,將蕭炎想要追擊的去路完全阻攔。

剛剛布置了七道冰鏡,老人尚還來不及鬆口氣,只聽著一聲聲清脆的聲響,眼睛一抬,有些驚愕的發現,那手持重尺的蕭炎,竟然是一路橫衝直撞了過來,沿途的冰鏡,還未接觸到他的身體,便是被其身體之外的紫se火焰焚燒成了虛無。

「好小子,我今天倒還不信了,我隱居了二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