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百八十二章沙漠苦修遲來的第三更

第一百八十二章沙漠苦修遲來的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一百八十二章沙漠苦修

茫茫沙漠之中,風沙肆虐,身著煉藥師長袍的少年,緩緩的頂著風沙前行著,身後那一排排深陷在黃沙之中的腳印,在片刻之後,便是被風沙所掩蓋,將所有的痕迹,隱藏在沙漠之下。

塔戈爾大沙漠之中的環境,嚴酷得有些出乎蕭炎的意料,腳下的黃沙,在烈ri的暴晒之下,幾乎是猶如滾燙的小鐵粒一般,讓得人每一次腳掌的踏下,都會忍不住的抽搐著嘴唇。

在緩緩的行走之時,那迎面而來的狂風夾雜著細沙,砸在臉龐之上,有些生疼,這使得蕭炎不得不時刻運轉著鬥氣,在臉龐之處形成淡淡的鬥氣膜,這才避免了被風沙毀容的結局。

然而雖然大沙漠的環境極為嚴酷,不過其中所蘊含的火屬xing能量,卻是讓得蕭炎欣慰了許多,或許是由於暴晒的緣故,此處如果單論火屬xing能量的話,幾乎比那魔獸山脈中的小山谷還要雄渾上幾分,而且,這裡火屬xing能量也是格外的精純與霸道,剛好極為適合蕭炎用來xiu煉紫火鬥氣。

在進入大沙漠僅僅半天的時間,蕭炎便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體內流淌的紫火鬥氣,比往ri明顯要更加的活躍與歡暢。

再次緩緩的行走了將近百多米距離,蕭炎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舔了舔有些gan枯的嘴唇,從納戒中取出一瓶水,狠狠的灌了幾口,這才鬆了一口氣。取出羊皮地圖,苦笑道:「老師,這半天,我們並未按照地圖上的路線行進,現在也算是避開了這上面地主路線,接下來,先去哪邊?」

「嗯…那就先去東方火焰標誌處吧。」葯老隨意的道。

聞言。蕭炎拿著地圖照看了一會,皺眉嘆道:「看這上面的距離顯示。想要到達東邊的火焰標誌處,我們至少需要十天左右的路程…」

「嘿嘿,那便走吧…在這沙漠之中,即使是走路,那也是一種修行!」瞧著蕭炎苦*的臉se,葯老略微有些幸災樂禍的笑道。

哀嘆了一聲,蕭炎抬起頭。望著沙漠上空那巨大地烈ri,裂了裂嘴,將地圖收進納戒之中,手掌輕摸了摸背後的玄重尺,不由得慶幸地一笑,說來也怪,這玄重尺雖然體積頗大,不過在這炎ri的暴晒之下。卻依然是一片冰涼,似乎天空上的炎ri,對它並沒有多少影響一般,這般,也是省了蕭炎不少的心思,畢竟。若是讓他背著一塊燒紅的烙鐵到處跑的話,他是絕對不會gan這種蠢事…

再次抹了一把汗水,蕭炎剛yu轉身對著沙漠東方行去,臉se忽然微變,手掌豁然反握住重尺,然後猛的抽出,狠狠地cha在身前的黃沙之中。

「嘶!」重尺cha進黃沙中,頓時響起一聲凄厲的嘶鳴聲,蕭炎面無表情的抽出重尺,一團殷紅的血跡。在黃沙表面滲透開來。袖袍輕揮,一股勁氣將黃沙下面的一頭小型魔獸給xian飛了出來。

目光淡漠的瞟過這頭已經失去了生機的魔獸。這種魔獸名為黃沙魔蠍,只有在沙漠之中才能遇見,這些東西經常隱藏在黃沙之中,等待著人自動地踩上去,而它們則只需要守株待人的釋放毒液就行,魔蠍極其擅長隱匿,即使是一些常年在沙漠行走的人類,也偶爾會被它們襲擊,因此,這不足一階級別的魔獸,卻是經常被人類視為沙漠中難纏的生物之一。

不過即使魔蠍再如何擅長隱匿,可在靈魂感知力過人的蕭炎眼中,卻無疑是那黑夜中地螢火蟲一般,亮閃閃的,想要隱蔽偷襲…嘿嘿,基本沒可能。

視線掃了掃魔蠍,蕭炎上前兩步,將它的毒刺切割了下來,收進納戒之中,然後這才起身,邁著有些沉重的步伐,開始對著沙漠東方緩緩行去。

………

沙漠之中的修行,枯燥與嚴酷得再次出乎蕭炎的意料,以前在魔獸山脈修行,倒還不至於覺得太過孤單,可在這茫茫沙漠之中,放眼望去,出了風沙肆虐之外,視線之內,別說人影,就是連魔獸的影子,也難以發現,這種荒涼的孤獨感覺,實在是有些讓人難以忍受。

而在蕭炎進入塔戈爾沙漠之後的第二天,才是修行正式開始的時候,在葯老地要求之下,蕭炎幾乎隻身穿了一件齊及膝蓋地短褲,上半身,則是非常的gan脆地來了個全luo…

對於自己這種形象,雖然蕭炎有心想要kang議一番,不過卻是被葯老一口回絕,他的理由是,只有讓皮膚luolou在暴晒之下,才能更有效率的吸收著空氣中所蘊含的火屬xing能量。

……

一望無際的金se沙漠之上,一道身著短褲的luo背身影,正咬著牙的躺在熾熱的黃沙之上,在他的身旁,一位身形有些虛幻的老者,正笑眯眯的握著一瓶裝滿紅se液體的小玉瓶,瓶口緩緩的傾斜,倒出幾滴紅se的液體在少年那被烈ri曬得有些黝黑的後背之上。

「嘶…」紅se液體滴上後背,蕭炎咬緊的牙關中,頓時泄出一絲涼氣,雙手死死的抓著一把黃沙,也不顧沙子是否熾熱。

「這「焚血」在沙漠中外敷,比你在魔獸山脈中的效果要強上許多,雖然這東西比較難以配製,不過效果確實頗為不錯,在沙漠里,它能使得皮膚對外界空氣中的火屬xing能量更加敏感,xiu煉起來,也有事半***倍之效。」用一塊玉片緩緩的將紅se液體輕輕刮開,葯老望著少年那緊咬著牙關堅持的模樣,眼瞳中掠過一抹欣慰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