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百八十六章青鱗第二更

第一百八十六章青鱗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一百八十六章青鱗

在初到石漠城後的當夜,滴酒不沾的蕭炎,也是破例的與蕭鼎,蕭厲痛快的來了個一醉方休。

翌ri,當蕭炎腦袋有些昏沉的從睡熟中睜開迷糊的眼瞼時,卻是發現天se已然大亮,手掌揉了揉有些發疼的腦袋,偏頭望著身上的薄被,緩緩的坐起身來,狠狠的甩了甩腦袋,苦笑了一聲,然後盤起雙腿,雙手結出xiu煉的印結,進入了xiu煉狀態,開始驅逐著體內殘餘的酒精。

xiu煉持續了半晌,蕭炎手指輕彈,一縷濃郁的酒氣從指間**而出。

將酒精逼出體內之後,蕭炎輕舒了一口氣,這才逐漸的睜開雙眼,漆黑的眸子中,再度回復了以往的冷靜。

「嘎吱。」

就在蕭炎睜開眼眸後不久,房門忽然輕輕的被推了開來,一道嬌俏的身影,悄悄的走了進來,不過當瞧得坐在chuang上的蕭炎後,微微一驚,趕忙對著他行了一禮,聲音怯怯的道:「蕭炎少爺,您醒了么?」

進門的女孩,年齡似乎並不大,看上去似乎比蕭炎還要小上一點,一身淡綠的清雅裝束,身子雖然嬌小,不過倒也有些奇異的發育得較為成熟,只不過看上去略微有些青*而已。

一張可愛的精緻瓜子臉,猶如一個美麗的瓷娃娃一般,怯生生的模樣,如同那擔驚受怕的小兔子,讓得人心中不免有些憐惜的感覺。

初一看見這綠衣女孩,蕭炎也是愣了一愣。旋即沖著她和善地點了點頭。

「蕭炎少爺,我…我來幫您洗漱吧?」將手中的水盆輕放在床榻之外的木架上,可愛的女孩緊張的站在床榻邊,低聲道。

「呵呵,不用了,我自己來。」笑著搖了搖頭,蕭炎從床榻上行下。然後來到木架旁,隨意的洗漱一遍。偏頭望著女孩那緊張的模樣,不由得笑道:「你叫什麼名字?」

「啊?」聞言,女孩微愣,旋即吞吐地道:「我…我叫青鱗。」

「哦。」微微點了點頭,蕭炎拿著帕子搽拭著臉龐,然後將帕子丟進盆中,仰天輕吸了一口清爽的空氣。

見到蕭炎洗漱完畢。青鱗趕緊端著水盆,小跑著對著門外行去。

偏過頭,望著女孩那嬌小地身影,蕭炎的目光忽然瞟到女孩的那不堪盈盈一握的腰肢之上,不知道為何,他總覺得這女孩那纖細的腰肢扭動起來,竟然有種異樣的吸引…那就猶如…猶如一條**蛇在嫵媚的扭動腰肢一般。

「我kao,在亂想些什麼…」莫名其妙地念頭讓得蕭炎苦笑著自罵了一聲。回到床榻之旁,手掌緊握著巨大的玄重尺柄,然後用力一提,一聲低喝,將之抗在了肩膀之上。

抗著玄重尺,蕭炎輕輕的躍了躍身子。笑了笑,經過一年的苦修,現在的他,幾乎已經完全的適應了玄重尺的重量,不過每次當他取下玄重尺之後,速度與力量,都會猛漲一截,蕭炎相信,若是與敵人對戰之時,這猛然飆升的速度與力量。定會讓得對手措手不及。

手掌反握住玄重尺柄。蕭炎猛地抽出,隨著一聲帶有劇烈壓迫的聲響。一旁的木架,轟然崩裂。

望著爆裂的木架,蕭炎咧嘴一笑,將玄重尺負於背上。

「啊…」門口處,那剛剛倒水回來的青鱗,瞧得屋內的狼藉,不由得輕輕地驚呼了一聲,然後趕緊跑過來,蹲下面子撿著地上的衣衫。

瞧得忙裡忙外的小女孩,蕭炎尷尬的一笑,不好意思的蹲下面子,伸出手來,剛yu幫忙撿掉落的衣衫,那移動的目光,卻是驟然停在了青鱗那lou出衣袖的一截雪白手腕之上。

在那雪白手腕處,竟然是生長著許些青se的…蛇鱗?

目光驚愕的盯著那些青鱗,蕭炎目光不由自主地掃向了青鱗地雙腳,不過卻並未看見蛇尾,只看見那兩隻讓得人有種將之放在手中把玩的小小三寸金蓮。

正在收拾衣衫地青鱗,忽然的抬起小臉,瞧得蕭炎驚愕的目光,順著他的目光緩緩移下,最後停留在了自己那不小心lou出來的手臂之上,頓時,可愛的小臉立刻慘白了起來,一把揉下衣袖,小心翼翼的退後了兩步,然後雙手抱著小腿,kao著牆角蹲了下來,小小的身軀不斷的顫抖著。

「對…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嚇您的。」小女孩顫抖著抱著小腿,膽怯的聲音中竟然有些點點焦急的哭腔。

被小女孩這敏感的情緒弄得愣了愣,望著青鱗那膽怯的模樣,蕭炎心頭輕嘆了一口氣,他以前就聽說過,在塔戈爾沙漠附近,偶爾會有著人類女人被蛇人**的事情,按照常理來說,蛇人與人類發生關係,一般並不會懷孕,然而萬事無絕對,總有一點極為稀少的幾率,與蛇人發生關係的女人,會懷孕,並且誕子…

然而雖然會誕子,不過這種有著人與蛇人血脈的嬰兒,一般很難活過兩歲,可蕭炎面前的青鱗…似乎年齡已經到了十三十四了吧?這怎麼回事?

目光憐憫的看著小女孩,蕭炎苦笑了一聲,就算能活到這麼大,那又有什麼用?類似青鱗這種類型的人,人類與蛇人都是將之視為詛咒,能多活這麼多年,除了受到的白眼與嘲諷更多之外,似乎並沒有別的東西…

緩緩的來到青鱗身旁,蕭炎蹲下面來,手掌輕輕的撫摸著小女孩的腦袋,然後在她恐懼的神se中握著她的手臂,小心的xian開衣袖,望著那些青se蛇鱗。忽然柔和的輕聲道:「好漂亮地鱗片。」

聞言,小女孩恐懼的神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