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百九十三章探測求月票

第一百九十三章探測求月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一百九十三章探測

漆黑的通道之中,蕭炎緊摟著懷中的青鱗,兩人的身體藉助著通道的坡度,不斷的下滑著,而在青鱗的小手中,正舉著一枚月光石,淡淡的柔和目光,從中散發而出,使得蕭炎能夠辨清前方的路道是否有著阻礙。

在蕭炎兩人身後不遠處,十多道淡淡的光芒緊隨而上,眾人tun部貼著洞壁,划出的嗤嗤聲響,在通道之中緩緩的回蕩著。

身體在滑下之時,蕭炎目光在身旁兩側的洞壁上掃過,半晌後,有些愕然的發現,這個通道居然極為的光滑,基本沒有半點石頭從洞壁中凸出,這通道,看上去,就猶如是被一股什麼極其龐大的能量柱蠻橫的衝擊出來的一般。

在下滑的速度持續了將近兩三分鐘之後,蕭炎已經能瞧得通道的底部,當下腳掌微微彎曲,片刻之後,隨著一聲輕微的悶響,身體成弓形的落下了地,身體一彎一伸之間,將下落的反彈之力,全部化解而去。

落下地後,蕭炎將懷中的青鱗鬆了開來,拉著她向前走了幾步,目光在前方的道路一掃,果然是發現竟然有著十幾條黑漆漆的通道。

無奈的搖了搖頭,蕭炎沖著青鱗笑道:「你感應一下吧,不然的話,這十多條通道走下去,沒有好幾天時間是不可能完全搜索完畢的。」

「嗯。」輕點了點頭,青鱗小手拉著蕭炎。眸子微微眨了眨,只見在那碧綠的瞳孔周圍,三個極為細小地綠se小點,悄無聲息的浮現了出來。

由於通道之內光線頗為黯淡,所以即使是蕭炎,也未曾察覺到青鱗眼眸的變化。

隨著青鱗緩緩閉上眸子感應著通道中的氣息,周圍再度緩緩的平靜了下來。片刻之後,後面傳來一陣連竄的輕微悶響。蕭炎知道,那是蕭鼎他們已經趕來。

微微偏過頭,對著落地的蕭鼎等人做了個噤聲地手勢,然後手指指著閉目中的青鱗。

瞧得蕭炎地動作,蕭鼎微微點了點頭,打了個手勢,身後落地的眾人。也是極有默契的將到口的詢問聲吞了下去。

將手中的繩子放好,蕭鼎與其他的漠鐵傭兵團員,緩緩的抽出武器,然後悄悄地上前,將蕭炎與青鱗護在中間,謹慎的目光,不斷的在周圍掃過。

沉默持續了片刻時間,青鱗終於是逐漸的睜開了碧綠的眼眸。小手指向偏左的一處通道,輕聲道:「少爺,雖然其他幾條通道也有著一些殘留氣息的存在,不過這條通道,卻是其中最濃厚的一條,看來半年之前。那人在這裡逗留地時間最長!」

聞言,蕭炎目光掃向那條漆黑的通道,這條通道明顯極長,目光望去,一片深邃的漆黑,瞧著這種情形,蕭炎眉頭不由得微皺了起來。

偏過頭,蕭炎與蕭鼎對視了一眼,輕呼了一口氣,剛yu率先走進。卻是被蕭鼎忽然攔了下來。

「先等等…」蕭鼎對著蕭炎微微搖了搖頭。然後轉頭對著一名身形頗為壯碩的大漢輕聲道:「漢姆,你去探測一下這條通道之中有沒有隱藏著一些特別的東西。」

「嗯。」聞言。名為漢姆的大漢點了點頭,踏著步子來到漆黑地通道之前,然後趴下面子,用側臉接觸者沙面,同時一對手掌狠狠的cha進沙面之中。

「這是?」瞧得漢姆的奇異舉動,蕭炎不由得驚愕的問道。

「漢姆的屬xing是土屬xing的一種變異形態,沙屬xing…所以,在沙漠之中,他能夠藉助著沙子,感應到一些別人難以發覺的隱藏氣息。」蕭鼎解釋道。

「在這種未知地方,我們一切都得小心,胡亂衝撞,可不是明智的舉動。」

「呵呵,漠鐵傭兵團的奇人還真是挺多,這般團隊的合作,自然是要比讓我一人胡亂竄要好許多。」蕭炎笑了笑,有些感嘆地道。

「一些保命地小把戲罷了。」蕭鼎隨意的搖了搖頭,抬頭望著那探測結束地大漢:「怎麼樣?」

「沒探測完畢…」漢姆皺著眉頭搖了搖頭,苦笑道:「我探測了將近五百米的距離,並未發現別的隱藏氣息,不過就在當我打算繼續一探到底時,卻是發現,在更深處,土屬xing的能量,竟然完全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極為熾熱的火屬xing能量,在那種環境下,我的探測,已經起不到半點作用了。」

「土屬xing能量消失了?」聞言,蕭炎與蕭鼎都是一驚,在這沙漠深處,本來該是土屬xing能量最濃郁的地方,可這裡怎麼可能完全的消失了?

「看來這裡面的確有些古怪啊。」蕭炎輕聲喃喃了一句,漆黑的眼眸中卻是跳起一股熾熱的火焰,這裡越古怪,那麼存在著異火的幾率便是越大,這對於一直在苦苦尋找異火的蕭炎來說,無疑是一個振奮人心的好消息。

瞧得蕭炎的模樣,蕭鼎無奈的搖了搖頭,一些想要勸其小心行事的話語,也只得咽了下去。

「走吧,進去看看,若是發現事情有些不對,我建議先行撤退,然後再從長計議,畢竟我們已經知道了這裡的地所,只要花些時間,應該便能達到目標。」蕭鼎沉聲道。

蕭炎笑了笑,手掌輕輕的撫摸著背上的玄重尺,輕吐了一口氣,將青鱗放在身後,然後率先對著這條漆黑的通道行去。

走進漆黑的通道之中,蕭炎便是感覺到渾身有些發涼,舔了舔嘴唇,微眯著眼睛在周圍光滑的洞壁中掃過,手指在納戒上刨了刨。一枚回氣丹被快速的塞進了嘴中,這種舉動,幾乎都已經成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