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一百九十九章地穴之底求聲月票

第一百九十九章地穴之底求聲月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您正在關注小說斗破蒼穹,書吧歡迎您,<fontcolor=red>請使用新地址訪問:.dou03.</font>

&lt/a&gt

接2o4章內容

就在蕭炎即將投入火紅的岩漿湖泊之中的前一瞬間森白的火焰猛然自其體內湧出最後將之身體完全包裹其中。

「噗通…」身體投射進入而下濺起四射的火紅岩漿。

聽著這道聲響上方的蕭鼎與青鱗急忙將目光移向岩漿波動之處可卻未曾看見半個人影…

「人呢?」望著那幾乎是猶如瞬間被蒸了一般的情景蕭鼎忍不住的轉頭對著一旁的青鱗大喝道。

「啊?」青鱗小退了一步小臉慘白的望著那沒有絲毫動靜的岩漿湖泊那剛剛跳下去的人似乎是在接觸到熔岩之時便被瞬間化成了灰燼一般連一聲慘叫的聲音都未曾出。

「嘶…」岩漿之中忽然傳出火靈蛇的嘶鳴聲。

聽著這道嘶鳴聲青鱗小臉浮現一縷喜意目光急忙在岩漿中掃了掃一個被籠罩在森白色火焰之中的人影忽然從岩漿之中破水而出對著上方的蕭鼎兩人笑著揚了揚手。

「謝天謝地…還好沒出事。」望著那似乎無視了周圍岩漿熾熱的蕭炎蕭鼎這才徹徹底底的鬆了一口氣旋即全身有些虛脫的一屁股坐在地面上手掌抹去額頭上的冷汗。

身體浮在熾熱的岩漿之中蕭炎滿臉驚異的望著周身那緩緩流動著的火紅岩漿一個巨大的氣泡在身旁緩緩浮現。然後嘭地一聲爆裂開來一些岩漿濺射到了蕭炎臉龐之上不過轉瞬間便是被那層森白色火焰給吞噬了進去。

在周身那層森白色火焰的保護之下外界的所有溫度都似乎被間隔了開去一股有些冰涼的感覺徘徊在周身一點也感覺不到熾熱。

手掌捧起一些火紅的岩漿。然後讓它們從指間緩緩流淌而下蕭炎驚嘆的咂了咂嘴這般近距離的接觸岩漿可實在是讓得人心中略微有些毛骨悚然若是現在這火焰罩忽然消散那自己的下場……

一想起螞蚱在油鍋之中凄厲蹦的模樣。蕭炎便是狠狠地打了一個冷顫臉色都是略微蒼白了一些。

「小傢伙抓緊時間吧雖然我能夠讓得骨靈冷火暫時的保護你不過卻要消耗大量的靈魂力量。畢竟若是失去了我的靈魂能量維持它們就算你不被岩漿吞噬也會被它在瞬間燒成灰燼所以別浪費寶貴時間了在我靈魂能量未消耗完畢之前你必須離開這岩漿湖泊不然。你先前所想的油鍋螞蚱就真的成為現實了。」在蕭炎不斷驚嘆之時葯老地笑聲在心中響了起來。

「嗯。」嘴角抽搐了幾下蕭炎趕忙凝重的點了了點頭。迴轉過身。望著不遠處的那頭巨大的雙頭火靈蛇大笑道:「大塊頭。帶路吧。」

聽得蕭炎的喊聲火靈蛇卻是絲毫不加理會。將巨大地頭顱望向通道之口待得青鱗點頭下命令之後這才極為不願的轉身潛入岩漿之中。

瞧著那將熔岩湖泊盪出一圈圈漣漪的火靈蛇蕭炎輕吐了一口氣然後一頭鑽進岩漿之中緊緊的吊在火靈蛇之後。

岩漿之中一片火紅不過有著骨靈冷火的護持蕭炎倒也能勉強看清周圍的一些環境目光掃視了一轉然後快遊動著身形緊跟著前面那不斷對著岩漿深處鑽動的火靈蛇。

火紅的岩漿世界之中暗流涌動偶爾有著一縷極其兇猛地岩漿暗流從某些不知名的地方暴涌而出這些暗流之中都是蘊含著極為龐大的能量若是被擊中即使是一名大斗師也唯有重傷的下場。

不過好在火靈蛇對這裡的對方極為地熟悉在暗流來到之前都是能夠找到最合適地路線潛行著而緊跟著它身後的蕭炎也是藉機將這些岩漿暗流順利地躲避了開去。

在這個火紅的世界裡似乎並沒有除了火靈蛇之外地其他生物也難怪畢竟這裡的生存條件實在是太過嚴酷若不是雙頭火靈蛇這種靠吞噬岩漿為生的異獸其他魔獸恐怕即使是紫晶翼獅王那種強度的霸王級別魔獸也不可能在這種地方來去自如絲毫不受影響。

隨著不斷的對著那似乎永無止境的岩漿之底潛行著即使是蕭炎有著骨靈冷火的護持也是能夠模糊的感覺到外界的溫度幾乎是在成倍的增高著。

察覺到這一現象蕭炎又是不由自主的咽了幾口唾沫嘴唇微微哆嗦著看上去竟然有點青沒有經歷過這種環境的人真的很難想像在岩漿之中游泳是一種什麼概念那幾乎是和在死神的鐮刀之上跳舞沒什麼兩樣…

在這越來越深入的地穴之底只要出了任何一丁點差錯就算是有著葯老的護持那也絕對不可能在瞬間挽救蕭炎那脆弱得不堪一擊的性命。

在心中為自己的小命心驚膽顫之時前方的火靈蛇依然是沒有絲毫停止的勢頭也不回頭看蕭炎究竟是否跟上就一個勁的對著地穴深處游去。

在這種五官都被剝奪的環境之中蕭炎也是不知道時間流動的確切概念他只知道這般機械般的繼續下潛已經讓得他腳掌有些麻木的感覺。

「小傢伙一個半小時之內必須回去!」就在蕭炎腦袋有些昏沉的緊跟著前面的火靈蛇下潛之時葯老那凝重的聲音忽然在心中響起。

「呃?什麼?」聞言蕭炎先是愣了愣旋即趕忙問道:「怎麼了?」

「下潛得越來越深了你看看現在外面的岩漿…」葯老沉聲道。

聽得葯老地話。蕭炎目光趕忙抬起卻是有些驚駭的現周圍那些火紅色的岩漿現在不知何時竟然變得略微有些泛青了起來。

「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