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章青蓮地心火

第兩百章青蓮地心火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兩百章青蓮地心火

「青蓮地心火?」

聽得葯老的聲音,蕭炎腦海中頓時浮現以前葯老曾經詳細與他說過的異火榜之上的一些異火資料。

「青蓮地心火」,異火榜上排行第十九位,生於大地深處,歷經大地之火的無數次錘鍊,融合,壓縮,雕制……十年成靈,百年成形,千年成蓮,大成之時,其se偏青,蓮心生一簇青火,其名為青蓮火,也稱青蓮地心火,此火威力莫測,在臨近火山地帶之處,甚至能夠引發火山噴發!形成大自然的毀滅力量!

腦海中快速的閃過這一段信息,蕭炎的臉龐,瞬間被狂喜所覆蓋,身體微微一震,將火靈蛇的尾巴掙拖開來,眼睛死死的盯著那不遠處的的大片濃郁青光。

「嘶…」身旁,火靈蛇巨嘴中發出尖銳的聲音,蕭炎回頭一看,卻是發現這頭畜生巨大眼睛中,正隱隱噙著畏忌的望著那團青se光芒,巨大的身體,也是有些索索發抖。

沒有理會火靈蛇的舉動,蕭炎舔了舔嘴唇,心中激動的道:「老師,我們找到了?」

「呵呵,好像是吧,沒想到竟然真的找到異火了啊…雖然青蓮地心火在異火榜上只是排名第十九,不過對於現在的你來說,卻是最絕佳的等級,畢竟我給你所準備的那幾種東西,也只能增加你吸收排行榜上第十六位以後的異火的成***率,所以。這青蓮地心火,剛好合適!」葯老地笑聲中,也是略微有些欣慰,幾年的努力,終於是有了第一份收穫。

激動的長長吸了幾口涼氣,蕭炎迫不及待的道:「過去看看?」

「嗯,過去看看吧。我會加大防護力度的!」

蕭炎點了點頭,目光瞟了一眼那畏忌得不敢再前踏一步的雙頭火靈蛇。撇了撇嘴,腳掌在岩漿之中一蹬,身體猶如湖泊中的小魚一般,急速對著那青se光芒所籠罩地範圍游去。

隨著身體距離青se光芒越來越近,蕭炎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周身地溫度,幾乎是陡然攀高。

抿了抿有些gan燥的嘴唇。蕭炎一咬牙,腳掌再次一踏,身體終於是一頭衝進了青se光芒的籠罩之中。

身體進入青se光芒之中,意料之中的熾熱並沒有如期而至,反而周身的溫度,詭異的降低了許多。

對於這有些靈異的一幕,蕭炎也是滿臉愕然,片刻之後。回過神來,目光趕忙在周圍掃過,最後停留在了中央位置地那朵青se蓮花之上。

青se蓮花,分八葉,八扇青se的葉子,猶如是那最完美的青玉渾然天成的一般完美。一眼看上去,晶瑩剔透,讓得人有種愛不釋手的感覺。

在蓮花之中,似乎有著一個兩三尺左右的小小蓮台,蓮台之上的一些孔洞中,散發著點點螢光,想必應該是由最精純的火屬xing能量凝聚而成地蓮子吧。

在青se蓮花的下方出,極為細長的根莖,足足有十多米長,在根莖之上。密密麻麻的遍布著細小的觸鬚。在這些觸鬚搖擺之時,蕭炎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它們正在以一個近乎貪婪地狀態,瘋狂的吸收著周圍岩漿之中的狂暴火屬xing能量。

這朵青se蓮花,就這般懸浮在無盡的岩漿之中,猶如那大海中浮萍一般,四處漂泊,此次若不是有著火靈蛇帶路,以蕭炎的本事,就算是找死,那也不可能在如此龐大的地域中,尋找出這麼一朵相對而說極為渺小的青se蓮花…

「小心一點,別被那些觸鬚沾著,不然你體內的鬥氣,會在眨眼間被吸得精光。」葯老的提醒聲,讓得蕭炎趕緊將想要走近點觀看的念頭打消了去。

「走吧,小心點過去,我看這青蓮地形狀,明顯已經歷經了上千年地歲月,應當凝聚出了青蓮地心火了。」葯老笑道。

「嗯。」到了這一刻,蕭炎的身體激動得有些發顫,雙手合十,莫名其妙地祈禱了一番,然後咽了一口唾沫,身形緩緩的對著青se蓮花遊動而去。

隨著距離青se蓮花越來越近,蕭炎越能感受到它的美輪美奐,這種近乎完美的東西,恐怕也只有kao時間與大自然的磨練,才能創造而出吧。

小心翼翼的避開那些根莖觸鬚的擺動,蕭炎慢慢的來到青蓮上方,激動的目光在其中一掃,身體確實驟然僵硬…

在那蓮花之中的小蓮台中心位置,有著一個拳頭大小的孔洞,然而此時…那孔洞之中,卻是空空如也!

望著那空蕩蕩的蓮心,蕭炎腦袋頓時蒙了,喃喃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沒有?以這朵青蓮的形狀來看,應該早就有青蓮地心火了啊。」

「怎麼會沒有?」蕭炎嘴角微微抽搐,沉默了片刻後,忽然對著蓮台大聲吼道,清秀的臉龐,此刻略微有些猙獰。

「安靜!給我冷靜下來!」就在蕭炎氣得有些失去理智時,葯老的沉喝聲,在前者腦袋之內猶如鐘鳴一般響了起來。

「沒有再繼續找不就是了,鬥氣大陸這麼大,又不是只有這裡才有異火!」蕭炎的肩膀處,森白的火焰凝聚成藥老的頭像,喝斥道。

「可…可我費了這麼大的勁…難道就得到個空手而回的結局么?」蕭炎狠狠的甩了甩腦袋,極為不甘的道。

「這世界上每天有成千上萬的人在堅持不懈的尋找著異火,可當他們在付出所有的代價之後,卻是連異火是什麼樣都沒見過,你能走到這裡,已經很讓人羨嫉了。」葯老輕聲安慰道。轉過頭來,望著那空蕩蕩的蓮心,心中也是輕嘆了一口氣,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