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零一章略有收穫求聲月票

第兩百零一章略有收穫求聲月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第兩百零一章略有收穫

望著那一頭對著青蓮撲去的蕭炎,葯老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這傢伙今天的確是被打擊得不輕,難道他以為這青蓮是直接能夠砍斷的么?

嘆了一口氣,葯老手掌一招,一股吸力便是將蕭炎的身形凝固在了青蓮上方之處,再往回一扯,將之丟在了身邊。

「傻蛋。」偏過頭來,望著蕭炎茫然盯著自己的模樣,葯老苦笑了一聲,手掌從納戒中取出一把鋼劍,然後隨意的丟向青蓮。

在鋼劍即將到達青蓮上方之時,一股淡青se的火焰,猛然自青蓮中噴發而出,而那把鋼劍,只是眨眼時間,便被焚燒成了一團不斷翻騰的鐵汁。

望著這一幕,蕭炎額頭之上頓時浮現許些冷汗,咽了一口唾沫,沖著葯老訕笑不已。

「這青蓮乃是天地奇物,凡鐵沾之即化,想要將之切割開來,必須需要用精純得玉質品,才能使得它不被玷污***效。」葯老淡淡的道,旋即從蕭炎的納戒之中取出十幾個品質頗高的胭脂玉瓶,掌心森白火焰湧現而出,將這些小小的玉瓶融化成了一團淡青的液體,液體翻滾之間,最後凝固成了一把xiu長的玉尺。

葯老小心翼翼的將玉尺中的雜質剔除,使之看上去晶瑩剔透,猶如那青蓮的葉子一般美麗。

「用這玉尺切割蓮花與根莖相連的部分。」由於骨靈冷火的特效,玉尺只是片刻時間。便是完全地冷卻了下來,葯老將之輕晃了晃,然後遞給蕭炎。

蕭炎接過玉尺,入手處一片溫涼,極為舒適,當下忍不住的咂了咂嘴,心中對那異火更是羨慕了幾分。緊握著玉尺,這才小心翼翼的游向青蓮。在蓮座之下與根莖相連的部分,輕輕一划,頓時,完美得猶如藝術品一般青蓮,便是拖落而下。

瞧得青蓮落下,一旁的葯老手掌趕忙一招,將之吸過。然後讓得它懸浮在身前緩緩的轉動著,目光在其中掃過,滿臉的驚嘆。

取下青蓮之後,蕭炎望著那正瘋狂地吞噬周圍岩漿中的火屬xing能量地根莖,舔了舔嘴,笑道:「老師,這截根莖能夠如此瘋狂的吸收能量,想必也是一種奇寶吧?要不我們連它也帶走?」

「不。」出乎蕭炎意料的。那正觀賞者青蓮的葯老,卻是微微搖了搖頭。

「呃?怎麼?」聞言,蕭炎一愣,愕然的問道。

「對於這些千百年才能形成的靈物,最好是留之一線,算是為自己得個好兆頭吧。你這次雖然取走了青蓮,不過只要再給它千年時間,便又能成長出新的青蓮,而你如果連這截根莖葉取走了地話…那此處的青蓮地心火,或許便將永遠的陷入絕種了,想要再次形成,恐怕很難很難…」葯老目光盯著那截不斷搖擺的根莖,感嘆道,在煉藥界中,摘取靈物或者靈藥時。毀其根莖。是最讓得人憤怒的一件事情,畢竟。靈物生成的條件,實在是太過苛刻了。

聽得葯老的感嘆,蕭炎在愣了片刻後,也是微微點了點頭,將手中的青尺收進納戒之中,目光再次瞟了一眼這截長長地根莖,然後轉身來到葯老面前,目光泛著喜意的盯著青蓮,滿臉的垂xian。

「一,二,三…這裡面總共有十一粒地火蓮子,呵呵,運氣還是挺不錯的啊。」數了數青蓮之中的一些細小螢光,葯老忍不住的笑道。

「其實我很疑惑,為什麼那美杜莎女王來拿異火地時候,竟然會將這些寶貝留在這裡,難道她還看不上眼不成?」望著青蓮,蕭炎忽然迷惑的道。

「我說過,你別看先前你用玉尺取下青蓮似乎很輕鬆,可若是想用別的物體以蠻力將之斬斷的話,那卻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而這種小訣竅,那美杜莎女王又不是煉藥師,如何會知道?再說,在她取走異火的時候,肯定也被異火搞得受了不輕的傷,加上周圍岩漿的熾熱與壓迫力,她可沒有多餘的時間gan耗…」葯老笑吟吟的道,再度從納戒中取出十一個小玉瓶與那把玉尺,小心翼翼地將蓮心中地十一粒地火蓮子挑了出來,裝進玉瓶之中。

「把這些東西都裝好,別輕易示面與人,特別是這青蓮,除了在xiu煉的時候之外,盡量少用,免得惹來一些不必要地麻煩。」將玉瓶全部裝進納戒之中,葯老將之遞還給蕭炎,提醒道。

「嗯。」把納戒套在手指上,蕭炎在周圍掃了掃,發現自從青蓮離開根莖之後,周圍的青se光芒,似乎正在逐漸的縮小著。

「我們也走吧。」望著周圍的動靜,葯老身體微顫,化為森白的火焰覆蓋在蕭炎的身體表面,輕聲道。

「嗯。」微微點了點頭,蕭炎輕吐了一口氣,視線最後一次望了一眼那青蓮根莖,舔了舔嘴唇,腳掌一踏,身體便是迅速對著青芒之外急速的游去。

出了青芒,蕭炎對著遠處的火靈蛇揚了揚手,然後跟著它tun部後面,再度對著來時的路線急行而去。

……

「怎麼還不出來?」通道口之處,蕭鼎望著那沉寂了許久的熔岩湖泊,剛剛平靜下來的心情,又是逐漸的泛起一抹焦慮,眉頭緊皺著,焦躁的來回走動著。

「團長,不用擔心,我接到它的傳信,少爺正在往回趕,並沒有出事。」一旁,青鱗微微睜開眸子,碧綠的眼瞳中幽光一閃一閃的,她抬起小臉,望著來回走動的蕭鼎,輕聲道。

「這樣啊…」聞言,蕭鼎略微鬆了一口氣。走到通道口處,目光瞟了瞟下方那熾熱得不斷冒著氣泡的岩漿,忍不住地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