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二十章攜寶而逃

第兩百二十章攜寶而逃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古河幾人剛剛飛掠出小島上空,三道光影便是閃電般的出現在他們飛行的路線之上,現出了滿臉陰寒的月媚三人,在他們的身後,是那近乎鋪天蓋地的蛇人大軍。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當我蛇人族是什麼地方?」炎刺身體之上,火紅的鬥氣猶如升騰的火焰一般,怒視著古河等人,聲音如怒雷一般在城市之中滾動著。

「滾開!」

瞧得路線被阻,心急火燎的古河抬頭望了一眼那已經幾乎變成一個小黑點的人影,忍不住的一聲怒喝,手掌一揮,淡藍色的火焰在身前急速凝聚成火球,然後攜帶著熾熱的勁氣,狠狠的對著炎刺幾人暴射而去。

淡藍色火焰一出現,周圍的氣溫便是急速升高了許多,看來,古河所掌握的火焰,也並非是普通的鬥氣火焰,不過這種藍色火焰較之異火,又是差了許多,想來應該是和蕭炎的紫火差不多的東西吧。

「哼,論起煉藥術,在這裡的確是無人能及你古河,不過論起戰鬥力,你還是給本大爺滾一邊站著吧!」然而雖然藍色火焰聲勢不凡,不過炎刺卻並未有所懼怕,臉龐之上,反而充斥著不屑的冷笑,手掌探出,微微一握,身體之上火紅的鬥氣,猛然凝聚成一條足足有丈許大小的火焰手掌,暴射而出,將那藍色火球輕易的包裹其中,然後狠狠一捏,隨著一道輕微的悶響,藍色火球,頓時化為漫天細小的火焰,逐漸消散。

初一接觸,明顯是炎刺在實力之上略佔上風,想來他的星級。應該比古河要高上一些。

月媚冰冷的瞥著面前的古河眾人,微微偏過頭,美眸凝望著遠處空中的細小黑點,黛眉微皺了皺,不知為何。那背影總是給她一種有些熟悉的感覺,輕甩了甩頭,略微沉吟了一下,放棄了派人追殺地念頭,現在她們最主要的敵人,還是古河等人,而且。此時本就有些陷入下風的她們,也不可能分出一名斗王強者前去追殺,而沒有斗王強者的飛行速度,只派斗靈去的話,沒有鬥氣之翼地他們,又不可能將之追上,所以。百般無奈之下。月媚也只得放棄了追殺的打算。

「殺了他們!一群短尾蛇!」瞧得古河吃癟,一旁的嚴獅身體之上,兇猛的鬥氣也是暴涌而出,冷喝道。

「我來攔住他們,你們去追先前那人!若是晚了,異火就得真的落入他人之手了!」黑袍人身形微微一動,徑直閃現在古河三人面前,低喝道。

聞言。古河略微遲疑。便是重重的點了點頭,對於她的實力。他沒有絲毫地懷疑,憑對方三名斗王。還不可能對她造成多大的傷害,所以當下也不廢話,手掌一揮,帶著嚴獅兩人,對著另外一個方向暴掠而去。

「給我滾回來!」瞧得古河等人地舉動。炎刺三人一聲怒喝。身形剛欲閃掠而過。黑袍人影卻是猶如鬼魅一般浮現在面前。袖袍輕揮。一股劇烈地罡風湧現天際。罡風之中。鋪天蓋地地青色巨大風刃暴射而出。將三人颳得急速倒退。

「你們地對手是我。」隨意地立在半空之上。黑袍人淡淡地道。沒有了美杜莎女王這一強力對手。她幾乎已經是成為了此地地最強者。以一擋萬。對於她這種級別地人來說。並不是什麼海口。

「殺了他!」

森冷地盯著面前地黑袍人。即使是脾氣暴躁地炎刺。也知道對方遠非先前地古河可比。當下一聲歷喝。三道兇猛地氣勢衝天而起。旋即三道光影猛然交錯。攜帶著兇猛地勁氣。狠狠地對著黑袍人圍殺而去。

趁著炎刺三人被黑袍人阻攔地空當。古河三人猛地狂射而出。一路橫衝直闖地穿過大批蛇人組成地防線。然後瞬間閃出城市。滿臉怒火地對著先前黑影消失地方向狂追而去。

城市上空。黑袍人平靜地望著三名圍攻而來地斗王強者。身體從容地輕微閃避。隨手間轟擊而出地尖銳勁氣。便會將一人震得急速倒退。偶爾間。有著下方無數蛇人投射而來地毒矛。不過這些毒矛。每當在進入其周身一定範圍之時。便會被驟然湧出地狂風。給吹得胡亂飛射。反而是給月媚三人造成了不大不小地麻煩。

然而即使黑袍人能夠從容不迫的面對著三名斗王的攻擊,不過想要輕易的擊殺他們,卻同樣是略微有些困難,畢竟這三人彼此間配合也算默契,每當黑袍人下重手之時,三人都會合力將之阻攔,雖然阻攔得依然有些勉強,不過至少不會造成太大的傷勢,因此,倒也是勉強的在半空之上與一名斗皇強者僵持了下來。

舉止從容的應付著月媚三人那近乎已經拚命的兇悍攻擊,半晌之後,黑袍人微微偏頭,眼角瞟了一眼先前古河等人追掠的方向,發現他們已經消失在了天際之邊,這才輕鬆了一口氣,袖袍猛的一揮,渾身氣勢在此刻驟然變得凌厲了起來,腳尖輕點虛空,身形向上暴射了十幾米,雙手閃電般的結出印結,一聲清冷低喝:「風回大地!」

隨著喝聲的落下,青色實質狂風,猛然浮現在黑袍人頭頂上空,青壓壓的一大片,宛如一團團厚實的青色雲層一般。

手掌輕輕揮下,天空之上的青色狂風,急速下壓,在狂風的壓迫之間,一道道深青色的風刃,猶如是下起了密集的小雨一般,鋪天蓋地的暴射而下。

感受到天空之上壓迫而來的兇猛勁氣,月媚三人臉色皆是有些凝重,三人背靠著背,三股屬性各不相同的鬥氣柱猛然衝天而起,猶如三道撐著天空的擎天之柱一般,將那緩緩壓下的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