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一十九章五蛇毒剎印

第兩百一十九章五蛇毒剎印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陰沉著臉色。蕭炎狠狠的在沙漠上空飛掠了一段距離。心中這才逐漸的冷靜了下來。飛行速度緩緩降下。想起先前自己對雲芝的態度。不由的苦笑了一聲。似乎的確是有點過分了啊。

「人家好心幫忙介紹修鍊的方也是為我著想。唉。真是莽撞了。」手掌輕拍著額頭。蕭炎輕聲嘆息道。

手掌輕輕的揉著額頭。想起剛才雲芝見到自己後。雖然苦惱。可依然是放棄了搶奪異火的舉止。蕭炎心中的歉意。越發的濃了許多。

背後雙翼微微一振。蕭炎的身形停留在了半空之上。偏過頭來。望著沙漠盡頭處。有些遲疑的喃喃道:「要不要回去一下?」

皺著眉頭沉吟了片刻。蕭炎眼角瞟了瞟手掌上托著的青蓮座。輕吐了一口氣。低聲道:「以她的實力。兩名斗王應該奈何不了她吧?現在我身上帶著異火這種奇寶。若是返回的話。反而會是給她帶來不少麻煩。」

自言自語的喃喃了片刻。就當蕭炎打算先撤之時。那遙遠的沙漠深處。平靜的天氣。驟然變的狂暴了起來。五股兇悍無匹的氣勢。猛的暴衝天際。五股氣勢凝聚成五條顏色各不相同的巨大氣柱。猶如五根擎天之柱。牢牢的頂立著那龐大的蔚藍天空。

「這是?」凝重的望著那視線盡頭處的巨大光柱。蕭炎臉龐微微一變。失聲道。

「蛇人族的強者…五名斗王。」葯老略微有些愕然的蒼老聲音。在蕭炎心中響起:「看來。蛇人族的強者來的很快啊。那位叫做雲芝的女人。似乎有點麻煩了。」

「五名斗王?」聞言。蕭炎心頭猛的一跳。臉色也是瞬間陰沉了下來。緊皺著眉頭。道:「這些傢伙。速度也太快了吧…不過。以雲芝的實力。應該不會有事吧?她畢竟是斗皇強者。」

「難說…斗皇雖然強悍。不過斗王也並不差。更何況是五名斗王加起來…而且蛇人族的強者。由於血脈的緣故。他們能夠懂的一些合力鬥技。這般加起來。那雲芝。應付起來想必也有些棘手吧。」葯老沉吟道。

緊皺的眉頭。越加深了起來。半晌後。蕭炎緊緊的抿著嘴。眼睛死死的盯著沙漠上空處的五道巨大氣柱。毫不猶豫的道:「那就回去!」

「隨你吧。」對於這。葯老倒是無所謂。

微微點了點頭。蕭炎托著青蓮座。背後紫雲翼輕輕一扇。轉過身形。開始快速的對著先前來的路線急掠而去。

一望無盡的金色沙漠之中。六道人影。懸浮虛空。每人背後都是扇動著一對鬥氣之翼。鬥氣雙翼扇動之間。一波波勁風在沙面之上掀起了陣陣黃塵。

在五道人影的包圍之中。黑袍人淡然而立。美眸輕瞟了瞟周圍的五人。輕聲道:「諸位的速度。還真是讓我吃驚。」

「呸。」臉色略微有些蒼白的炎刺吐了一口帶痰的鮮血出來。此時的他。衣衫破爛。渾身上下都是流淌著鮮血。一條條有些駭人的猙獰傷疤。在手臂以及小肚之上浮現。

在剛才。他與灰袍老者率先將雲芝攔截而下。雙方見面。他們還來不及說聲話。那全身被包裹在黑袍中女人。便是猶如被男人拋棄了的怨婦一般。忽然的對他們展開了進攻。在這般有些措手不及的情況下。炎刺首當其衝。

短短的幾分鐘之內。炎刺在黑袍人的攻擊之下。便是受了一些不輕的傷。若不是後面三位蛇人強者及時趕到。恐怕即使是有著灰袍老者的照應。他也非的落的一個重傷的下場。

畢竟。斗王雖然也能算做強者。可畢竟與斗皇相差了一個階別。光憑兩名斗王。還沒那資格與一名斗皇強者相碰。更何況。炎刺的戰鬥方式。一直都是硬碰硬。這般和斗皇強者戰鬥。自然是要吃極大的虧。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主要因為黑袍人下手太過狠辣的緣故。

「閣下下手還真是狠毒啊。這般大搖大擺的闖進我蛇人族。不僅未有絲毫道歉之語。反而這般囂張。當真是欺我族無人么?」灰袍老者目光陰厲的在黑袍人身上掃過。森然道。

「呵呵。道歉?不過就算我想這般做。想必你們也不可能接受吧?既然是些沒用的舉止。那我還何必再做?」黑袍人淡淡的笑道:「失去了美杜莎女王的蛇人族。似乎翻不出多大的浪。」

「卑鄙無恥的人類!若不是你們的干擾。女王陛下的進化又怎麼可能失敗?」炎刺暴怒的喝道。

「桀桀。閣下若是真如此認為。那恐怕便要大錯特錯了。雖然女王陛下的進化看似是失敗了。可她是我從小帶大的。所以。我能模糊的察覺到。她並未真正的隕落。在日後的某一天。她一定會回到塔戈爾大沙漠。再次帶領著我們蛇人族離開這個該死的的方!」灰袍老者陰聲笑道:「到時候。今天這些賬。我們都會一筆筆的找回來!」

「你的名字叫做陰世吧?蛇人族中德高望重的老人。至今實力可是已經晉入了八星斗王…你的所說…嗯。或許吧…如果真有那麼一天的話。我倒是挺希望能與她交手。」瞧的灰袍老者那信誓旦旦的模樣。雲芝黛眉微微一皺。旋即輕輕搖了搖頭。淡淡的道。

「現在的加瑪帝國。明面上的斗皇強者。僅有三位。他們我都曾經見過面。所以…我也能認出你。嘿嘿。你的背後。的確是一尊龐大的勢力。不過等著吧。我蛇人族。會報復的!」灰袍老者冷笑道。

「無謂的威脅…」

輕笑著搖了搖頭。雲芝自然不是那些被對方一句威脅便能嚇的失神的無用之人。當下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