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三十六章再見冰皇

第兩百三十六章再見冰皇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沙漠與陸地的交接之處,偶爾幾朵青色草葉點綴其上,星星點點的雖然頗為稀少,不過比起沙漠之中那千篇一律的金色黃沙來說,卻無疑是要順眼了許多。

由於此處已經接近了沙漠邊緣,所以偶爾倒也能見到來往的行人以及從沙漠中獵殺魔獸歸來的傭兵小隊。

在那沙漠與陸地交接之處,身著黑衫的人影,不急不緩的行走著,在人影的背後,斜背著一把足以與人影身高相平衡的黑色大尺,這般有些怪異的組合,行走在此,來往的路人,都是會不由自主的將詫異的目光投注過來。

不過對於周圍那些射來的詫異目光,黑衫少年惘若未聞,腳步緩緩的行走在結實的路面之上,雖然速度似乎不沒有顯得如果快捷,不過若是細心的人,則是能夠發現,少年一路行走而來的步伐,似乎就猶如是那經過精心測量一般,幾乎每一步之間的距離,都是大致相同。

天空之上高懸的熾日,沒有使得少年額頭上浮現半滴汗水,他那悠閑行走的模樣,不象是在趕路,倒像是在沿途欣賞風景…

少年的這般緩慢行程,持續了將近整整一天,當天空之上的烈日逐漸落下沙漠的地平線時,他方才緩緩的停下了腳步,抬頭望著出現在視線盡頭的那座龐大城市,清秀的臉龐上,浮現淡淡的笑意。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蕭炎聽得那骨頭間的脆響,輕笑了笑,手掌彼此伸進袖袍之中,微笑道:「漠城。終於是到了啊。」

「老師,我們真的要給那傢伙煉製丹藥?」站在一處沙丘之上,蕭炎望著遠處那人來人往的城門口,微微皺眉,低聲道,他口中地那個傢伙。自然便是當初在漠城偶然相遇的隱士,曾經的加瑪帝國十大強者的冰皇,海波東。

「呵呵,怎麼?既然都到這裡了,那便順手拉走一名斗皇的人情吧。」戒指之中。傳出葯老蒼老的笑聲:「而且,難道你不想得到那剩餘地殘圖了?雖說如今你已經得到一種異火,可以後功法的升級,將會更加困難,再說,那凈蓮妖火,可是一個了不起的東西啊,若是能夠得到它。這鬥氣大陸上,恐怕就沒有多少人敢輕易小覷你了。」

「不過總覺得那傢伙不是一個安份的人。」蕭炎攤了攤手,道。

「嘿嘿,不安分又能怎樣?就算他回復了實力。那也不過一名斗皇而已,還能把我們怎麼著?」葯老淡淡的笑道:「不過防人之心不可無,我們也不是什麼軟柿子,為了安全起見,總得安置一些防護措施吧…我以前就說過,在煉製丹藥地時候,給他弄點輔料進去,若是他沒歹心,那倒一切好說,若是真的想打一些鬼主意。那我們自然也不用留情。」

聞言。蕭炎咧嘴笑了笑,微微點了點頭。輕聲道:「也好,那便依老師所言吧。如果真的能夠得到一名斗皇強者的人情,那倒也不錯,特別是兩月之後的雲嵐宗之行,雖然我並不擔心與納蘭嫣然的決戰,可若是最後勝利了,那些雲嵐宗的老傢伙惱羞成怒的想要對我出手,這位冰皇,倒是一位不錯地護衛。」

「嘿嘿。煉藥師地最擅長地。便是拉關係網。你沒瞧見此次地異火搶奪么?憑那丹王古河地實力。根本不可能闖進沙漠深處。不過那傢伙卻是生生地邀請了這麼多強者助拳。最後還把蛇人族搞得雞飛狗跳。」葯老笑道。

「嗯。」笑著點了點頭。蕭炎手掌輕拍了拍背後地玄重尺。然後開始對著那坐落在沙漠邊緣之處地巨大城市緩緩行去。

順利地進入城市。蕭炎站在街道之上四處望了望。順著記憶之中地路線對著街道盡頭走去。半晌之後。停在了處於街道盡頭地古樸地圖商店門口。

此時地商店。或許是因為天色已暗地緣故。大門已經被虛掩了起來。淡淡地燈光從門縫中投射而出。照耀在蕭炎地身上。

站在商店門口。蕭炎望著那虛掩地大門。心中忍不住地有些噓唏。沒想到當初自己胡亂地一通亂撞。竟然便會是遇見一名隱士地斗皇強者。這種結果。可實在是有些出乎他地意料。

偏過頭在人流稀少了許多地街道上掃了掃。蕭炎這才悄悄地推開大門。然後鑽了進去。並且反手將房門緊緊地關閉了起來。

商鋪之內,一枚月光石,散發著淡淡的毫光,溫和而不刺眼的光芒,將店鋪內照得頗為亮堂。

依然是以前的那般擺設,上次因為戰鬥而造出的破壞,已經被完美的修復,在那堆滿地圖的櫃檯之後,老人正垂首細心的製造者手中的地圖,由於過於的專心,所以他並未感應那悄悄溜進來的蕭炎。

在商鋪之內,還有四人在選購著地圖,三男一女,四人衣著都頗為華麗,在四人的身後,還恭敬的站立著幾名體型頗為壯碩的大漢,在蕭炎進入之時,他們也是偏過頭來回望了一眼,不過當瞧得蕭炎那風塵僕僕的神色之後,便又是將頭轉了回去,懶懶的挑選著面前的地圖。

在四人回頭的時候,蕭炎目光從他們臉龐上跳過,三位男子模樣倒是不錯,不過眼中隱隱噙著一抹傲氣,卻是讓得人對他們的印象分大打折扣,另外一名女子,穿著一套緊身的紅色長裙,模樣頗為俏美,身材在紅裙的包裹下,也是顯得玲瓏有致,旁邊的三位男子偶爾掃向紅裙女子那誘人的背影,眼瞳中都會掠過一抹愛慕與垂涎,不過在這抹愛慕之下,似乎也隱藏著對紅裙女子的一抹忌憚。

蕭炎沒有理會這一行舉止略微有些怪異的人群,目光在老者身上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