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三十八章天鼎榜

第兩百三十八章天鼎榜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破厄丹」,三個淡黑色的字體,略微有些模糊的繪製在古樸的皮紙之上,隱隱的透著一抹古老的氣息。

眼眸中泛著笑意,蕭炎目光緩緩的在皮紙之上掃過,當視線掃過那皮紙上面所記載的丹藥功效時,臉龐上的笑意,更是濃郁了幾分。

「丹列六品,具有破解大多封印之奇效,在服用其之後,還能在體內形成一種針對此種封印的抗性,日後,若是再遭遇此種封印,則是能夠有著許些幾率將之豁免。」

「嘖嘖,真是不錯的東西…」來回的掃視了一轉古樸的皮紙,蕭炎忍不住的咂了咂嘴,沒想到這東西不僅能夠破解封印,而且竟然還能使得中了封印的人體,對以前所中的封印增加一些抗性,光是這點,便是沒有落了它六品丹藥的名頭。

「當然不錯,當年為了得到這張藥方,那付出的代價,可是讓得我現在想起來都是心痛…」眼巴巴的望著蕭炎,海波東苦笑道。

「呵呵,不管什麼代價,比起能讓你回復斗皇的實力,那都是顯得不值一提。」蕭炎安慰了一聲,旋即當著海波東的面,毫不客氣的將這張古樸的藥方,收進了納戒之中。

在煉藥界,有著一些不成文的規定,誰若是想要請煉藥師出手幫忙煉製一些比較偏方的丹藥,那麼不僅需要自備藥方,同時還必須自備材料,而且,這些藥方,還得任由煉藥師隨意處置,即使是對方要將之據為己有。那也是正常的事情。

在煉藥界,藥方的製作,並非是想像中隨便拿筆記錄一下那般簡單的事,在製作藥方地時候,煉藥師必須用自己的靈魂之力為墨,然後用筆做牽引,才能順利的製作出一張合格的藥方…

在使用藥方的時候,煉藥師則需要運用靈魂之力侵入藥方中,才能得到藥方內隱藏的一些煉藥必備的數據資料。比如,所需要藥材份量的多少。火候的溫和程度等等……這些東西,都是煉製丹藥時極為需要注重地東西。沒有這些資料,不管一名煉藥師煉藥術再如何出眾,那也必須經過好些次的實驗,最終才有可能煉製出藥方所記載地丹藥,不過…在這實驗的過程只中,恐怕將會損壞許多珍稀地藥材。這在是是極為龐大的損失。

所以,雖然海波東得到這張藥方已有一段時間。不過卻依然沒有辦法將之複製出來,當下瞧得蕭炎的舉動,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半晌後,只得鬱悶的搖了搖頭,任由這傢伙將自己辛苦得到的東西,這般免費地收繳了過去。

笑眯眯的收好「破厄丹」地藥方,蕭炎將目光放在桌上的大堆藥材之上,這些藥材,都能算做是珍稀之物。其中有幾樣。若是放在拍賣場中,甚至能夠拍賣出不少於五十萬金幣的高價。然而即使是這樣,那也是有價無市,畢竟,只要稍稍識貨點的人,都不會將這些珍稀藥草拿出來拍賣,因為指不定哪天若是遇見一名需要這種藥材的煉藥師,那才是一樁極為滿意的交易。

或許是因為害怕失敗,海波東所準備的這些藥材,大多都是湊齊了兩三份左右,滿滿當當的擺放在桌面之上。

將眾多藥材細細的檢查了一遍,在並未發現有所遺漏之後,蕭炎這才微微點了點頭,抬頭望著那正緊緊注視著自己的海波東,微笑道:「老先生,我想你也應該知道,煉製丹藥這種事,都是有著失敗率,煉製之前,先說句不太好聽地話煉製這六品丹藥,我有著一些把握,不過卻並不敢打包票,所以,若是最後因為一些緣故,導致煉製失敗,這責任…」

「我知道,概不負責是吧…你們煉藥師都是這樣,難道你失敗了,我還能把你強行留下來不成?」聞言,海波東擺了擺手,苦笑道。

「呵呵,老先生能理解,那自然是最好…不知能否給我準備一間安靜地房間?在我未出來的期間,不能讓任何人打擾我,包括老先生自己。」蕭炎將桌上地一干藥材收進納戒之中,笑道。

「跟我來吧。」點了點頭,海波東對著一處側門走去,蕭炎緊跟其上。

進入側門,一條走廊現了出來,走廊中光線略微偏暗,跟著海波東行走了一段距離,然後停在走廊底部的一處房門之外。

推開房門,淡淡的燈光照射而出,房間之內,或許是由於經常打掃的緣故,看上去頗為整潔,用來作為煉藥時暫時居住的地方,倒也還不錯。

走進房間,蕭炎四顧望了望,笑著點了點頭。

「小兄弟,這裡還行吧?」海波東笑問著,瞧得蕭炎點頭後,這才繼續道:「既然如此,那便請小兄弟在此處煉製丹藥吧,我會守在走廊外面,這段時間,你會得到所需要的安靜氛圍,絕對不會有人打擾你。」

「嗯。」微笑著點了點頭,蕭炎望著那退出去的海波東,雙手輕輕的將房門反扣上,轉身望著這處房間,並沒有急著立刻動手,緩緩的渡著步子將整個房間走了一個遍,任何細小的角落,都會被他嚴格的檢查一遍,好半晌之後,檢查完畢的蕭炎這才來到房間中央位置處的桌旁,手指彈了彈戒指,在心中輕聲問道:「老師,這裡沒問題吧?」

「嗯,我檢查過了,看來那傢伙並未在這裡耍什麼花招。」葯老的聲音,在心中笑著響起。

聞言,蕭炎點了點頭,笑道:「既然如此,老師,該您動手了…」說著,蕭炎手指輕撫著納戒,頓時,先前的那一堆材料,便是再度被堆滿了桌子。

「唉…就知道你會找我這把老骨頭做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