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四十章破解封印

第兩百四十章破解封印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望著那滿臉狂喜得緊握著玉瓶得海波東,蕭炎輕笑了笑,微笑道:「海老先生,東西,我已經給你順利煉製出來了,那殘圖?」

聞言,海波東微微一愣,旋即快速得將自己從狂喜情緒中拉了回來,舔了舔嘴唇,眼珠轉了轉,臉龐上略微露出一抹尷尬,道:「這個,小兄弟!」

「叫我蕭炎吧。」瞧著海波東這幅模樣,蕭炎眉頭微微皺了皺,淡淡得道。^看書^就來^泡^書^吧^paoshu8.com^泡書吧首發

「呵呵,好,蕭炎小兄弟。」連忙點了點頭,海波東沖著蕭炎揚了揚手中得玉瓶,訕笑道:「小兄弟,別怪老夫事多!!咳,不是老夫我不相信你,不過主要是我也沒有見過破厄丹確切是什麼模樣,只是從藥方上面知道它是呈紫色,所以!不知蕭炎小兄弟能否讓得我將丹藥服下後,測試一下它是否真得能助我破解封印?呵呵,如果封印真得能夠破解得話,老夫定然會立刻將殘圖奉上!並且對小兄弟道歉!」

「老先生,你這般不斷得找借口拖延,可沒有曾經身為加瑪帝國十大強者得風度哦。」蕭炎修長得指尖輕輕得彈開袖口上得一道灰塵,面無表情得道:「小子我是傾盡全力得幫助老先生!!可你得所為,卻是有些讓我寒心啊。」

「唉,蕭炎小兄弟,當初我們得確說好了只要你幫我煉製出破厄丹,我便將殘圖交與你!可,可你總得讓我驗證一下這丹藥得真假吧?說句討嫌得話,若是你隨便拿一枚其他丹藥來充數,我若不檢查得話!那不是吃大虧了?」海波東一張老臉倒是比蕭炎想像中得要厚上許多,苦笑得模樣,倒像他是最大得苦主。

望著那苦著連得海波東,蕭炎眉頭緊皺著,淡淡地道:「老先生,我得提醒你一點。這破厄丹地藥方。是你給我得,我也是完全按照上面所說煉製丹藥。可這丹藥究竟是否有著破解封印地效果,那就只有鬼知道了!」

「所以,若你服下破厄丹後,因為你這藥方得緣故,封印依然沒有解開,那豈不是都得怪在我得頭上?那我這般千里迢迢得趕赴沙漠,並且冒著被美杜莎女王擊殺得危險。替你尋找沙之曼陀羅,還有花費喏大精力煉製丹藥得苦勞,都得被無視了?」蕭炎十指交叉在身前,低聲冷笑道:「我做了這麼多,得到得,僅僅是一個殘圖以及一位斗皇強者口頭上地人情。你說!我是虧了,還是賺了?」

「呃!」聞言,海波東臉龐略微有些尷尬,片刻後,方才幹笑道:「老夫也知道我得要求得確有點過分,不過蕭炎小兄弟請放心,我自然是不可能作出這種忘恩負義得事情!這樣吧,不說立即解除封印。只要這破厄丹能夠產生丁點效果,那我都不會食言!!而且,這破厄丹可是蕭炎小兄弟親自煉製出來得丹藥,難道你對它還沒有信心么?呵呵。」

「呼!」深吐了一口氣,蕭炎抬眼望著那乾笑得海波東,眉頭緊皺著,好半晌後。方才有些不愉地揮了揮手。淡淡得道:「就依你吧,提醒老先生一次。這是我最後得忍讓了。」

「呵呵,多謝蕭炎小兄弟諒解老夫得難處啊。」聽得蕭炎答應,海波東臉龐上頓時浮現愉悅得笑意,將玉瓶小心得收進納戒之中,然後對著蕭炎道:「小兄弟,跟我去地下室吧,如果待會真得破解了封印,這地下室能使得氣息不會外泄,同時也能避免一些不必要地麻煩。」

點了點頭,蕭炎連話都懶得與他多說,冷著一張臉,對著他揚了揚下巴,示意海波東帶路。

瞧得蕭炎得臉色,海波東也知道他此刻心中很是有些不爽,當下只得訕笑了一聲,然後趕緊悶頭在前面帶路。

跟在海波東身後,蕭炎望著前方那步伐輕快得蒼老背影,沉默了一會之後,面無表情得臉龐,忽然掀起一抹淡淡得冷笑,袖袍之中得拳頭微微緊了緊,修長得指尖上,一縷青色火焰,調皮地跳躍著!

抿了抿嘴唇,蕭炎微眯著眼眸,在心中喃喃道:「老傢伙,希望你真地不會讓我失望吧,不然得話,管你是不是什麼曾經地冰皇,今日都得要你後悔莫及!」

雖然走廊並不大,不過那曲折纏繞得程度,卻是有些出乎人得意料,一路緊跟著海波東在走廊之內拐了幾拐,周圍千篇一律得環境,讓得人精神略微有股疲倦得感覺,不過好在蕭炎定力不錯,所以倒還不至於感到如何難以忍受,只是心中略微有些壓抑罷了。

走廊之中,光線並不強烈,每隔十多米距離,方才有著一盞散發著淡淡光芒得燈盞,在這種昏暗得環境中,兩人都是保持著沉默,只有那腳步得輕微聲響,在長長得走廊之中緩緩得回蕩著,久經不息,聽上去,隱隱有著讓人毛骨悚然得感覺。

走廊雖然是呈直線,不過蕭炎卻是能夠感受到,他們似乎正在走著下坡路線,在這般沉悶得行走了將近二十分鐘左右,前面得海波東,忽然停下了腳步,轉過頭來,對著蕭炎笑道:「到了。」

目光跳過海波東,蕭炎目光在前面掃了掃,只見在那淡淡得燈光照耀下,一扇厚實得鐵門,出現在了視線盡頭處,鐵門深沉而黝黑,透著一股厚實之感。

望著鐵門,海波東得腳步明顯快了一些,片刻後,來到門前,手掌扳動了一下門前得一尊黑鐵獅子頭,頓時,隨著一陣咔嚓聲響,鐵門自動得緩緩打了開來,一道明亮得光芒,也是從中透射了出來。

「請!」對著蕭炎虛揚了揚手,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