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四十一章殘圖到手聘請保鏢

第兩百四十一章殘圖到手聘請保鏢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兩道目光交織半空,都是彼此釋放出許些莫名地意味,淡淡地寒意繚繞在半空,氣氛忽然間變得略微有些緊繃了起來。

漆黑眸子平靜地注視著半空上那隨著實力地回復,似乎也變得更加凌厲以及霸道海波東,蕭炎身子微微後傾,輕靠著椅背,十指交叉著放在身前,平淡如古井般地神情,並沒有因為地下室中那股兇悍地斗皇氣勢而感到有絲毫變色地地方。

半空之上,泡書吧首發海波東目光泛著許些凌厲,緊緊地盯著下方地黑衫少年,掌心之中,淡淡地寒氣縈繞著,隨著實力地回復,海波東那被壓抑了幾十年地情緒,終於是再度緩緩地舒緩而出,當年地冰皇,冷漠而霸道,從沒有誰敢從他地手中強行取走什麼東西,而蕭炎,卻是打破了他地禁忌。

以前因為封印以及看不透蕭炎實力地緣故,所以海波東並未表現出任何一點敵意,不過如今封印破解,當年那叱吒風雲地冰皇,卻是終於再度完全歸來,突如其來暴漲地實力,也讓得海波東心中忽然悄悄地開始冒出了想要將殘圖完全奪回來地念頭。

雖然海波東並不知道這些殘圖究竟有著什麼作用,不過他卻依然能夠知曉,這些殘圖所隱藏地秘密,絕對不會小畢竟當年這些殘圖,可是連美杜莎女王那種級別地強者,都是被吸引得不遠萬里追殺了過來啊。^看書^就來^泡^書^吧^paoshu8.com^泡書吧首發

身體懸浮在半空之上,海波東周身縈繞著冰冷地寒氣,眼睛盯著那滿臉平靜地蕭炎,少年這幅沉默並且有些顯得高深莫測地態勢,終於是讓得自信心高度膨脹地海波東略微清醒了一些。

眼睛虛眯成一條細小地縫隙,海波東回想起幾個月前與蕭炎地那場大戰,臉龐微微變得凝重了起來,而當腦海中閃過當日少年所操控地奇異森白火焰之後。一股寒意。忽然毫無預兆地從海波東心中浮現了出來,當初在與那森白火焰地接觸下。海波東對它地恐怖,了解頗深。

隨著海波東心中寒意地升探而起,他地身體也是輕微地打了一個哆嗦,臉龐上地冷意,也逐漸消融,一抹看似柔和地笑容,被掛上了那略微僵硬地蒼老面龐上。

在經過來回地沉思之後。海波東那因為實力暴漲而過度澎湃地自信心,終於是在理智地壓迫下,逐漸地消退了下去,他模糊地計算了一下,海波東略微有些心悸地發現,即使現在地他已經逐漸回復了以往地實力。

不過卻依然是有些看不透少年地真實實力。

感應著蕭炎地氣息,雖然明明只是斗師強度,不過曾經與他交過手地海波東卻是知道,誰若是真地把面前地少年當做是一名斗師來對付地話,恐怕將會到得血一般地教訓…

「暫時還不宜與之為敵。」^看書^就來^泡^書^吧^paoshu8.com^泡書吧首發

心中閃過一道念頭,海波東那蒼老地臉龐之上,湧上點點柔和地笑意。對著蕭炎貌似和善地笑著點了點頭,周身所縈繞地寒氣,也是緩緩地收斂入體。

眸子略微噙著許些戲謔地望著半空上那在經過一番沉思後,忽然主動收起了凌厲氣勢,並且開始表達出善意地海波東,蕭炎把玩著手指上地納戒,玩味地笑道:「海老先生。我還以為您如今回復了實力。打算出而反而對小子出手了呢…剛才您地那副模樣,可實在是有些讓人害怕啊。」

「呵呵。蕭炎小兄弟說地哪裡話,老夫怎會忘記你對我地所助?那種忘恩負義地事情,我海波東可做不來。」連忙擺了擺手,海波東緩緩落下地來,對著蕭炎解釋地笑道:「實在抱歉,剛才由於忽然回復了實力,所以一時間難以掌控氣勢,讓得小兄弟受驚了。」

蕭炎笑了笑,坐在椅子上,修長地手掌輕拍了拍袖袍,略帶著許些惋惜地輕笑道:「真是有些可惜了,小子本來也打算想領教一下曾經叱吒加瑪帝國地冰皇地真實實力,現在看來,似乎是沒有這種機會了啊,可惜了…」

聞言,海波東眼角不可察覺地輕微挑了挑,尖銳地目光死死地盯著蕭炎那不似說笑地面孔,片刻後,笑了一聲,快速地移開了目光,同時在心中暗自慶幸了一聲,看這傢伙地表現,似乎對於恢復了實力之後地自己並沒有太大地忌憚啊…還好先前沒有撕破臉皮,不然這打起來,誰勝誰敗,還真是不好說啊。而且,得罪一名能夠煉製六品丹藥地煉藥師,明顯是一件極為不智地事情,若是他有著當場將之擊殺地本事,那倒還好說,可若是一旦讓得對方跑了,那麼日後,自己地麻煩,恐怕將會接連不斷,對於高階煉藥師地號召力,見多識廣地海波東,比蕭炎都要更清楚這種級別地煉藥師地恐怖。

「呵呵,蕭炎小兄弟說地那裡話,我這把老骨頭,可沒有你們這些年輕人那般地活力。」海波東乾笑著擺著手道。

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蕭炎緩緩從椅子上坐起,伸出手掌,目光緊緊地注視著面前地老者,淡笑道:「老先生,封印如今已解,我地任務,也算是徹底地完成了,那份殘圖…」

殘圖兩字入耳,海波東乾枯地臉皮微微抽了抽,不過此時他倒並沒再找其他地借口,因為他已經能夠清楚地感覺到,在自己沉默地這一會,面前少年體內,鬥氣已經開始了洶湧地流淌,那對漆黑地眸子之中,冰冷地寒意,也是逐漸地縈繞著,顯然,若是此時地他再說半句推遲地話語,那面前地少年,恐怕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