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四十六章墨家

第兩百四十六章墨家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在大廳內那一道道近乎獃滯的目光中,蕭炎隨手抽出一張椅子,大刺刺的坐了上去,瞥著那臉色慘白的羅布,輕剔著指甲,淡淡的道:「說說吧,你們最近是怎麼回事?以你的性子,似乎還沒有橫掃石漠城所有勢力的魄力啊。」

聽著蕭炎這略微有些損意的話語,羅布也只得訕訕的笑了笑,沉默了下,苦笑道:「的確,我並沒有想過獨霸石漠城這塊地盤,而且沙之傭兵團也不具備清除石漠城所有勢力的實力。」

「這一切的事情,或許還是因為漠鐵傭兵團的那位叫做青鱗的小女孩。」羅布臉龐上的表情,略微有些後悔。

「羅布,你可要小心你在說什麼!我們家族能夠幫你稱霸石漠城,也能讓你們在頃刻間覆滅!」就在羅布準備全盤托出之時,那一旁的幾人之男子,忽然暴喝道。

聽得這喝聲,羅布臉色微微變了變,片刻後,他惡狠狠的轉過頭,對著那男子怒道:「媽的,要不是你們,老子也不會有今天的下場!」

「他們是誰?」蕭炎偏過頭來,盯著那幾位並非是沙之傭兵團的男子,輕聲問道。

見到蕭炎望過來,那幾位男子急忙退後了幾步,體內鬥氣急速流淌著,滿臉的忌憚,眼角不住的瞟著腳下,生怕那詭異的冰層,會忽然從腳底下冒探而出,顯然,先前蕭炎的那番出手,已經讓得這些人心中升出了許些恐懼。

「他們是墨家的人,那位叫做青鱗的小女孩,便是他們的大長老親自出手擒回去的,在抓走之後不久,他們墨家便是聯繫上了我們沙之傭兵團。說是可以借給我們人,然後幫助我們稱霸石漠城。不過條件就是……必須將漠鐵傭兵團的所有人殺光…」羅布掃了一眼蕭炎身後的蕭鼎等人,說道。

「墨家?」聞言,蕭鼎臉色微變。失聲出口。

「他們是什麼來路?」蕭炎偏過頭來,望向臉色略微有些不好看地蕭鼎。問道。

「墨家,加瑪帝國東北省份的四大家族之一,其勢力雖然比不上納蘭家族這些龐大傢伙,不過倒也不可小覷,常年盤踞在東北地方地他們,在那裡幾乎是根深蒂固。儼然是一方土霸主的姿態。極少有人敢去招惹他們,沒想到。此次竟然是他們要對付我們。」蕭鼎緊皺著眉頭道。

「墨家…他們實力如何?」手指輕輕的敲打著桌面,蕭炎低聲問道。

「墨家實力最強地。便是他們先前所說的那位大長老,我聽過他地名字。應該是叫墨承吧?他的名頭,在帝國東部這塊地方,可是頗為響亮的…當年曾經一人單槍匹馬的將東部最猖獗兇狠的黑旋風強盜團殺了個精光,要知道,那黑旋風強盜團,實力可不容小覷,其中光是大斗師,便是有三位,斗師更是有著十幾名之多,再加上天性兇悍,帝國幾次派兵圍剿,都未有太大的建樹,反而是損失了不少人…那場殺戮,可當真是血流成河,因此,也造就了他那儈子墨地外號…」蕭鼎沉聲道。

「似乎也是一個狠人啊…」蕭炎輕笑道。

「當然,雖然身為一名斗靈,實力也地確很強,不過讓得那墨承有如今這般聲望地位的,還主要是他地另外一個身份。」說到此處,蕭鼎的臉色,略微有些古怪了起來。

「什麼身份?」

「那傢伙年輕地時候,曾經拜入了雲嵐宗,後來因為要管理家族事務,便是離開了雲嵐宗,不過那傢伙也算機靈,雖然脫離了雲嵐宗,不過每一年,都會給雲嵐宗上繳一份極其龐大的供奉,並且每次雲嵐宗地高層有喜事等等,他都會親自前去祝賀,為人極為圓滑,據說,十幾年前雲嵐宗宗主收入門弟子時,那傢伙也是受邀在列,從雲嵐宗回來後,那傢伙就一直將這事掛在嘴上,滿天下炫耀,當然,能夠參加雲嵐宗宗主的收徒儀式,也的確挺讓人羨慕的…」雖這樣說著,不過蕭鼎還是輕搖了搖頭,心中對那墨承的人品略微有些鄙視。「哦,對了…雲嵐宗的宗主這麼多年,就收了一個女弟子,你應該知道她是誰…」蕭鼎攤了攤手,道。

「嗯。」微微點了點頭,蕭炎淡淡的笑了笑,那女弟子,除了納蘭嫣然之外,還能是誰?

「因此,雖然這傢伙脫離了雲嵐宗,可不僅未被雲嵐宗的執法隊追殺,反而弄了個外門執事的稱號,這些年來,很多強在東北這塊地方混跡時,未與他起衝突的最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忌憚他背後的雲嵐宗……呵呵,畢竟那才是一個真正的龐然大物。」蕭鼎嘆息了一聲,笑道。

「小子,竟然知道雲嵐宗是我們墨家的後台,那便識相些,乖乖跟我們回墨家,倒還…」聽得蕭鼎的訴說,那幾人之中的一位稍顯年輕的男子,臉龐上忍不住的浮現許些得意,看他那種表情的熟練度,顯然,對這種耀武揚威的事情,並不是頭一次干,然而…他的得意話語還未說完,那坐在椅上的蕭炎,便是隨意的揮了揮手,一股冰層瞬間從其腳掌下蔓延而出,然後將之包裹其中,同時也將那還未說完的話語堵了回去。

「今天就算是雲嵐宗的宗主來了,也不見得能把你們帶走,所以,別在說那些腦殘的話了,誰說一句,就多一具冰雕。」蕭炎連看都沒有去看那冰雕一眼,語氣淡漠的道。聽得蕭炎這般狂語,那僅余的四人臉龐上湧現一抹怒氣,不過有著身旁那具冰雕坐鎮,他們也只得狠狠的咬著牙齒,不敢再開口。

「不過這些傢伙還真是奇怪,搶了我們的人,還要反過來把我們全部殺光?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