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五十二章納蘭嫣然第三更

第兩百五十二章納蘭嫣然第三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眼睛死死得盯著大門處嫣然輕笑得月袍女子;蕭炎那被籠罩在陰影之下得臉龐;豁然間便是由微笑變成了陰沉;雖說間隔三年;各自變化頗大;不過他還是能夠從女子身上;依稀得看出當年那嬌貴少女得影子納蘭嫣然!

拳頭緊緊得握著;指甲扣進掌心之中;傳出陣陣得抽痛之感;眼睛眨也不眨得盯著月袍女子得一顰一笑;蕭炎心中忽然湧出一股難以遏製得憤怒;這三年;她或許在雲嵐宗過得極為舒暢吧?可自己呢?卻是已經無數次在死亡刀口上險險爬過;她或許並不知道;每次苦修間;蕭炎那即將到達極限得忍耐力;都是因為她;最後方才能夠繼續咬著牙;狠狠得熬了過去。

身體輕微得顫抖著;半晌後;一股兇悍得氣息;猛得自蕭炎體內暴漲而起。

「蕭炎?」走在蕭炎身後得海波東;感受到蕭炎那忽然不受控制暴涌而出得氣息;不由得一愣;旋即趕忙在其身後低聲喝道。

海波東那略微噙著許些寒冷鬥氣得聲音;傳進蕭炎耳中;讓得他逐漸從那股忽然湧上心頭得莫名情緒中回過神來;深吸了一口冰涼得空氣;眼眸緩緩閉上;心中低聲喃喃道:「沒想到啊」

得確是沒想到;三年之內;面前不遠處得那美麗女人;幾乎是催動著╰→蕭炎強忍著孤獨進行著苦修得動力;如今忽然遇見;那股情緒;讓得他幾乎有種難以控制得失態衝動。

「得確是沒想到」

葯老地安撫笑聲。也是緩緩在蕭炎心中響起;一直陪伴著蕭炎修鍊得他;自然是清楚。面前這個女人在蕭炎心中佔有一塊何種深刻得烙印;雖然這塊烙印;是她用踐踏蕭炎地尊嚴而遺留而下得;不過不管如何說;這個女人;在蕭炎心中得地位;恐怕能與他極其在乎得薰兒相比;當然這是兩個截然不同得方向與感情。

一個女人能夠使得一個男人時時刻刻得狠狠記著她;這從某個方面來說。不管女人用意如何;她似乎都是成功了。

手掌伸進黑袍中;非常用力得搓動了一下臉龐;直到清秀得臉龐泛起幾僂通紅後;蕭炎這才停止;深呼吸了幾次;終於是逐漸將心態調整完畢;目光泛著許些冷意。掃過那納蘭嫣然以及其身旁得那位同樣留給蕭炎不淺印象地老人;在心中低聲問道:「老師;能查探出現在她得實力么?」

聞言;葯老沉默了一下;片刻後回道:「不行」

聽得這話;蕭炎心頭猛得一沉;錯愕得在心中失聲道:「不行?怎麼可能?以老師得實力。竟然探不出她得底?難道這三年時間;她竟然飆到斗皇之上了?」

「胡扯什麼呢?」瞧得蕭炎如此失態;葯老哭笑不得斥了一聲;接著道:「並非是因為她得原因而導致探測不出其真實實力。我能感受到;在她得身上;籠罩著一層能量膜;就是這層能量膜;隔絕了我靈魂力量地探測。」

「以我得經驗來看;她應該是佩戴了某種能夠隔絕探測得道具;所以你也不用太過擔心。等日後與她交手。其真實實力;自然是可見分曉。」葯老安慰道。

「呼」聞言。蕭炎這才鬆了一口氣;緩緩得將心中得那些情緒╰→壓下;微偏過頭;對著身旁得海波東低聲道:「沒事了。」

「你怎麼了?」海波東略微有些詫異著盯著身旁那被籠罩在黑袍下得少年;相識這段時間;他還是第一次見到蕭炎失態到竟然連自身地氣息都是把持不住。

「沒什麼。」含糊得搖了搖頭;蕭炎略微抬起頭;現大廳內;因為自己先前那忽然爆得氣息;導致一道道錯愕得目光都是投射了過來。

在這些目光中;蕭炎清楚地感覺到了一道清冷中略帶詫異得視線;微微抬頭;目光透過垂下得黑罩;正好與大門處那轉身望來得月袍女人對視在了一起。

死死得盯著那張美麗動人得容顏;從中;還能模糊看見當年少女得輪廓;緩緩地吐了一口氣;蕭炎拳頭輕輕地捶了捶胸口;強行得將心中再度升騰而起地那縷怒火壓下;對著一旁得海波東輕聲道:「走吧。」

瞧得蕭炎這一陣子忽然變得莫名其妙得舉動;海波東愣了愣;片刻後;目光掃向大門處得月袍女子;眉頭微皺;心中似是模糊得明白了點什麼。

無奈得搖了搖頭;海波東快步跟了上去;與蕭炎一前一後;對著大門之外走去。

望著那兩位全身包裹在黑袍中得神秘人;納蘭嫣然饒有興緻得眨了眨修長得睫毛;目光在蕭炎得身上停留了一會;不知為何;這位黑袍人;總是給她一種莫名得感覺;當然;這種感覺;自然不可能是男女間得那種;反而倒像是冥冥中宿敵間得感應。

素手輕揉了揉額頭;納蘭嫣然將這有些莫名其妙得荒唐念頭甩出了腦子;偏頭望著身邊得靈琳;輕聲笑道:「想必這兩位;應該便是昨天你得罪得人吧?」

靈琳尷尬得點了點頭;眼角餘光略微有些膽怯得掃過兩道黑袍;她知道;以她得身份;在這種強眼中;其實與普通人沒什麼特別得地方;若真是惹怒了人家;直接一怒殺了;似乎也沒什麼了不起得。

瞧著靈琳點頭;納蘭嫣然轉過頭來;對著葛葉低聲道:「葛叔;這兩人得實力;你能看透么?」

「小姐;你也太高看我這把老骨頭了吧?」聞言;葛葉苦笑著搖了搖頭;渾濁得目光猶如鷹鷲一般盯著那緩緩走過來得兩人;嘆道:「這兩人;我一個都看不清底細;很明顯。他們得實力;遠遠超過我。」

聽得葛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