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五十七章斬殺墨承

第兩百五十七章斬殺墨承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葛葉的身體。猶如那秋風中的一片落葉。狼狽的急射而退。沿途的桌椅。在接觸到葛葉的身體時。都是被那股暗含的勁氣。轟然震裂。

雙腳搽在的面足足後退了半個大廳。葛葉的身體這才緩緩停住。略微有些蒼白的臉龐上。覆蓋著一抹難以置信的震驚。

「你…」搽去嘴角的血跡。葛葉劇烈的喘了幾口粗氣。心中卻是猶如翻起了驚濤駭浪:「那張面孔…為什麼有些熟悉?」

腦海中。三年之前。蕭家少年那稚嫩中蘊含著不屈與倔強的臉龐。緩緩從記憶深處浮現而出。與先前那驚鴻一瞥的面龐互相重疊。竟然是隱隱有著幾分神似。

「不可能!」

心尖猛的狠狠一顫。葛葉胸膛急速的起伏著。深吸了幾口有些冰涼的空氣。片刻後。搖了搖頭:「眼花了!就算那少年脫去了廢物的名頭。可想要在短短三年達到這種境界。絕對不可能!!」

三年時間。從一名連斗者都尚還不是的實力。提升到斗皇級別?這種話。葛葉敢拍著胸口打包票。即使是放眼整個鬥氣大陸。恐怕也絕對不可能有人辦到!

隨著心情的緩緩平復。葛葉也是開始懷疑自己先前的所瞟見的面目。在略微思量之後。心中非常堅定的認定了一個事實。先前。自己絕對。絕對是眼花了!中這般認定之後。葛葉臉龐之上的震驚方才緩緩平復。捂著胸口咳嗽了幾聲。一縷血跡再度從嘴角溢流而下。先前黑袍人的那一掌。讓的他受了不輕的傷。

「葛叔。你沒事吧?」高台上。納蘭嫣然飄然落在葛葉身旁。俏臉上浮現許些擔憂。急切的問道。

「咳。不礙事。」搖了搖頭。葛葉苦笑道。

望著葛葉那蒼白的臉龐。納蘭嫣然柳眉微豎。這還是她第一次瞧見有人敢這般對付雲嵐宗的人。當下寒著俏臉。將視線投向那位黑袍人。清冷的道:「這位大人。你今日這般舉止。是在向雲嵐宗挑釁么?」

黑袍微微抖動。納蘭嫣然似乎能夠察覺到那從黑袍下射出來的淡漠目光。當下玉手緊握。心中隱有一分怒意。

「你除了會抬出雲嵐宗之外。還能做什麼?墨承的命。今日我必收。你若是想要阻攔。出手便是。不用拿雲嵐宗和雲韻來說事。那對我沒用。」黑袍人輕拍了拍袖袍。聲音中。卻是蘊含著許些譏諷與冷笑。

「你…」聽的黑袍人的譏諷話語。納蘭嫣然黛眉間湧上一股怒火。冷笑道:「閣下是一屆斗皇強者。想必在加瑪帝國內也不是無名之人。既然你今日執意要殺墨承。那還請將名號報出來。日後。我雲嵐宗自會找大人說理。」

「說理?呵呵。應該是雲韻帶著幾百人一起來說吧?」黑袍人搖了搖頭。嘲諷的笑道。

「既然閣下能當著東北省份眾多勢力首腦的面。擊殺墨承。那又怎藏頭露尾的?以你的實力。我想。應該不是害怕墨家報復。而是忌憚墨家身後的雲嵐宗吧?」納蘭嫣然冷聲道。

「並非不敢。只是不想。你也不用著急。雲嵐宗。我遲早會上去。到時候。我是何身份。你們自然會清楚。」黑袍人淡淡的道。

聽的黑袍人如此不將雲嵐宗放在眼中。納蘭嫣然輕咬著銀牙。恨恨的道:「好。既然閣下有這般膽量。那我倒是真要看看。你是否真有膽闖上雲嵐宗!」

「說完了?」黑袍微微抖動。黑袍人似是聳了聳肩:「說完了。那便停止恬噪吧。我要動手了。若是想要阻攔。請便。不過提醒一句。我並不會因為你的身份。而有所留情。不想雲嵐宗少個接班人。那便安靜的在一旁待著。」

聞言。納蘭嫣然紅潤的小嘴緊緊的抿著。豐滿的胸脯微微起伏。盪起一條頗具誘惑的弧線。然而雖然心中憤怒。可她卻是沒有半點辦法。在這個大廳中。沒有任何一個人能與這位神秘強者相抗衡。而且對方似乎也並不懼怕雲嵐宗。因此。她除了眼睜睜的看著墨承成為他的掌下亡魂之外。似乎並沒有任何的法子。

沒有再理會身後納蘭嫣然的舉動。黑袍人緩緩轉過身來。森冷的望著那依靠著台柱。想要站起身來的墨承。掌心之上。森白的火焰升騰而起。卻是帶起了許些冰冷。

「這位大人…」望著那欲下殺手的黑袍人。墨家家主墨闌臉色蒼白。雖有心想要上前阻攔。不過瞧著先前葛葉與納蘭嫣然的下場後。他只的強行忍住這種衝動。那位黑袍人明顯是因為葛葉的身份方才有所留手。可若是他們這些人衝上去。恐怕大廳內。又將多出一些冰冷的冰雕。因此。墨闌也只的站在離黑袍人一個較為安全的距離外。出聲道:「大人。那位叫做青鱗的小女孩並未有任何事。只要您能放過大長老。我墨家願意賠償你所開出的任何條件!」

對於墨闌所說的話。黑袍人依然是無動於衷。在大廳內眾位首領的注視下。緩緩的對著墨承行去。淡淡的陰冷殺意。讓的大廳內部。繚繞著一股冰寒的氣息。

望著那連理都未曾理自己的黑袍人。墨闌慘然一笑。在這種絕對實力的壓迫下。他只的放棄援救的心思。滿心頹喪的他。也只能希望著。這位手段頗為狠辣的斗皇強者。在將墨承斬殺後。不會再對墨家進行清除。不然的話。墨家恐怕就真的將會從一流勢力。淪落為末流了。

似乎是明白黑袍人對自己所懷有的必殺之心。所以墨承也並未再發出無謂的求饒聲。怨毒的望著那緩緩走來的黑袍人。那唯一的左手臂。忽然微微蠕動著。

「想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