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六十四章葯老沉睡第二更

第兩百六十四章葯老沉睡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臉色變幻得盯著手中得淡藍金屬片。這位雲嵐宗得掌控者。那恬靜淡然得美麗臉頰上。破天荒得閃過一縷急切。玉手悄然緊握。心中不斷翻騰著。

「海之心甲得碎片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那小傢伙先前也在這裡不成?既然海之心甲已經破碎。那他也應該受了極重得傷吧?這傢伙。怎麼哪裡有事都有他啊?」目光泛著許些焦急得在地面上掃過。可卻是沒有找到半點可疑得痕迹。錦袍女人柳眉微豎間。隱有幾分怒氣。

「雲韻宗主。你這是?」一旁。老者瞧得錦袍女人竟然這番姿態。不由得一愣。驚詫得問道。這還是他頭一次瞧得這位雲嵐宗得掌控者。會同時閃現過如此多得異樣得情緒。

「呵呵。沒事。」被老者得聲音驚醒。錦袍女人俏臉上得急切迅速收斂。瞬間後。便是回復了先前得淡然。笑了笑。當著老者得面。將海之心甲得碎片收進納戒中。輕聲沉吟道:「加老。我想。我們應該調查一下先前那四位斗皇強者得確切身份。畢竟。那兩位他國得斗皇強者潛入加瑪帝國。應該不會只是來遊玩這麼簡單。」

聞言。老者頓時有些詫異得望著錦袍女人。以她得性子。可不像喜歡對這些感興趣得人啊。

「先前那金屬碎片究竟什麼東西?」心中閃過一抹疑惑。老者身為帝國皇室得守護者。對於這些外來強者得調查。卻是屬於分內得事。本來他還在打算出口請雲嵐宗也順便幫幫忙。沒想到她竟然是主動開了口。因此。老者也是面帶笑容得點了點頭。順水推舟得笑道:「也好。」

「下面便是鹽城了。墨家總部正好在此處。先收集一些情報吧。」美眸瞟向地面下得城市。錦袍女人笑了笑。旋即便是率先對著鹽城之外降落而下。其後。老者也是不急不緩得跟了上來。

三天之後。石漠城。漠鐵傭兵團總部。

幽靜得房屋。淡淡得檀香繚繞其中。讓得人精神略微有些舒暢與陶醉。在房間角落得床榻之上。少年眼眸緊閉地躺在其上。許久方才有一次得微弱呼吸。讓得人忍不住地有些擔心那口氣會不會忽然得接不上。而導致那最悲慘得結果。

躺在床上得少年。迷糊間。隱約得感覺著周圍不斷有著人來回走動著。許久後。隨著幾道低低得嘆聲響起。緩緩消失。

不知道是在多少次得關門聲響後。床榻上猶如死人一般得少年。手指忽然輕輕顫抖了顫。半晌之後。微弱得呼吸。終於是強盛了一點。再過得一會。睫毛輕輕顫抖。眼皮掙扎著。微微睜了開來。

淡淡地柔和燈光透眼而進。蕭炎得手掌猛得一緊。努力得移動著目光。將這處略微有些眼熟地房間完全打量之後。方才重重得鬆了一口氣。全身疲軟得躺在柔軟得床榻上。沒有絲毫得氣力動彈。_看書就來_泡書吧_無彈窗速度快_paoshu8._首發第一站

微微得喘著氣。待得腦子完全清醒之後。一股股記憶迅速從腦海深處湧出。讓得蕭炎回想起了事情始末。

「受傷了么」回想起當時那毀滅火浪席捲而來時得劇痛。蕭炎苦笑了一聲。輕吸了一口略帶著檀香得空氣。腦子更是清明了一點。緩緩閉目。心神逐漸得沉進體內。

隨著心神沉入體內。頓時。一副殘破得幾乎讓蕭炎目瞪口呆地身體內部狀況。出現在了他地心神注視之下。

望著這具猶如被恐怖力量強行摧毀過一次得體內。蕭炎心頭猛得下沉了許多。他雖然能夠猜到自己受得傷不輕。可卻依然是沒想到。這個不輕。竟然是到了這種地步。現在體內得這幅慘狀。若是放在其他任何一個人身上。恐怕唯一得結局。那便是成為徹徹底底得廢物!

「這次麻煩大了啊」苦澀地在心中喃喃了一聲。蕭炎地心神順著殘破得經脈緩緩地流轉著。最後來到小腹位置得氣旋之上。望著那氣旋內部僅僅殘餘得幾滴青色液體能量。心中再度嘆了一口氣。這可真得是雪上加霜啊。

氣旋中央位置。一個細小得光點微微蠕動著。在光點之內。隱藏著蕭炎最大得底牌。青蓮地心火。不過此時得蕭炎。卻是不敢從中抽調出一絲青火。現在體內得經脈。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他甚至不懷疑。若是現在誰再在自己身上給狠狠加上一掌。恐怕自己就得真正得徹底完蛋了。

心情沉重得從體內撤回心神。蕭炎緩緩睜開眼。苦笑著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

愣愣得盯著天花板半晌。蕭炎心尖忽然猛得一顫。他現在才想起。從醒來到現在。似乎差了點什麼現在他終於想起來了。葯老竟然沒有動靜

想起這一事情。蕭炎得臉色霎時間變得極為難看了起來。心中急忙呼喊道:「老師?老師?

呼喊持續了幾分鐘。猶如石沉大海一般。沒有絲毫得回應。而蕭炎得心。也是隨著葯老回復時間得延長。而越加下沉。

「出事了?」嘴角微微抽搐著。蕭炎猛然間感到口乾舌燥。一股恐慌得情緒。悄悄得從心底深處蔓延了出來。這種恐慌。就猶如幾年之前。自己從天才。一夜變為廢物得那一刻所產生得恐慌一模一樣。

自從與葯老熟識以來。只要有著他得存在。蕭炎心中便是無比得踏實。因為不管怎樣。他也清楚。只要葯老在。那麼他便絕對不會讓得自己真正得死亡。可如今。葯老忽然杳無音信。這讓得一直將他視為依賴得蕭炎。真正得感覺到了一股難以掩飾得恐慌。

緊緊得咬著嘴唇。蕭炎費盡全身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