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七十章紫火丹第二更

第兩百七十章紫火丹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房間之內。蕭炎緩緩地磨挲著下巴,滿臉地沉吟之色,半響後。手掌一翻。一個透明的瓶子便是出現在了手掌中,瓶子內,盛裝著一瓶伴生紫晶源。

解開瓶蓋,蕭炎手指伸進。小心翼翼地沾了一點。頓時。手指處。便是傳來一陣火辣辣地疼痛。

抽出手指。蕭炎眼睛緊緊地盯著指尖的一滴紫晶源。體內鬥氣流淌著,然後透過手指,輕輕的觸摸了一下那滴紫色的紫晶源,頓時,「嘭」地一聲輕微悶響。一縷細小的紫色火焰。從指間處升騰而起,熾熱的溫度。讓得蕭炎眼睛微微虛眯了起來。

「溫度不錯…不過可惜,一滴紫晶源所能造出的紫火。實在是有些少。」笑著點了點頭。旋即蕭炎略微有些惋惜地道。

「紫晶源地所存並不多,若是一滴地量。只能製造出這點紫火的話。那可是有些得不償失啊。」蕭炎盯著那瓶伴生紫晶源,皺眉低聲道。

「不過這個小傢伙也沒吸取多少。怎麼吐火吐得跟噴火器一樣?」緩緩偏過頭。蕭炎望著那吐得不亦樂乎的吞天蟒,疑惑的道。

目光緊緊地盯著床榻上地吞天蟒。半晌之後。蕭炎眉頭輕挑,經過一陣觀察,他發現,在吞天蟒即將噴出紫火的霎那。其嘴中的幾顆獠牙,似乎是滲透出了許些唾液。而那些細微地紫色火苗,在與這些唾液相遇之後。體積便是驟然暴漲了將近十幾倍。

「是因為唾液的緣故嗎?」嘴中低聲喃喃道。蕭炎微微一笑,手掌翻轉間。一個空瓶子出現在了掌心中,旋即笑眯眯的對著吞天蟒緩緩走去。

……

經過一番讓得人滿頭大汗的折騰,蕭炎終於是在吞天蟒那幽怨的目光中。從其獠牙下剮了小半瓶淡青色的唾液出來,放在鼻下輕嗅了嗅那股竟然略微有些淡淡香味地唾液,蕭炎面色古怪地搖了搖頭,瞟了一眼床榻上的吞天蟒心中嘀咕道:「這小傢伙。難道也是個母的?」

輕輕地把玩著手中地兩個小瓶子,蕭炎沉吟了片刻。忽然手掌一招,從納戒中將暗紅色地鼎爐取了出來。然後放在桌面上。屈指輕彈。幾率青色火焰飆射而出。頓時。葯鼎之內,便是升騰起了熾熱地火焰。13fc53c

瞧得葯鼎內翻騰地火焰。蕭炎將手指輕摸著納戒。又是從中取出了幾株通體火紅,一看就知是蘊含著火系能量地植物。手掌一揮。將它們丟入葯鼎之中。然後控制著青色火焰,經過反覆提煉。將之化為了一團紅色地粉末。

待得紅色粉末出現之後,蕭炎用兩根空心針管。分別吸取了一滴紫晶源以及吞天蟒的唾液。然後將之投射進入葯鼎內。

望著葯鼎內升騰的火焰,蕭炎微微一笑,十指靈活的跳動著。而那些青色火焰,也是隨著其心念閃動間,不斷地增溫與降溫。雖然這種快速變化火焰溫度極其考驗煉藥師的控火能力。不過經過服用地火蓮子後,此時地蕭炎。明顯已經具備操縱這種繁瑣步驟地功力。

葯鼎之內。青色火焰妖嬈而舞,半晌之後。熾熱的溫度逐漸褪去。洶湧地火焰也是緩緩消退。最後竄過通火口,化為一縷細小地火焰。鑽進了蕭炎手指之間。

「雖然煉藥時消耗了許多。不過能回收一點也是一點。」望著那縷竄進體內地青色火焰,蕭炎笑了笑。屈指輕彈。一縷勁風將鼎爐蓋子擊落了下來,手掌一招。三枚紅色丹丸。便是飛射而出。穩穩地落進了蕭炎掌心中。

把玩著手中這三枚丹丸。蕭炎嘴角忍不住地浮現一抹笑意。這種丹丸,根本不能被稱為是丹藥。因為它們根本不具備任何丹藥的特性。這東西,只要誰吞進了肚內,不僅沒有絲毫好處,反而說不得會把自己搞得頗為凄慘。

手指捻著一枚紅色丹丸。蕭炎將之含進嘴中。微微嚼動。待得感受到那在嘴中飛速化開的熾熱能量時。體內鬥氣迅速洶湧而上,然後與那股熾熱能量,碰撞在了一起。

在碰撞的霎那。蕭炎嘴巴微張。一團熾熱地紫色火焰,猛的被噴了出來,然後穩穩的落在了那被鬥氣包裹的手掌之上。熊熊燃燒。頗具威力。

嘴巴輕吐出了一口熾熱地氣息。蕭炎低頭望著那升騰在手掌上的紫色火焰。這次的紫火含量,倒是達到了與青蓮地心火相融的量。當下。蕭炎輕鬆了一口氣,一滴紫晶源,一滴吞天蟒唾液,一些火屬性藥材。這幾樣東西。能夠取得這般效果。已經是頗讓他滿意了。

「就叫這東西為紫火丹吧…」拋了拋手中的兩枚紅色丹藥,蕭炎咧嘴笑了笑,現在地他。非常想試試。用青蓮地心火與紫火相融,所製造出來地佛怒火蓮。究竟能有多大地威力?

「似乎是需要一個肉靶子啊…」

著紫火丹,蕭炎臉龐上湧現一抹笑意,轉身將那噴火噴累得睡著地吞天蟒放進袖袍中,然後笑眯眯地行出這搖搖欲墜地房間,去尋找著肉靶子來試驗這山寨版的佛怒火蓮。威力能有幾何,……

漠鐵傭兵團的訓練場上,此時正是團內每天集訓地時日,因此訓練場上,眾多團員簇擁其中。頂著炎日,大汗淋漓的彼此較量著身手。在廣場地一處陰驚處。蕭鼎一行人正站於其上。目光偶爾掃過場內。微微點著頭。

「羅布先生,看來沙之傭兵團地兄弟和大家相處得還不錯啊,這段時間,真是有勞你了。」望著場中那些因為這段時間地磨合,隔閡明顯消除了許多的兩團傭兵,蕭鼎轉頭對著一旁的羅布笑道。

「這些可都是蕭鼎團長地辦法,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