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七十六章尋葯第一更求保底月票

第兩百七十六章尋葯第一更求保底月票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略微有些寬敞的樓道之上。蕭炎幾乎是瞬間便是欺身進入那青年身側。拳頭猛然緊握。攜帶著一股破風勁氣。狠狠對著青年臉龐上砸了過去。

臉龐蒼白的青年。雖然體形並不彪悍。不過實力倒也不弱。在蕭炎猛然動身的霎那。他便是有所察覺。當下臉龐湧上一股陰寒。雙臂交叉在身前。體內兇猛的鬥氣暴涌而出。轉瞬間。便是在身體表面形成鬥氣紗衣。

雖然吃虧在措不及防。不過青年對自己的實力很有自信。而且面前的蕭炎。也的確是太過年輕。因此。他相信憑藉對方的攻擊力。應該極擊破除自己的防禦。

「小雜種。今天就算是雅妃護著你。你別想安穩的走出拍賣場。」抵擋的霎那。青年心中閃過一道森然的念頭。然而心中念頭還未落下。那蘊含著壓迫勁氣的拳頭。便是結結實實的接觸到了前者的手臂之上。頓時。隨著一道輕微的咔嚓聲響。青年臉色狂變。一口鮮血從喉嚨處忍將不住的噴了出來。身形也是被那股強猛的勁氣所造成的推力。狠狠的彈射在了牆壁之上。當下。又是一口鮮血噴出。雙腳跪地。身體痛苦的蜷縮了起來。

在青年吐血的那一刻。樓梯上的雅妃方才迴轉過身。那一聲小心的喊話剛剛脫口。便是見到了那猶如死狗一般蜷縮。精緻的臉頰上。頓時被錯愕與難以置信覆蓋。

到得此時。那青年身旁的幾名手下。方才從這電光火石間回過神來。望著自家主子那凄慘地模樣。臉龐先是一驚。旋即大怒著對著蕭炎圍攏而去。

「給我退下!」望著那幾位護衛的舉止。樓梯上的雅妃。終於是忍無可忍的爆發了出來。杏眼怒瞪。喝叱道。

聽得雅妃的喝聲。那幾名護衛明顯是遲疑了一下。他們地主子有膽得罪雅妃。可卻不代表他們同樣有著這膽子。

「你們再敢前進一步。從此以後。滾出米特爾拍賣場。雖然你們不是我的屬下。不過我想。憑我代監察長老地身份。剔除你們幾個人渣。應該不是太過困難的事。」雅妃冰冷的時候。倒別有一番威嚴。

望著那俏臉含煞的雅妃。那幾位護衛臉龐上終於是閃過一抹畏忌。面面相覷了一眼。不甘的退了下去。

「帶著你們的主子。滾回去。」縴手指向樓梯口處。雅妃冷喝道。

「好。雅妃。你有種。竟然幫著外人。你給我等著!」被手下扶起來。青年腳步有些踉蹌。抹去嘴角的血跡。怒視著雅妃。旋即眼瞳泛著陰冷與森然。死死的轉向一旁地蕭炎。呼吸急促的陰聲夠膽量。你們都給我等著狠一巴掌甩在身旁的那名護衛臉龐上。怒道:「蠢貨。走!」

站在樓梯處。蕭炎微眯著眼眸望著那在幾名護衛的扶持下。緩緩走出的青年。垂在袖袍中的拳頭。微微攤開。幾率青色火焰。在指尖升騰著。

「對於這種人。你竟然還會留手?直接宰了不就得了?免得以後還被惦記。」斜靠著樓梯。海波東淡笑道。

「這裡畢竟是別人的地盤。」蕭炎笑了笑。抬頭望著雅妃。聳了聳肩。道:「抱歉。衝動了點。不過那傢伙的嘴。真的很臭。」

搖了搖頭。雅妃輕嘆了一口氣。苦笑道:「我覺得我們或許改天再談事情好些。那傢伙回去後。肯定會向他爺爺哭訴。到時候。那極為護犢子的老傢伙。肯定會來找你地麻煩。」

「沒關係。」蕭炎搖了搖頭。微笑道:「我們很需要一些東西。現在就談吧。那些麻煩。我們自己會處理…」

「唉。你這倔強的傢伙…算了。到時候我盡量保下你吧。不過那老傢伙一向目中無人。恐怕連我都會被他訓斥一頓。」聞言。雅妃也只得無奈的點了點頭。轉身對著樓上行去。在轉角處。留給蕭炎一個曲線動人地背影。面的海波東對視了兩眼。然後跟了上去。

一路跟著雅妃上了幾樓。最後在一處大門前停了下來。看她那輕車熟路的模樣。顯然這裡是她常來的地方。

在大門門口。還站有幾名守衛。雖然他們目光疑惑的在蕭炎兩人身上掃了掃。不過卻識相的並未開口阻攔。安靜的站在一旁。猶如木樁。

推開房門。露出寬敞地房間。房間內整齊著豎立著書架。書架上。擺滿著各種各樣地厚厚書籍。雅妃穿過書架。最後來到一處辦事桌前。轉過身來。笑吟吟的望著蕭炎兩人。指著一旁地座椅。微笑道:「坐吧。現在能說說。究竟有什麼事情了吧?」

笑著點了點頭。蕭炎隨手抽過椅子。坐了下去。略微沉吟了一下。盯著雅妃道:「先前是不是給你弄出了些麻煩?抱歉…」

「我知道你是為了我才出手的。不用道歉。」擺了擺手。雅妃繞到桌後坐了下來。紅唇微抿。微笑道:「那傢伙名叫雷勒。也是我們米特爾家族中的一員。後台頗有些強硬。平常我也不想得罪他。因此只能選擇無視。」

「不過那傢伙似乎對我有著一些噁心的念頭。我這般無視他。反而是讓得他惱羞成怒的成天給我搗亂。他爺爺在家族的元老閣中。有些話語權。所以。對於這個臉皮厚到極點很是無奈。」雅妃鋝過額前的青絲。有些疲倦的道。看來那叫做雷剌的青年。還真是給她造成了很大的麻煩。

「你知道。對於這種人。你越是這般。他越是竄得凶。」蕭炎搖了搖頭。道。

「呵呵。我自然是知道。不過你也太高看我地心胸了。我一個小女子。怎能達到那種聖人般的高度…我現在的確是不想遭惹他。可日後。一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