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七十七章阻攔第二更

第兩百七十七章阻攔第二更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呃…賣身?」

聞言。蕭炎一愣。旋即苦笑著搖了搖頭。轉過頭來。望著海波東。攤手道:「你自己搞定吧。我只負責煉丹。藥材的事情。可應該是你自己去操心。」

見狀。海波東無奈的搖了搖頭。站起身來。從納戒中掏出一張極為精緻的紫金卡片。隨意的拋在桌上。道:「小女娃子。趕緊去把藥材給我弄過來吧。你這一百來萬。就想把蕭炎留在這裡。那可是太看不起他的身價了。」

愕然的望著桌面上的那張表面繪有七條銀色波紋的紫金卡片。雅妃臉頰上閃過一抹震驚。經常與無數強者打交道的她。自然是極為清楚。這種紫金卡。至少是必須具備斗王級別實力。方才有資格使用。難道。這看似不起眼的老者。竟然會是一名斗王強者?

俏臉上的笑意逐漸收斂。雅妃眼神複雜的看了那坐在椅子上無聊剔著指甲的蕭炎。這個小傢伙。這三年似乎混得不錯啊。竟然是能夠和這種強者有著交集。要知道。斗王級別的強者。即使是到了米特爾家族。那也絕對是無人敢怠慢的座上賓啊。

小心的握著紫金卡。雅妃玉手在上面緩緩撫摸而過。特殊的質感。讓得她迅速的辨清了真偽。當下手掌輕拍。一名模樣嬌俏的侍女便是趕緊從門外走了進來……妥善裝好。然後拿過來。快一點。」將紙片遞給這名侍女。雅妃凝重的吩咐道。

「是。」侍女恭敬的應了一聲。然後快步地退了出去。

「老先生。請您稍等片刻。藥材馬上就取過來。」望著那退出去的侍女。雅妃對著海波東恭聲道。

微微點了點頭。海波東便是坐回了椅子。端著茶杯。也不說話。就這般靜靜的等待著。

忽然發現這位不起眼的老人竟然會有如此牛逼的身份。雅妃也不再敢隨意地調笑那似乎與前者關係不淺的蕭炎。安靜地坐在椅上。不再隨意發言。偶爾略微有些奇異的目光。會瞟過那無聊中的少年。

隨著三人的沉默。這房間中的氣氛。便是逐漸的沉悶了起來。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蕭炎終於是微微皺了皺眉頭。剛欲開口說話。門口處那有些慌張匆匆走進的侍女。卻是率先將沉悶地氣氛打破了去。

「藥材呢?」聽得匆匆腳步聲。雅妃抬起頭。望著那雙手空空如也的侍女。黛眉微皺。沉聲道。

「雅妃小姐。藥材…藥材被雷歐長老強行截走了。他說。這些藥材早就被人預定好了。不能再轉讓給別人。」那名侍女臉頰上帶著許些驚慌。膽怯的道。

「啪!」聞言。雅妃俏臉驟然陰沉而下。玉手重重的砸在桌面之上。咬著銀牙道:「這老傢伙。這些藥材放在庫倉中都有幾個月有餘了。我怎麼從未聽說過早就被人預定好了?」

「怎麼回事?」望著這突然的變故。蕭炎眉頭微皺。輕聲問道。

緩緩的吸了一口氣。豐滿圓潤的胸脯微微起伏著。雅妃玉手揉著太陽穴。苦笑道:「那叫雷歐的老傢伙。就是被你先前揍得吐血的雷勒的爺爺。也是米特爾家族地一位長老。權利不小」

「公報私仇?」蕭炎眼眸微眯。淡淡的笑道。

一旁。緩緩抿著茶水的海波東。花白地眉頭微微挑動。沒有說話。只不過。那捧在雙手間茶杯中的茶水。卻是在轉瞬間。被凝固成了寒氣繚繞的結冰。

「唉。那老傢伙。這次的確是有些過分了。竟然做出這種事情。」站起身來。雅妃俏臉略微有些陰沉。對著侍女道:「帶路。我去親自找他理論。」

聞言。那名侍女唯唯若若的點了點頭。剛剛轉過身。一道蒼老的冷哼聲。便是從門外傳了進來:「找我理論?哼。好啊。我也正好想要看看。是何人。竟然敢在這裡打傷我孫

聽得這冷哼聲。雅妃俏臉上的冰寒越來越濃郁。雙手撐著桌面。冷冷地望著那從門口人。領頭地。是一位面容略微有些陰鷲的華袍老者。在他身後。還跟著那臉色蒼白地青年以及幾名護衛。此時。那位青年。正拿怨毒的目光。狠狠的剮著坐在椅上的蕭炎。

「雷歐長老。你這是什麼意思?雖然你是家族的長老。可你什麼時候有資格插手拍賣場的事情?更何況。你竟然還敢攔截下客人所訂購的藥材。你這是想讓我們米特爾拍賣場名譽掃地啊?」俏臉充斥著寒意。雅妃怒視著老者。一頂大帽子。狠狠的扣了下來。

在這頂厚重得有些讓人難以呼吸的大帽子下。名為雷歐的老者。臉龐也不由得微微變了變。不過旋即。他便是冷笑道:「嘿。好大的官威。雅妃。你莫還真以為你如今也是一名真正的長老了。什麼時候等你將那代監察長老的那個代字去掉。再來和我如此說話

「不過我想。你或許沒有那種機會了。你身為米特爾拍賣場的監察長老。可卻私自帶外人進入家族重地。並且還擅自打傷族人。這幾種違規過錯。下一次元老院會議開啟時。我會鄭重的向其他長老提出罷免你職位的要求!」

進入門後。雷歐陰狠的目光在蕭炎與海波東身上掃過。年紀輕輕的蕭炎。倒並未讓他太過關注。只是那胸口上的二品煉藥師徽章。讓得他心中驚他的身份。所接觸的二品煉藥師。實在是太多了。所以他的大部分視線。還是停留在那面無表情的海波東身體上。不過他的眼力。自然是不可能瞧出海波東的深淺……當下心中的無知。便是變成了無畏。反而是少了幾分忌憚。

若說對方是斗靈或者斗王級別。那麼他應該能夠察覺到一些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