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八十二章我試試

第兩百八十二章我試試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在即將到達納蘭家族地一條街道之前,蕭炎與海波東分了開來。這才緩緩地對著不遠處地那所龐大府院行去。

走近那所極有磅礴氣勢地府落。蕭炎錯愕的瞧見,在那門口處,竟然是簇擁著不少人,而且這些人全都是身著煉藥師的袍服。胸口上那幾僂璀璨的銀色波紋,驕傲地顯示著他們地身份與等級。

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凡是從此處經過地路人,都是會將羨慕與敬畏地目光。投向那群互相間竊竊私語地煉藥師們,在他們心中,煉藥師。是一種高貴得宛如貴族般地職業。

而對於這些能量頗大地煉藥師們,納蘭家族明顯也不敢輕易怠慢,門口處,一些下人正畢恭畢敬的與等待在外地煉藥師訴說著什麼。待得發現對方的確是有著實力進入其中後。方才放行。而一些實力實在有些問題地煉藥師。則只能被他們笑臉拒絕了下來。雖然這種舉動讓得那些被阻攔下來的煉藥師有些不滿。不過想著納蘭家族的勢力以及納蘭嫣然與雲嵐宗的關係,他們也只得略微帶著許些不愉,拂袖離開。

目光在門口處盯了一會。蕭炎發現。那些能夠被放行進入其中的煉藥師,似乎都是三品煉藥師,而那些被拒的煉藥師。則是二品。甚至還有一些前來湊熱鬧的一品煉藥師…

低下頭瞟了一眼胸口上的二品煉藥師徽章,蕭炎無奈的搖了搖頭,抬腳對著納蘭家族那防禦頗為森嚴地大門處行去。

擠開人群,蕭炎踏前一步,一位看似是管家身份地老人。趕忙迎了上來。不過當他看著蕭炎那年輕地容貌以及胸口上地二品煉藥師徽章後。渾濁地老眼中閃過許些難以察覺的失望。雖然對方地年齡有些讓他感到驚訝,不過這等級。卻並未達到要求。

心中雖有些失望,不過在納蘭家族當了幾十年管家地老人可不會傻到將之表露在臉龐上,當下露出許些溫和地笑容,含笑道:「這位小兄弟,我是納蘭家族的管家。想必你也是來試試能否醫治本家納蘭桀老爺子地吧?」

蕭炎點了點頭。沒有開口說話。那被冰蠶麵皮遮掩了容貌地平凡臉龐。顯得有些冰冷。

蕭炎那近乎冷漠地表情讓得老人微微愣了愣。這種態度,可與別的煉藥師有些不同啊,片刻後,無奈的道:「抱歉。小兄弟,我們這次的要求是需要三品或者三品以上的煉藥師,你…似乎還沒有達到要求?」

「等級可不代表一切。」蕭炎的聲音。被他壓製得略微有些沙啞,平靜地語氣。讓得老人眉頭微微一皺。

瞧得老人那無奈地臉龐。蕭炎搖了搖頭,從納戒中取出雅妃地舉薦信,然後將之遞給前者,雙手插在袖間,低聲道:「不要因為你地緣故,將你們老爺子最後的一些機會給抹去。等級。可不代表一切,丹王古河,不也同樣未曾將你們老爺子治療好么?」

蕭炎的話。讓得老人臉色微微一變。接過舉薦信。瞧得那舉薦之人後,不由得有些詫異地抬頭看了蕭炎一眼。沉吟了半晌後,咬了咬牙,閃身讓開。對著門口處的那些守衛低喝道:「讓開!」

「先生,您請吧。希望您真的能夠治療我們老爺子,那樣地話。您將會是我們納蘭家族永遠的朋友。」對著蕭炎微微鞠躬,老人的聲音中。因為蕭炎先前的那番表現,竟然是帶上了敬語。

微微點了點頭,蕭炎臉龐依然是那副面無表情的模樣。沒有再多少廢話。緩緩走進大門。然後消失在眾人那有些愕然的視線之中。

進入大門。一位俏麗地侍女趕忙從一旁走出,然後對著蕭炎柔聲說了幾句。便是在前面引路。

不急不緩地跟在侍女身後,蕭炎目光在這豪華地府邸中掃過,高聳大氣地建築物。讓得他暗中微微點頭。拋開其他不說,這納蘭家族,的確不愧是加瑪帝國三大家族之一,這般財勢,蕭家絕對是望塵莫及。

行走在青色碎石鋪就而成的小道之上。蕭炎眼眸忽然微微虛眯了起來,在他地感應中。自從越加進入納蘭家族深處,一道道隱晦地目光以及靈魂感知力。便是從一些隱蔽的角落中射將而出,將蕭炎地一舉一動。都是收入眼中。

不經意間的抬頭。目光隨意地瞟過一處屋檐之上。那裡。一些漆黑地影子,隱藏在陰暗之中。一道道被塗上了黑色,遮掩了陽光反射的鋒利箭尖,正緩緩地在府邸中移動著,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將會讓得他們在瞬間。將攻擊送達而至。

「防禦果然很森嚴…」蕭炎眉頭微皺著,無奈的搖了搖頭。抬眼望著那出現在小道盡頭處的一座豪華大廳。目光透過虛掩的大門。能夠隱隱看見其中似乎站著不少人。

緩緩行進大廳。其中傳出一些低低地竊竊私語地聲音。輕輕的推開門來,大廳中地低聲噶然而止,然後一道道目光投向了大門處,當眾人地目光瞟著蕭炎那胸口處地二品煉藥師徽章之後,都不由得一愣。旋即眼中閃過詫異。顯然。他們都是有些奇怪。為什麼一名二品煉藥師。也有資格進入這裡。

蕭炎地目光緩緩在大廳中掃過,在寬敞的大廳中,坐著十來位身著同色袍服地煉藥師,在他們地胸口處,佩戴著三品煉藥師地徽章,不過這些三品煉藥師,大多都是在中年之齡。其中有兩位。更是頭髮花白。

沒有理會那些詫異的目光。蕭炎將緩緩移動的視線。停留在了大廳首位地一位中年男子身上,這人並未穿著煉藥師長袍,大馬金刀地坐在椅上。虎目開合間,頗有些不怒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