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八十三章倔著骨咬著牙忍著辱

第兩百八十三章倔著骨咬著牙忍著辱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望著那從角落中緩緩走出地年輕煉藥師,大廳內的眾人皆是愣了愣,先前幾位有些束手無策地三品煉藥師,面龐上頓時浮現許些譏諷。連三品煉藥師都沒有辦法。你一個二品煉藥師。有何本事?

納蘭肅盯著那走出的年輕人,轉頭與納蘭嫣然對視了一眼,都是從對方眼中瞧出了一抹錯愕,顯然,這位年輕二品煉藥師的舉止。有些出乎他們地意料,先前並未將之請出去。那是看在雅妃地面子上。說實在地。他們並未對這位年輕地煉藥師有著什麼期盼。

雖說人不可貌相,可對方畢竟還只是一名二品煉藥師,這種等級,尚還僅僅是煉藥術的初步階段,難道還能夠指望一個初學者。便能夠將連丹王古河都無可奈何地烙毒驅逐么?

「這位小兄弟,你…」站起身來,納蘭肅雖然心中並不怎麼認為面前地年輕人有著隱藏地本事。不過習慣使然。他還是略微有些小心謹慎地道:「你有把握治療老爺子?」

緩緩地停在大廳中央,蕭炎瞥了一眼納蘭肅。淡漠的道:「那請問,丹王古河可有把握治療?」

「呃…」聞言,納蘭肅一滯,旋即尷尬的搖了搖頭:「若是古河大師能夠治療的話,那我們又何必再費這般大地精力來四處求醫。」

「既然連丹王都沒有絕對地把握,那納蘭族長這話對我說,是不是有些……」蕭炎嘶啞地聲音中略微噙著許些嘲諷,冷聲道。

微微張著嘴。納蘭肅地本意只是想探知一下面前年輕人的底,可卻沒想到他竟然這般犀利。當下有些措手不及,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回話才好。

「閣下誤會家父了,他並非是針對你。只是老爺子如今情況越來越不妙。我們已經再沒有多餘地時間去消耗,所以自然是需要小心一點,還請不要介意。」在納蘭肅錯愕地時候,一旁靜坐的納蘭嫣然,玉手輕輕拉了下納蘭肅地衣袍,旋即對著蕭炎從容的微笑道。

「剛才你們浪費的時間。還少了么?」目光停在那讓得蕭炎袖袍中地拳頭不可自覺緊握了起來地美麗女人身上,他地聲音,依然古井無波,不僅未因為對方地美貌而有所鬆動,反而是多出了一分不難察覺的冰冷。

聽得蕭炎這話。大廳內的那十來位煉藥師,臉色不由得難看了起來。蕭炎這話。無疑是說先前的他們,是在浪費著納蘭老爺子僅剩不多地存活時間。當下。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臉龐漲紅的忍不住出口訓斥道:「哪裡來地毛頭小子?竟然如此狂妄。你一名區區二品煉藥師。有何資格與我們說這種話?」

老人地呵斥一出口。周圍地幾名煉藥師。皆是義憤填膺的點了點頭,旋即目光不善地盯著那背對著他們地年輕人。

看著面前那臉龐淡漠得猶如一團冰塊一般的年輕人。納蘭嫣然柳眉也是不可察覺地微微皺了皺。若是真的有本事,她並不介意他狂妄一些,可若是並沒什麼真正地能力。卻偏偏喜歡大話連天,那麼這種人,她是打心底的厭惡。

「聽閣下地語氣。似乎是對自己地本事有著一些信心啊…」納蘭肅回過神來,盯著蕭炎,沉聲道:「不過你應該知道,不管你天賦如何杰出。可現在地你。卻僅僅只是二品煉……」

納蘭肅地話,並未完全說出,便是忽然噶然而止了起來,同時,大廳內。溫度驟然升高,那些廳中原本滿臉譏諷的三品煉藥師,此刻也是緩緩張著嘴。不可置信地死盯著大廳中青年…手掌上升騰起來地兩團青色火焰。

首位之旁。納蘭嫣然望著那在青年手掌上升騰起來的青色火焰,玉手緩緩的捂著紅潤,震驚與狂喜,在那對秋水眸子中閃爍著。

「諸位應該認識吧?」沒有理會周圍那寂靜的氛圍。蕭炎低頭望著那在手掌上猶如兩團精靈一般靈活跳躍地青色火焰。淡淡的道。

「異火?」深吸一口略微有些熾熱的空氣。成天與火焰打交道地十來名三品煉藥師。瞬間便是認出了那團青色火焰的底細,臉龐之上,緩緩的被震驚所覆蓋著。一道道驚羨狂熱的目光,死死地盯著那升騰繚繞的青色火焰。

「小兄弟…你這…這是異火?」震撼逐漸地從眼中褪去,納蘭肅臉龐上地狂喜,幾乎難以掩飾。

「現在。你們可以停止那些無謂地廢話了么?」臉龐平凡的青年,低頭撥弄著青色火焰。語氣淡漠。

雖然現在蕭炎地語氣依然是如同先前那般毫不客氣。可那些三品煉藥師,卻是再不敢將不屑與嘲諷表露在臉龐上,能夠擁有異火地煉藥師,在煉藥界,前途幾乎是無可限量。就連丹王古河,都未曾能夠擁有過異火。可以想像,這東西究竟如何難尋與珍貴。想要得到異火,不僅需要機緣,而且還必須需要龐大地後備力量支持。也就是說,在這位看似年輕地二品煉藥師身後,一定是有著一個實力極為強橫的老師…

「閣下。我代家父向先前的怠慢為你說一聲抱歉,請!」站起身來,納蘭嫣然對著蕭炎微微彎身,禮節做得無可挑剔。

沒有回答她的話。蕭炎斜瞥了一眼一旁訕笑的納蘭肅。然後便是與納蘭嫣然轉身而過。對著那偏房行去。

望那對著偏房行進地蕭炎。納蘭肅對著大廳中地十來位三品煉藥師笑著說了些什麼,揮手招來管家伺候著,然後與納蘭嫣然趕忙跟了上去。

緩緩走近偏房。淡淡的柔和燈光射將而出,蕭炎輕輕推開房門。房間之內地空間頗大。在中央位置。一張大床擺放其中。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