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斗破蒼穹 >第兩百八十五章意外之喜黑指

第兩百八十五章意外之喜黑指

小說:斗破蒼穹| 作者:天蠶土豆| 類別:玄幻奇幻

斗破蒼穹第兩百八十五章意外之喜,黑指

緩緩的走過幾條街道,蕭炎在與一間旅館之外停了下來,然後走了進去,行上二樓,來到一處安靜的房間之外,輕敲了敲門,便是徑直推門而入。

寬敞的房間之中,海波東正盤坐在椅子上,微閉著眼眸,周身縈繞著淡淡的白色寒氣,隨著其呼吸吞吐間,寒氣順著口鼻鑽入身體,充盈的能量,讓得那蒼老的臉龐上,隱隱透露著一層溫玉般的毫光。

「不愧是斗皇強者,雖然年齡比納蘭桀大上許多,可看他這股精神勁,若是沒有意外的話,至少還能再活蹦亂跳的活個五十年,若是再來個好運,突破到斗宗強者,那恐怕就得步入那些老妖怪一般的級別了。」輕輕的將房門關上,蕭炎輕手輕腳的行進屋中,瞧著海波東那榮光煥發的臉龐,再與先前那渾身繚繞著死亡氣息的納蘭桀一比,不由得在心中暗自感嘆道。

雖然蕭炎弄出的聲響極為細微,不過對於海波東這種強者來說,無疑是猶如在耳邊打雷一般響亮,當下體外的冰寒之氣迅速被吸進身體之內儲存著,睜開雙眼,然後帶著許些寒意的在房間中迅速巡視一圈,待得目光移到蕭炎身體上時,寒氣方才逐漸收斂,同時那繚繞在身體之外的凌厲氣勢,也是悄悄收進體內,瞥著蕭炎那滿臉的疲倦,開口問道:「搞定了?」

「納蘭桀中毒頗深,雖然今天暫時緩解了一下毒性,不過至少需要七天時間,方才能夠將那「烙毒」完全驅逐。」蕭炎坐在柔軟的床榻上,懶懶的回道。

「哦…」點了點頭,海波東略微有些驚異的笑道:「看來你對異火的控制度很不錯啊,竟然能夠完成這般高難度的醫療,這種用異火進入別人體內的方式,即使一些出名的煉藥大師,那也不敢輕易動用啊。

」身為斗皇強者,海波東自然是非常清楚,將異火侵入人體之內來驅毒,這需要冒多大的險。

「僥倖而已。」搖了搖頭,蕭炎知道自己能夠如此熟練的操控青蓮地心火,大多都是因為前段時間服用了地火蓮子的緣故。

脫去鞋子,在床榻上盤腿坐了下來,搓了搓疲倦的臉龐,蕭炎手掌伸出袖袍,微皺著眉頭瞥著那略微有些發黑的指尖,然後雙手緩緩結出修鍊手印,然後逐漸閉目。

隨著進入修鍊狀態,蕭炎的心神迅速來自氣旋之處,心神微動間,一僂青色火焰從納靈中被噴吐而出,鬥氣將之包裹著,然後緩緩的盤旋在氣旋上空。

心神注視著這團不斷翻騰的青色火焰,許久之後,在蕭炎的控制之下,青色火焰猛的一陣翻騰,溫度驟然升高,而隨著其溫度的增高,淡淡的黑色霧氣,竟然是憑空出現在了火焰中心。

「好兇悍的烙毒,不僅能夠抵禦住異火這般溫度,還能夠悄無聲息的融合進去,若不是我對青蓮地心火的契合度頗高的話,恐怕也不能察覺…不愧是連斗皇強者都忌憚不已的劇毒啊。」凝視著那些黑色霧氣,蕭炎在心中低聲喃喃道。

「將它們凈化吧,不然的話,這些東西留在體內,可是一種不定時的炸彈啊,指不定什麼時候忽然爆炸開來啊,那後果…」沉吟了一會,蕭炎心神微動,那包裹著黑色霧氣的青色火焰便是猶如沸騰一般波動了起來,熾熱的溫度不斷的攀升著。

在替納蘭桀驅毒之時,因為怕一不小心把他給焚燒成灰燼,所以蕭炎的異火溫度僅僅是開啟到一個溫和的程度,到了現在在自己體內來凈化毒霧,因為彼此契合度的緣故,自然是不需要那般小心翼翼。

隨著青色火焰溫度的急速攀高,那一團團的黑色霧氣也是開始蕩漾了起來,不過這種烙毒液畢竟不是凡物,即使是在這種高溫下,卻依然是頗為堅挺沒有立刻消失。

在高溫的炙烤下,黑色霧氣的體積緩緩的縮小著,待得片刻後,那些一僂縷的黑色霧氣,竟然是開始融合在了一起,宛如一顆深邃的黑色珠子一般,在珠子內部,幽光閃爍,似乎蘊含著澎湃的能量一般。

「烙毒」這奇異的變化,讓得蕭炎大為錯愕,愣愣的望著那在青色火焰之中滾動的黑色珠子,在心神的探測中,他分明的察覺到,在這黑色珠子中,居然蘊含著雄渾的能量?

「這是怎麼回事?烙毒不可能擁有這些能量的啊…」心中疑惑的喃喃著,蕭炎緊緊的盯著那漆黑的珠子,青色火焰溫度猛然再度暴漲,那股溫度所造成的消耗,也讓得他的靈魂力量也略微有些吃不消起來。

隨著青色火焰的再度炙烤,那黑色珠子終於開始有了動靜,表面輕微的顫抖著,絲絲黑色霧氣從珠體內滲透而出,然後被熾熱的火焰凈化成一片虛無。

一縷縷黑色霧氣不斷的從珠體中冒探而出,而那珠子的顏色,也正在逐漸由深黑色,轉變為淺黑色…

望著那顏色正緩緩變得淡起來的珠子,蕭炎心中鬆了一口氣,同時加快了凈化的速度。

當最後一縷黑色霧氣從珠體中升騰而出之後,漆黑的珠子,赫然轉變成了一枚閃爍著淡淡白色光芒的小圓球,在那猶如透明一般的薄膜中,能夠看到奔騰的醇厚液體能量。

「好純凈的能量…」

愕然的望著那枚小小的透明圓球,好半晌後,蕭炎眉頭一皺,在心中自言自語的道:「按理說,烙毒這種毒素,是不可能擁有如此這般純凈能量的,難道…這些能量,是別人的?」

「是納蘭桀的…」

忽然冒出的念頭,讓得蕭炎心頭跳了跳